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步阁 > 玄幻奇幻 > 最风华 > 五百六十八 魔族之魇魔
    这哪里是什么道童、道士,分明是一个个头长角,面色狰狞的魔族。魔族与魔修并不一样,魔修指的是修习魔功的修士,也属于人类。

    而魔族却不然,他们的功法与妖修一般,也是来自于本族的传承。魔族中,或有头长角,或有身高二丈、三丈这一类的,或是背生翅的。

    魔族人地位的高低,并不是以修为的高低来论断的,而是根据血脉的高贵,来决定地位。这种能够幻化迷惑修士的感官,惑人心魂,令修士置身其中而一无所觉的技能,出自于魔族的魇魔一族。

    魇魔一族,其实本身的实力并不强,但是他们制造幻境的手段,却是无人能敌。一旦修士陷入迷幻中,不能自拔的话,神魂就会成为魇魔口中之食了。

    见到了这些魔族的样子,楚璃反而松了一口气,即然这些魇魔没有追来,那么就证明他们的修为并不高,至少是没有化神期的修为了。也幸亏没有被困在结界中,否则极有可能再一次的陷入幻境之中。若不是突如其来的危机感,让她迅速选择离开那处险地。

    再一次陷入幻境中的话,楚璃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走出来。他们在接引观中呆了将近一天的时间,竟然没有一个人察觉到异常,这不得不令楚璃提起了心。

    他们这些修士,可以说是此界的高手了,实力差不多占了大陆的五分之一还要多。但是,对于这么一个全新的种族,楚璃仍然觉得没有把握。

    “璃主,哪些是什么?”清灵子嘴唇有些哆嗦的问道。

    “那是魇魔,擅长制造幻境,修为高的魇魔,制造出的幻境根本无人能够识破。而且最擅长蛊惑人心,诱惑人心中的执念。”回答她的并不是楚璃,而是破天魔尊。

    “看来我们所处的地方,也是三十六洞天中的一洞天了,只是不知此境如何可破?”东方东叹了一口气。

    ‘即来之,则安之’一向是楚璃处事的原则,在搞不清状况的情况下,莫不如静观其变,以静制动。

    楚璃一跃了高空之中,神识展开,四下横扫而去。除了远去的三十六道观,这四周荒草凄凄,与他们刚入此地时没有什么区别。只是不知那些精怪出自何处,楚璃知道昨夜的精怪并不是虚幻的。

    当年楚璃在千幻平原历练时,遇到了小龙,当时小龙的魂体十分的强悍,只撞了一下楚璃,就让楚璃受了伤。当时还是阿宝冲出来,救得楚璃。

    阿宝那时曾说过,它喜**怪。所以昨天晚,楚璃就将阿宝与冰凰放了出去,让它们自由捕猎。阿宝回来后就吃了个肚皮溜圆,直打饱嗝,然后又结出个金色的大茧睡着了,看来阿宝又要进阶了。

    即然精怪不是假的,那么它们必有来处。如今楚璃这帮人,最需要的是找一处容身之所。在荒原,自然是不行的,因为十天一次的精怪潮,就会让他们难以应付。虽然楚璃手头还有些腌蒜之类,抵挡精怪的东西。

    但是却是维持不了多久,一旦这些东西失去了效用或是用完了,他们就相当于处在了被动之中。去杀哪些魇魔,楚璃认为自己暂时还做不到。楚璃落到了地,见一众修士的目光,正直直的望着她。

    楚璃瞅了东方东几人一眼道:“山是魇魔,平原有精怪。看来我们需要先找个容身之所,再作打算。

    你们都比我活得长,经得事应该也不少,我等集思广益,看看能不能商量出一个好的办法出来。”

    众人听了她的话,神情颇有些尴尬。说起来,在场的修士中,还没真没一个比楚璃年轻小的。只是她修为高,实力强,众人不自觉得就将她当成了领头人。

    “这样吧!魇魔位于东方的山,精怪估计是从西面来的。我等就往南面走走,看看是否还有别的种族,最起码不是想着一见我等,就想吃的哪种。”

    如今,众修就如一群无头苍蝇,有人提出意见了,就这么照着作吧!见无人提出异议,东方东起身带着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向着南面而去。

    半日之后,他们就出了这处荒原,荒原的边缘是一条大河,河水清澈,不时还能见到鱼虾游过。

    越过大河,一直往南行去,又走了一天,竟然出现了一座巨大的城池,名为“诛魔城”,见到这些出入城池的人类修士,众修齐齐松了一口气。

    然后,一群人惊恐的发现,他们的修为在这些来往的人群中,修为不能说是最低的,但是也不高。

    这些人群中,有很多他们看不透的存在,主要是一旁有个泼冷水的楚璃:“穿白衣的是化神期的,瞧见那个穿灰衣的修士了吗?合体期的,……

    还有兽车坐着那个紫衣修士,渡劫期的。所以我等进城了,可要夹起尾巴作人。不然,一个不小心,就被人给拍死了。”

    要问楚璃为什么知道这些人的修为,因为这是璇玑珠的功能之一。东方东与破天魔尊斜眼瞅了楚璃一眼,心道:“最嚣张的不是您老人家吗?如今倒是让别人夹起尾巴来。”

    来来往往的人群中,虽然也有他们这样的低价修士存在。但是众修从以前超然的地位,一下子就变成了生活在最低层的修士了,多有还是有些落差的。

    即便如此,又能如何?他们如今是不得不硬着头皮去。到了城门口,守城的化神修士,目光鄙夷的瞅了他们几眼,每人收了十块灵石,就放他们进去了。

    几十号人刚刚踏入城门,就听得守城门的护卫议论道:

    “这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这么一大群的废物?瞅瞅,修为低的让人不忍直视。即便是来杀魔的,这么低的修为,能杀几个魔头?”

    “可不是,大多数还是一些单灵根、或是异灵根的修士,只有十来个是双灵以的修士,资质最好的也不过是三灵根。

    只有一个看不出灵根来,想来也不怎么样,啧啧……,这资质真是太差了。”

    于是,在天璇大陆,一向被人称为天之娇子的众修士,被华丽丽的打击到了。东方东再也忍不住了,问楚璃:“我等这是到了什么地方了,怎么会是这样的?”

    “本座也不清楚,只是在古籍中曾看到过这样的情况。据说在古时期时,灵气充沛,资质一般以多灵根资质为好,单灵根反而是最次的。

    所以……,咱们这群人里,除了本座之外,你们全是废物。”众人听了她的话,齐齐震惊了。

    璃主什么意思?她是多灵根,这怎么可能?根据她的修行速度,怎么也不可能是多灵根吧?

    “什么?请问璃主是什么灵根?”

    楚璃睨了破天魔尊一眼:“想知道?”

    破天魔尊点了点头,众修也竖起了耳朵。

    “吾曰:不可说。”

    楚璃扔下了这几个字后,就不理他们了。楚璃拿着入城时发放的代表身份的玉牌,就来到了出租洞府的租房处,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跟着她,走了进去。

    “怎么回事?你们跟着本座干什么?”

    楚璃瞪了他们一眼,一群修士中多数是大老爷们,只有三、两个女修,跟着她干什么?除了楚晨以外,她可不想白养活他们。

    收了他们买大蒜与腌菜的灵石,还不够她花呢!以前在冥界时,不过是两个拖油瓶,如今却是一大帮的拖油瓶,她可养不起这么多吃白食的。

    “璃主,我们对此处人生地不熟的,人多些,我等方便互相照应,别人看到这么多人,也不敢轻易欺负我等。”

    “本座瞧过城门口的告示牌,说是不允许在城中打斗。所以只要是在城里,就没人敢欺负你们。”

    “啪啪啪”几声,敲击桌面的声音响起。

    “还租不租,不租的话,滚一边去。”

    楚璃在进城之前,就装扮成了少年人的模样,与楚晨站在一起,颇像是兄弟俩。她在装扮时,动用的是魂力,所以即便是修为高过她两个境界的,也看不穿她的伪装。

    “租,租……”

    楚璃将手中的玉牌递了过去,这面玉牌就相当于是修士的身份牌了。

    “这都是和你一起的?”出租洞府的修士问道。楚璃刚想说不是,一旁的东方东急忙抢过话头。

    “是,是,我们是一起的。”

    那个修士将他们这几十号人打量了一番后,道:“这么多人,只有大杂院能租给你们。每月二百块的元晶石,就付三个月的吧?”

    “什么?元晶石?这么多!”楚晨一步窜了过去。

    “就知道你们是一帮子穷散修,这才给你们找了个即便宜又实惠的地方。住不起就去睡大街,我可劝你们啊!别去和叫化子抢地盘,你们可抢不过他们。”

    在场的这些修士,哪一个不是修真界中叱咤风云的人物,如今被一个出租洞府的修士,如此的奚落,一个个的眉毛就立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