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步阁 > 武侠仙侠 > 一生三世云崖花开 > 三十二 碎月入地长风女,孤山新主莫红衣上

三十二 碎月入地长风女,孤山新主莫红衣上

父女二人出了院子,从木桥分开,玲珑自是回了醉月湖。

镇西侯则是进了一条少有人踏足的山径,来到一个土丘前。风十三娘已经在土丘前等着,她的左右无人,连暗处的眼睛们也挥退了。

“她……没有起疑吧?”风十三娘表面镇静,手已经出卖了内心,十指不断的捏着衣角,眼神闪烁。镇西侯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这孩子太过聪明,她好像对自己的身世仍然抱有疑虑。不过红云兵戒已经认主,我们赌对了,是她的血脉无疑。”

“这么说,那位也是她的血脉。那个传说是真的,那个老太婆不会不知道,她为何要……”

“此事休提。”镇西侯打断了夫人的话,转身看向醉月湖的方向,“神庙的那头九转灵猫就在她的怀里。福祸未知,以后说话更要小心。孩子刚刚认亲,心里有些异样在所难免,时间可以冲淡一切。多让皓天闹一闹,姐弟两个也好相处,以后……是她们年轻人的时代,我们都老了。”

听夫君如此说,风十三娘前一步,伸手环住了镇西侯的胳膊,轻轻的将脸贴在了他的肩膀,“三千年了,我们终于让它回到了真正的主人手,虽然是她的后辈,虽然沧海已经变成了十万里沙海。”

“她是我们的亲闺女,她的,就是莫氏的,莫氏的,也是她的。”

夜色渐浓,孤山白城如沉睡的巨兽,慢慢地安静下来。全城下都在为第二天的认祖归宗大典准备着,包括那些见得光的,和见不得光的。

翌日……

玲珑早早的起了,梳洗沐浴香薰过后,芍药,蔷薇,桃冉和晨露已经准备好了大典的衣物和首饰。看着烈火般的红色衣物,玲珑的心也热了起来,她知道,今日之后,她便要以镇西侯长女的身份示人了。

过去种种埋心底,心门深锁扮红衣。

过去的她,已经彻底与她告别。

大典所用衣物极为简单,衣袍却更为庄重肃穆。衣有两件,内,一袭橙底金线桃花纹的窄袖霓裳外,一件红中带黑的广袖扶云袍。袍子的后面自下而,是一只展翅的金色凤凰抱着暖阳。

“小姐,这橙色代表了王族嫡亲。当今王和侯爷乃是同父异母的兄弟,虽为侯爵,却可用王室专用的橙,红,金三色。而这桃花纹则是代表小姐出生于醉月湖,屋外这棵千年的桃树,便是侯爷和夫人为小姐选的点妆之花。”一边将衣物呈来,青竹一边缓缓道来。

“这外面的扶云袍更不得了,这是只有白龙崖才能穿的衣服样式。表示小姐已经被某位剑徒大人看中,是白龙崖的内定之人。而金凤抱暖阳,是对王的忠心以及身为黄金贵族的威仪。”

听着青竹的解释,玲珑才知道自己还是想得太简单了。爹爹和娘亲对她的期望,竟然如此之大。

桃花朵朵一千年,醉月湖凤鸣起。

“更衣吧。”

风起,玲珑身体一转再无一物。二袍加身,青竹将一面绣了红色流云的团扇递了过来。

衣袍下,空荡荡。衣袍外,日出东方。

琉璃旧制:女子裙下不可有布,大典遵循古制。

霜寒历三千三百三十年夏,六月飞雪后的第十天,琉璃王室一脉的镇西侯府,升起了无数祈福的枫月灯,这一日,月玲珑踏着桃花铺地的三百里红毯一路穿过农田,果林,灰衣巷,然后踏着环山玉带了祖祠前的巨大平台。

平台悬空五仞,四周宾客已经按照长幼落座,无数红衣甲士立在两侧,手中握着三仞高的红色剑旗。

“云崖花开,醉月玲珑。呈天福佑,红云延年。夏雪为证,万民为印,祖授恩泽,血脉归宗1

洪亮的唱喏在初升的阳光中响起,阵阵妙音自云中而落。有花从四周飘起,打着旋儿,生成朵朵桃花纹冲天而起,然后炸开,化成一片花雨。

在这雨中,月玲珑轻移莲步,手掌团扇,踏着红毯走向了祖祠前的高台。台,是一个香案,案旁,有玉盆,玉盏两尊,案的中央是一个烛台,面燃了三根红烛,红烛雕云刻凤,烛火升腾。

“一洗红尘牵绊…………昨日之尘,化轻尘,水出玲珑,入龙门。”

又是一声高呼,琉璃已经到了玉盆前,缓缓放下手中团扇,将双手小心的深入玉盆内,木灵之水欢笑着缠她的玉指,然后流入衣内,将全身下洗了个晶莹剔透。

待水回到盆中,玲珑又恢复了初时的模样。玉盆中,水质清澈,没有丝毫异色。

“二点祖印芳菲…………今日之花,聚血脉,凝而成印,传祖听。”

又是一声高呼。

玲珑将玉盏端起狠狠向天空一甩,然后轻旋转身转了三圈,缓缓跪坐,待玉杯在空中到最高处,她伸出一手,将团扇挡在了双目之间。

一时间,所有人都紧张的站了起来。

此刻,是祭祖最关键的一环。如果那杯子没接住,碎了,玲珑将成为祖弃之女,不仅入不得宗祠,还会被送到神庙抄经赎罪,惨淡一生。

如果接住了,里面的灵泉却撒了。那么,她将成为祖罚之女,一生都要在祖屋擦拭历代族长的兵刃,孤苦终老。

“她能做好的,她一定可以。”

“夫人,小姐可是一次都没有练习过。她,她……不让我禀告。”

“你……”

“安心看。不要忘记那是我们的女儿。没看那只猫在打瞌睡吗?有它在,担心什么。”

“……”

高台的北首,镇西侯一脸傲然的看着,手却在身后攥成了拳,手心一片冷汗。

祠堂前,玉盏已经落下,玲珑突然闭了眼睛。四周正捏了一把汗的人差点惊呼出声,很多人已经受不了这压力晕了过去,更有年纪小的躲到了大人身后。

“嗡……”

一道剑鸣从落下的玉盏内响起,玉盏在落到玲珑的眉心时忽的停了下来……

最新网址: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