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步阁 > 都市言情 > 异常生物调查局 > 第四十八章 厄运锦鲤
    事情就和一语天晴说的一样,异调局搜遍了整个化平村,也没发现补天殿的存在,最终公布出了补天殿只是骗局的调查结果。

    可我却不这么认为。

    我总觉得补天殿确确实实存在过,而且就存在于化平村。

    村口的那座石碑刻着“有村化平”那四个字,明显就是术士用来镇压某种邪祟的符语,化平村的布置又是以军营的方式存在。我觉得当年在化平村居住的人,不仅是一群术士,而且是术士组成的军旅。如果,有人动用这么多的人手,只是为了镇压一座门牌楼,那也太说不过去了。

    可惜,跟黑裙有关的人全都死了,化平村的原住民也不知去向。我的推测,也就只能作为推测而存在,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实推测的真假。我也不能把全部精力都放在化平村,事情的真相只能留在以后了。

    我把老王弄回来之后,就开始着手搬家,当初瓜儿子说的没错,我的白灯号的确是占了别人的地盘,我只能换个地方另行开张。

    宁爷把我给调到了天阳市郊区的文玩市场,刚好离异调局总部不算太远,我让老王自己回局里坐办公室,我和叶玄就开始了窝在白灯号里,发朋友圈揽活儿,过了听调不听宣的日子。

    不回去跟装逼处碰面,倒是省了我不少麻烦,可我的生意也是一落千丈。

    我以前待的文玩市场以倒腾古玩为主,稀奇的事情自然隔三差五就能遇一次。我现在混日子的地方,纯粹就是文玩,核桃,金刚摆了一条街,核桃里面还能迸出个尸首不成?

    我和叶玄没事儿就去“江湖人家”群里胡侃,朋友倒是认识了不少,人也得罪了一片,生意却一件都没拉来。用叶玄的话讲,我俩除了长肉就没长别的,在这么下去都得捂长毛儿了。

    那天,我和叶玄实在没事儿干,就在门口支了棋盘,直接摆起了残局,我这边正跟一个文玩街老板杀得不亦乐乎,就听见有人轻声问了一句:“请问,你是白灯号的陈掌柜么?”

    我抬头看过时,却看家棋盘边站了一个身材高挑,长发及腰的年轻女孩,我顺势往后面扫了一眼,才看见离我铺子不远的地方停了一辆越野吉普。

    我看了看对方:“我就是!”

    女孩低声道:“能单独谈谈么?”

    “里面请!”我把女孩让进了屋里,叶玄也跟着了过来,双手抱着肩膀斜靠在了门口。

    那个女孩顿时懵了:“陈掌柜,我只是过来跟你谈生意,你们不用抄家伙,堵大门吧?”

    我淡淡一笑道:“妹子,你当我们哥俩儿好糊弄是吧?一个文静女孩开个牧马人出来,一路连着撞了三四次,你还安然无恙,说明你的车技不错。”

    我打眼看见那辆车时,就看见车带着三四道刚刚撞出来的印记,哪个普通女孩能一路撞车过来,还镇定自若?

    我继续说道:“车面那个坑,是被人一脚踹出来的吧?你鞋还沾着油漆,你功夫不错嘛!一脚差点把车门踹漏了。”

    那个女孩瞪大眼睛看向我道:“你眼力那么好?”

    “我眼力再好也没你好。”我伸手指了指叶玄:“别人看叶玄,只是能看见他在堵门,你却能看见他抄着家伙,我是该说叶玄退步了呢?还是该说你的眼力太好了呢?”

    那个女孩道:“我叫钱落落,是你们的新任助理。这是我的证件。”

    我接过证件之后给老王打了个电话,他那边很快就给我发来一张照片,面确实是钱落落。叶玄这才把自己藏在腋窝下面的枪,扔在了桌子:“原来是自己人啊!你早说啊!正好赶饭口了,你会做饭吧?冰箱里有东西,别客气,想吃什么自己做。顺便给我们俩带一份。”

    钱落落红着脸道:“其实……其实,我是想先跟你们做完生意,再报到。”

    “行!没问题!”我拉了把椅子坐了下来:“看在你是助理的份,就不跟你谈钱了。以后做饭的事情归你了,就当是劳动报酬。如果,你不愿意的话,可以改成现金交易,十万起价,不封顶。”

    叶玄听我说完悄悄在背后捅了捅我,意思是:这样不好吧?

    我装着不经意的把手机翻了一下,面有老王给我发的信息:钱落落,有高级厨师证,擅长茶艺,插花,但是人比较懒,很少自己做饭。

    叶玄眼睛顿时一亮:“十万还是友情价。要是玩命的活儿,没个百万,我们不会接。回我们哥俩做的生意,收了三百万定金,给你打个八折的话,也得二百四十万。光是做饭怕是不够啊!”

    钱落落低声道:“那我做饭,洗衣服,打扫卫生来还,行不行?”

    “成交!”我当场拍板:“你要扫什么东西。拿出来吧!”

    钱落落把东西一拿出来,我顿时懵圈了。

    我想破了脑袋也没想到,她能从车里搬出一只鱼缸来,最重要的是,那里面还有一条一尺多长的锦鲤子。

    鱼缸肯定没事儿,她说的东西,不会是那条鱼吧?

    钱落落指着那条鱼道:“问题就出在这条鱼身!”

    “啥玩意?”叶玄伸手把鲤鱼抓了出来,来回摇了两下子:“这不就是条鱼吗?”

    钱落落郑重其事的道:“可是这条鱼会杀人!”

    “把鱼放下!”我让叶玄把鲤鱼扔回了鱼缸,看了好半天也没看出鲤鱼有什么不对劲儿:“你怎么知道这条鱼会杀人?”

    钱落落说道:“我昨天晚差点就死在了这条鱼的手里,因为身带着护身符,才算逃过了一劫。你看……”

    钱落落从领口了拉出一道翡翠护身符。

    我打眼就能看出那是道门高手炼制的高级符箓,可是那道价值不菲的翡翠护身符却多出了几条裂痕,乍看之间,就像是被锐器正面击中之后炸开细纹。那确实是,灵符护主之后的表象。

    我皱眉道:“你昨天晚看见了什么?”

    “我什么都没看见!”钱落落摇头道:“昨晚,我睡觉的时候,忽然陷入了梦魇,无论我怎么挣扎都挣脱不了。直到我身护身符救了我,我才发现床多了一条鲤鱼。”

    钱落落看向我道:“你相信鱼的眼睛里会闪动凶光么?我当时的感觉,这条鱼恶狠狠的看着我,恨不得把我撕成碎片吃下去。我今天起来,本来是想找王科长请假延时报到,王科长说,你能帮我,我就带着鱼来了。”

    我沉默了片刻才说道:“你这条鱼是从哪儿弄来的?”

    “抽奖抽来的。”钱落落低声说道:“我最近一直在追一个主播,她主播间叫午夜凶灵,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在直播里搞抽奖活动,最近这次搞得就是命运锦鲤。我刚巧抽到了这条锦鲤。”

    我看向钱落落:“你确定,没人在抽奖做手脚?”

    钱落落摇头道:“我从小到大,运气都很好,每次抽奖都的能拿到奖品。我觉得抽奖做手脚的可能性不大!”

    我想了想道:“玄子,收拾收拾东西回家,不管怎么说,咱们今晚先看看那个直播再说。”

    我次是在山里建了一间处理杂物的屋子,这会有局里帮忙,我直接在郊区的文玩市场附近买了一栋别墅。那栋别墅从建成就一直没卖去出去,看过的人都觉得风水不好,不仅没人愿意买,就连别墅附近都没有什么建筑,整栋别墅就孤零零建在半山腰,往下走出五六百米才有别的房子。不过,这也正好合了我心意,免得我办事儿的时候引来麻烦。

    我说的回家就那栋别墅。

    我在家里一直等到天黑,才让钱落落打开了平板电脑。钱落落把鱼缸给摆在茶几:“现在的时间还早,那个主播得到11点才能开直播。”

    钱落落说话之间,直播间里等待视频忽然掀起了四个血红色大字:“午夜凶灵”阴森至极的配乐随之而来,我不自觉配乐吸引之间,音乐当中也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听去就像是有人在踩着音乐的节奏往我们身边快步疾行,脚步声渐渐增高之间,我忽然觉得像是有人跑到了我身后。

    我下意识回头一看究竟,电脑里忽然传出一声犹如有人踹门般的巨响,我本就神经随着声音猛然一颤这之下,电脑屏幕跟着闪出另外四个大字:“厄运锦鲤。”

    我顺着淌血的字迹往下看时,滚动字幕出现了一连串小字:“不是每一条锦鲤都能带来好运。当一条锦鲤向你游近,也代表着命运在向你靠拢,或许,命运会给你带来别样的精彩,或许,它会伸出冰冷的手去掐紧你的咽喉。”

    “当你收到一条锦鲤,希望你还能走进直播间,讲述你的故事。我是说,如果那条锦鲤没把你带走,而你还能找回来。”

    我皱眉道:“小钱儿,你是第几个接到锦鲤的人?”

    钱落落说道:“我也不知道,前几天我被派到化平村去了,那里不让用通讯设备,我有好几天没看直播了。不过,我看直播间里说的话,我好像不是第一个收到锦鲤的人,直播快要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