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步阁 > 军事历史 > 三国:云龙上天 > 0010章 祸起甲子,黄星暴起! 求

0010章 祸起甲子,黄星暴起! 求

小道童葛玄看到老道那认真的模样,不禁嗤之以鼻:“师傅,当年你口口声声说自己推算出天下即将大乱,祸起甲子,黄星暴起,大汉国祀将大厦斜倾。可如今三年过去了,我朝国祀不依旧好好的吗?虽然西凉羌族是有点反复叛乱,但也没有动摇国祀的根基啊?”

“依徒儿看,你这次又是…老人多作怪,行了师傅,雨大,我们还是回去避雨吧。”

葛玄本来想说‘丑人多作怪’的,不过当看到老道的表情时,吓得急忙把‘丑’改为了‘老’字。

“去…去…去!小屁孩一个,你懂什么。”

老道头也不回的嚷嚷,继续推算,半晌后或许是想到了什么,才语重心长的说道:“徒儿,视线不能只看眼前,你看看中原九州,亭亭有头裹黄巾之民,难道你认为他们是裹着好玩的?而且再观西凉异族的反复叛乱,已经耗空了我朝的大半国库,你还认为那是癣疥之疾?。”

“师傅,你的意思是那些头裹黄巾的民众将要造反?”葛玄张大了嘴巴,不敢相信的看向这老道。

“不错,自古以来,民以食为天,如今我大汉已经出现了吃野菜的地步,而洛阳那皇帝却还只知道自己享乐,一旦被有心之人利用,你认为他们还不反吗?”

老道点头解释道。

“师傅,你意思是太平道的教主张角便是那有心之人?”小葛玄试问道。

“不错!正是此人。此人早在得到南华真人的三部太平要术时,便已起了心思。如今迟迟未举旗,乃是因为老百姓还没到啃树皮的时候,所以他在等时机。”老道看了一眼北方,点头道。

“师傅,那何时是他们之机?”小葛玄再次问道。

“叫你学业,你不认真,之前为师不是和你说了吗?‘祸起甲子,黄星暴起’,明年不就是甲子年吗?”老道白了一眼葛玄,恨铁不成钢的道。

“之前人家不是以为你老人家胡说八道吗?毕竟你说的又久久不灵验,人家哪还放在心。”小葛玄嘟了嘟嘴委屈的嘀咕着,表面却是说道:“师傅,徒儿知错了,徒儿以后一定会好好学。”

“好了,你还小,很多事也不是你能理解的,你且退下吧,待为师专心推算一番,再做定夺。”老道摆了摆手,然后走到避雨处继续演算。

“是!师傅。”小葛玄撇了撇嘴也退了下去。

老道这一推算,就到了午夜凌晨之时。之间小葛玄来了几次,送来的饭菜热了又凉,凉了又热,老道却是推算入定连看也没看一眼饭食。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老道推算完毕,直起身子长长地吁了口气。

正好,小道童葛玄又一次送来了重新热好的饭菜,“师傅,快吃饭吧,已经近卯时了。”

“嗯嗯,辛苦你了。”

老道接过饭菜,赞赏的看了他一眼,便往嘴里塞,一点得道高人的模样也没有。

而葛玄,看到老道喝水,便趁机问道:“师傅,推算结果怎么样?天下不会更乱吧?”

“唔、唔,”老道一边吃,一边含糊不清地说道:“帝星临雨夜,久旱逢甘霖,乃吉之象,刚刚为师起了几卦,都主吉,也正好佐证了这点,看来天下百姓有望避免那场浩劫了。”

“即便避免不了,也将不再是十室九空。”老道抹了抹嘴油,抚须笑道。

“可是,东方还有一颗帝星埃”小葛玄指着东方天空的一颗黯淡的紫星说道,“天无二日,民无二主,两颗帝星同现,天下必定争斗不休。又何来之避免兵戈浩劫之说呢?”

“不错,不错,徒儿,看来这观星之法你也已学得其中一昧。”老道士欣慰的一笑,接着话锋一转:“不过你依然还需大大的努力,须知这世间万物,皆有迹可循,就像今晚的大雨,便是天机在告诉世人,此乃福主也。”

“师傅,可是我觉得东方这颗帝星比北方那颗还亮啊,不正代表着东方的帝星比北方的更强大吗?为什么您老就那么看好北方的帝星呢?”小道童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一看就没听进去。

“叫你学时,你老是偷懒,须知观星一道博大精深,不但要看星象目前的情况,还要看出他们的变化趋势,只有这样才能算登堂入室,明白吗?。”

闻言,老道恨铁不成钢的白了一眼这徒弟,然后捋了捋胡须继续说道:“易经易经,其精髓在于一个‘易’字,‘易’即变化之道也。天下万物无时无刻不在变化中。这星象也一样,每天都有新的星星出现,也有旧的星辰消亡,星星的光芒有时变强有时变弱,我们观星象不可不注意这些变化。”

老道吃完饭菜,抓起陶罐喝了一口水,本想继续说教,不过看到这小葛玄这副身板,还是放弃了念头,毕竟小屁孩一个,你和他说个大半天,也不一定能记得住和听得进去。

…………本章完…………

PS;求鲜花,求收藏,求月票,求订阅支持。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