七步阁 > 武侠仙侠 > 一生三世云崖花开 > 三十一 老屋酒香空声声,红云兵戒玉琼指

三十一 老屋酒香空声声,红云兵戒玉琼指

“你来孤山也有九日了,今天是我们一家人第一次吃饭,也是最后一次在这院子吃。从明日开始,你认祖归宗以后,便可居住在侯府,要想去和姐姐们说话,知会一声青竹,她们几个丫头自会为你安排。”镇西侯收回了眼神,看了一眼身边的儿子,眼睛一瞪,“这几天,你个小混蛋连个影子都瞧不见。老子让你去办的事儿,办好了没有?”

“哎呀老爹,你就放心好了。这么点儿小事儿,怎么能难倒你的宝贝儿子呢,你说是不是?”莫皓天嬉皮笑脸的拿起茶壶,给镇西侯倒了一杯。然后转过头看向玲珑,“姐姐,你可真有福气。刚进醉月湖,咱们这老爷子就让我去给你寻合适的坐骑,你可不知道,我跑遍了白陀城和四周八百里,可把我累坏了。这不,我也是刚回来,屁股还没坐下,就让老爷子给揪着耳朵拉来了。”

玲珑看他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猛的想起娘亲曾让她帮着管教弟弟,于是将茶杯放下,眼神冷了起来,柔声道,“男儿当如山,丁点儿的事儿就喊累,将来如何帮爹爹分担。娘亲说你能文能武,改日我考校你一二,要是不得章法,便不要再叫我姐姐,我丢不起人。”

“……”莫皓天愣住了,他是做梦都没想到,自己累了半天,竟然好没落下,哎了一通批。

镇西侯这会倒是看出了什么,咳了一声,“玲珑说的在理。以后皓天的功课,就由她盯着。今日就到这儿吧,你们都退下。玲珑留下。”

众人应诺,不一会儿的功夫屋内只剩下了爷俩儿。玲珑坐在桌尾,心中的忐忑却少了。她从刚才的对话中,已经感到这位父亲霸气的关爱。那是一种她从未见过的,很特别的方式。

“这里是祖屋。”镇西侯抬头看着屋子的房梁,缓缓道,“每一任家主在接任家族事务时,都会有老族长在这里和新族长吃一顿酒。从无例外。”

玲珑心中一紧,仔细的听着。

“你虽然是女儿,但我莫氏乃是黄金贵族,自古都是一脉单传。如今,你回来了,我们便多了一支血脉。”镇西侯的声音满满的压低,“每一个黄金贵族,都有一个血脉传承的不传之密。这个秘密,是保证我们血脉延续的根本。而我们莫氏的血脉传承,最为特殊。每一代的嫡系都会觉醒不同的天赋,没有一个相同。”

血脉传承?玲珑终于听懂了,眼睛一亮。

“无论你觉醒的是什么,除了嫡系血亲,不允许告诉第二个人,包括你的娘亲,包括王,包括你以后的山人恩师。你可听清了,你可……记住了?”镇西侯从未有过的严肃,他的眼睛紧紧的盯着自己的女儿。玲珑已经与他平时,没有丝毫的后退,“爹爹放心,除了弟弟和爹爹,我的秘密,不会让任何人知道。”

“你弟弟不算。”镇西侯石破天惊。

玲珑愣住了。

好像是想到了伤心事,三十几岁的一代军侯突然好像老了许多,叹了一口气道,“你弟弟如今已经十五岁了,至今没有觉醒血脉。这……不正常,此事我谁也没说,也没人可说。所以玲珑,家族的兴旺就在你的肩了。”

“可……我是女儿。”玲珑自然知道自己的身份。

“女儿怎么了?黄金贵族历来一脉单传,虽然从未断绝,可说不定这不是福,而是一种诅咒。既然第一次出现女子子嗣,那么你将来必定要单开一脉,开枝散叶。这不仅是我们莫氏,也是整个人族的大事。”镇西侯低沉的声音犹如冰冷的城墙,让人刻骨铭心。

“因为我们的血脉,是枯灵唯一惧怕的,是唯一可以被陨神阵任何的。”

“爹爹,我已经十六岁了。”

莫皓天十五岁未觉醒,已经让镇西侯恐怖如斯,而她,心里更没底。

“你以为,你当真没有血脉觉醒吗?”镇西侯突然笑了,他笑的很开心。玲珑被他笑的一头雾水,有些发蒙。

镇西侯指了指她的脸,“七日沉睡并不是病,而是血脉觉醒的征兆。所以白龙崖的剑徒大人留下了那件斗篷,用来帮你祛除体内杂质,让你的觉醒更加彻底。”

一言惊醒梦中人,早就感到自己大有不同的玲珑,这次终于明白了前几日的遭遇。

“这几日,醉月湖的桃树霞光不断,踏月白狮也突破了二转,还有主动飞出剑后被我恩师截获的碎月霜寒镯,都与你有关。可是……你的血脉传承到底是什么,我没有看清,你,有没有什么其他的异样?”

“我……”玲珑心里激动莫名,差点就把自己是从棺材里爬出来的说了。又想起了想,不确定的道,“我好像拿起剑,就有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不知道是剑的问题,还是……”

“这把,你试试。”镇西侯手一转身,将背后的凭风拉开,露出了满墙的古剑。随手将最面的取下来,走到玲珑身前,小心的递给了她。

玲珑感知了一下,皱眉道,“略为有些生涩。就好像明明是自己的一部分,却隔着一层雾。”

“真的?”镇西侯的眼睛却是一亮,“这么说,你的血脉传承应该与剑有关。看来,这么戒指终于找到它的主人了。”说着,将右手中指的一枚戒指摘下,递了过来。

戒指很古老,青铜做就,正面有一颗暗红色的宝石。

“这是老祖宗传下来的,相传,我们莫氏第一位始祖便是修的剑道。所以这里有她毕生的剑,每一把都非凡人可驾驭。你要记住,一定要等你通玄后,才可以用灵力激活此戒。即便后人一事无成,也要传承下去。”

戒指被塞到手中,玲珑立刻生出了一股血脉相连的感觉,那戒指竟自动飞起戴在了她的左手中指,指一痛,一滴鲜血已经被吸入戒指的宝石中,一朵鲜红的流云在宝石内缓缓出现,然后消失。

“苍天不负有心人。”镇西侯一脸的激动,眼中似有水光。他拉着玲珑慢慢走向门口,叮嘱道,“明日便是认祖归宗大典,你万万不要带剑在身边。我也会吩咐下去,所有人不得带剑进场,免得万一出现异象,被那些用心险恶的惦记。

另外,皓天那小子你不用太担心。实在不行,我就让寒野带他去南方,传闻那里有一个世外之地,应该可以寻到办法。”

“女儿记下了,爹爹放心。”走出了大门,玲珑感觉空气一下子新鲜了起来,胸中的一团闷气也空了。旁边的镇西侯也大大的吐出一口浊气,回头指了指屋子,小声道,“祖传下的规矩。在这屋子里吃酒,必须沿用以前的规矩。你以为我愿意和你们隔着那么远,还不能说话埃咱们莫氏又不是神庙那些古板的家伙……可憋死我了。”

听爹爹说的有,玲珑也吐了吐舌头。她可不敢说这些,只是感觉,这才应该是一个活生生的爹爹,而不是铁血无情的镇西侯。

不过,一出小院,镇西侯又恢复成了那副万年没有表情的模样,威严无比,玲珑也很是配合的跟着她,一副乖乖女的模样。

最新网址: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