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步阁 > 科幻网游 > 唐时明月宋时关 > 第二百三十二章 仇人相见

第二百三十二章 仇人相见

    夕阳悬挂,彩霞当空,犹如一片云层被天火烘烤一般,红彤彤的,绚丽多彩。

    苏宸出了府门,坐徐府的特制马车,跟着二女同去往湘云馆,要观看今晚《牡丹亭》的演出。

    由于徐才女的车旁跟着几名徐府的护卫,因此这次苏宸倒是不用带家丁前往了。

    车厢内,苏宸坐在徐清婉和周嘉敏的对面,嗅着女孩子身散发特有的淡淡芳香,清新怡人,虽然看着二女的容貌很享受,但是要不断解答二女的一些问题和见解,却让他有点头痛。

    他跟徐才女的关系,顶多算是不错的异性朋友,至少苏宸还没有发现彼此有其它方面的情愫产生,这个徐清婉就是喜欢过来问他一些问题,如诗词方面,算数技巧,格物理论等,属于学术探讨,颇有神交的感觉。

    苏宸不觉得自己凭这些,就能让才情奇高的徐才女,一下子钟情于他。

    还因为他曾在无意间问过她,如此年纪尚未嫁人,打问她喜欢什么样的夫君?那时徐才女说道,要文武全才,文能治国,武能安邦,那种顶天立地的大英雄。

    苏宸也就放心了,自己刚好没有那个雄心壮志。

    他回到南唐一个月半月了,目标就是好好生活,能够衣食无忧地过日子下去,财富充裕,娇妻美婢在身边,美滋滋地当着富甲一方的大老爷,享受封建豪绅男子的特权,也不枉穿越回古代了,不必受一夫一妻婚姻法的限制。

    但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他为了生存下去,就开罪了曹家;为赚钱帮助白家,就得罪了丁家,从而有了朋友,也树立了仇敌。

    如今苏宸被韩熙载拉入了孙党阵营,苏宸又要保护住自己苏家和白家的利益,所以,他当下必须要开始考虑自己如何在南唐立足,如何顺利通过科举秋闱,然后取得进士出身,混个一官半职,若是南唐和李煜还有救,便出手帮忙对抗北宋。

    如果事不可为,南唐彻底无救,那就顺应历史,冷眼旁观它灭亡后,归顺北宋,反正自己有了进士出身的资历,加才名和官爵,便等于有了身份和文凭,日后成为宋国子民,或许也能明哲保身,依旧有滋有润生活下去。

    至于建功立业、开疆拓土、治国安邦这些,苏宸暂时并没有多大兴。

    周嘉敏眸光瞥向他,忽地开口询问:“苏公子,你有这般诗词成就,为何还没有参加科举呢?”

    苏宸笑了笑,解释道:“以前觉得参加科举,入仕为官,会不得自由身。但是,随着年龄增长,又在韩侍郎大人的开导下,倒是觉得以前的想法太偏执了,在下正准备参加今年的秋闱。”

    周嘉敏带着几分倾慕之色,说道:“凭公子才情,一定能够在府试中解元,然后入金陵参加省试,考取状元郎吧?”

    苏宸汗颜道:“姑娘委实太抬举在下了,苏某虽然在诗词一道,有所造诣,但毕竟只是科举的一部分考核而已,还需要写一篇锦绣文章,引用儒家经典这些,在下未必能够写过其它士子!”

    “是公子谦虚,我可不信哩!”周嘉敏轻笑一声,觉得这是苏宸的谦虚之言。

    苏宸无奈,也解释不通了,只能苦涩一笑,

    徐清婉倒是忽然想起来,从没有在他书房内,看到他写过骈赋文章,那种真正用于科举的文章!

    “苏公子,离着秋闱还有三个月了,也没有见你每日温习功课,备考秋闱,难道已经胸有成竹?”

    苏宸心中偷笑,自己哪是胸有成竹啊,而是无从下手,那么多文选、唐全文等散文、骈文、汉赋之类,他要从头仔细翻阅背记下来,需要十年寒窗苦功不可,只有三个月的时间简直太少了!

    “需要温习的经史子集书卷太多,一时不知从何处下手,所以,也就懒得看了。”

    “……”二女听着如此荒诞的原因,都有啼笑皆非之感。

    徐清婉淡淡一笑:“那不如,以后每日清婉登门,亲自督促你温习读经科考之事如何?若是有对文章的看法,彼此也能探讨一番。”

    苏宸想都没想,果断拒绝,他不能跟徐才女接触太多,否则很容易暴露自己文章方面的短板,而且这徐才女冰雪聪明,每次见面问题也多,诚恳请苏宸解答一番,久而久之,苏宸一见面,就觉得脑瓜壳子疼。

    “不必如此劳烦姑娘,只求徐姑娘帮在下,把最近十年内,润州府试与金陵省试的题目整理出来,然后帮找到这十年中,每一年润州秋闱解元的文章,和春闱状元、榜眼、探花的文章,收集在一起,给我一份就行,我翻阅一下,了解他们应试科举的锦绣文章,是如何写法!”

    这是苏宸能够想到最为便捷的办法,就如同后世考英语、考研究生必备的十年真题一样!

    考试最便捷方法就是刷真题,苏宸打算把十年内这些解元、状元、榜眼的文章都翻看一遍,遣词造句,引经据典等,是如何的讲究,有没有共同点,自己背下这些范例作文,对于应试科举,应该也有些作用。

    这是苏宸以防八月秋闱中,韩侍郎并没有做到影响科举的能力,他就要靠这种途径,拼一拼了。

    “可以,这个问题不大!”徐清婉痛快答应下来,因为她府藏书万卷,对历年润州解元和诸多不俗才子的文章都有派人抄录,金陵省试一甲的三人文章,也同样被收集,回去整理一下就可以了。

    一炷香的工夫,马车来到了湘云馆。

    此时湘云馆外,已经排了长对,许多润州城内的达官贵族的千金小姐、富家公子,府学的生徒、士子,本地乡绅,外地来商贾,也都过来凑热闹,要看湘云馆在黄昏时候演的戏剧《牡丹亭》。

    由于徐清婉买的是贵宾号,因此有侧门特殊便捷通道走入,不必排长队了。

    三人来到前排的座位,发现宽敞的厅堂内,刚只落座了三分之一而已,离着开场还有一段时间,苏宸打算到幕后探班一下,想要给柳墨浓一个惊喜,同时把周嘉敏介绍给柳墨浓,相互认识一下。

    周嘉敏听到他的提议后,自然高兴万分,早就想到台后见一见柳花旦等人化妆的一幕,是何等样子。

    苏宸起身,带着二女便穿堂过院,去往柳花旦的戏班院落。

    沿途有湘云馆的人询问,苏宸拿出了柳墨浓之前给他的一块玉牌,可以在湘云馆后宅畅行无阻,这两名护卫,猜到这位年轻人必然尊贵无比,恭敬放行。

    当接近柳墨浓的小院时,却听到在长廊尽头的月亮门口,有人大声喧哗,声称要见一下柳墨浓,甚至要为她赎身的话。

    苏宸感到惊诧,定神放眼瞧去,发现了那位锦衣华服的年轻公子,不是别人,正是丁殷!

    这还真是冤家路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