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步阁 > 科幻网游 > 日月风华 > 第三零六章 死敌

小师姑睁大眼睛道:“你连我的生日都知道?看来你真的对我有不轨之心了。”

罗睺尚未说话,小师姑身体猛地向后飘出一步,结实有力的大长腿猛地将自己刚刚坐过的长凳踢起,那长凳一飞冲天,直向屋顶暴射过去。

罗睺倒是镇定自若,他身后那两名斗笠人却已经按住刀鞘,身体向前半步。

“砰1

一声巨响,那条长凳打在屋顶之,将屋顶方的瓦砾破开一个大洞,就听得一声闷哼,随着瓦砾落下来,一道身影也从屋顶落下来,还没落地,小师姑又是一脚踢出,正踢在那影子身,那影子顿时就像一块石头向门外飞去。

小师姑扭着腰肢走前,风情万种,妩媚笑道:“你要和我谈交易,我总要让你知道你的对手可不是好惹的,这样你才能出大价钱,你说是不是?”

“有理。”罗睺颔首道。

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罗睺身边两名斗笠人的眼中都是显出狠厉之色,罗睺却是面带微笑,拍手笑道:“不愧是剑谷六绝之一,身手果然了得。”

“瞧你连胡须都没长出来,就知道是宫里的人。”小师姑的长凳打在屋顶,已经碎裂,这时候却是前,身体俯压在桌面,冲着罗睺笑道:“罗睺,问你个小问题,你可不许生气。”

“请讲。”

“说吧,什么交易?”小师姑伸了个懒腰,饱满的胸脯向前怒挺,打了个哈欠道:“天都很晚了,咱们早点谈完,我还要睡觉。”

罗睺微笑道:“老板娘聪慧过人,应该知道我想要什么。你自然也知道,我们是紫衣监的人。”

“那你是要不了女人所以才不想,还是真的对女人没兴才做了太监?”小师姑笑颜如花,肆无忌惮。

罗睺道:“我六岁净身,那时候还没成年,对女人没有感觉,长大之后,知道自己要不了女人,所以就更不会对女人有感觉,老板娘,这个答案你可满意?”

小师姑很神秘地问道:“你说你们太监没了那玩意,要是想女人了怎么办?是不是很难受?”

身后两名斗笠人脸色更是难看,怒视小师姑,小师姑却瞧也没瞧那两人一眼,罗睺却依旧是淡定自若,摇头笑道:“我对女人没有兴,所以不知道难不难受。”

小师姑幽幽叹道:“原来你真的是为了紫木匣而来。”

“如果不是紫木匣,我们也不必如此大动干戈。”罗睺微笑道:“你开个价码,只要公道,我绝不还价。”

“满意满意。”小师姑连连点头:“你这人挺好,有问必答。”

“我既然如此坦诚,老板娘是否也能坦诚一些?”罗睺看着小师姑:“你的紫木匣在哪里?能否卖给我?”

小师姑笑道:“罗睺,我很好奇,你是怎么知道紫木匣的存在?这事儿知道的人可并

不多。”

小师姑眨了眨美丽的大眼睛道:“你是宫里的太监,要紫木匣做什么?”

“老板娘又何必明知故问?”罗睺叹了口气:“我们不惜一切代价找寻紫木匣,自然是为了那把剑。”

罗睺叹道:“老板娘聪慧过人,实不相瞒,紫木匣之事,我们也确实知道不久,这十几年来,真的是又聋又瞎。”

“十几年过去了,一直相安无事,你们又何必挑起事端?”小师姑幽幽道。

罗睺笑道:“紫衣监耳目遍天下,除非不想知道,否则没什么事情能瞒过我们。”

“你吹牛的样子真的好虚伪。”小师姑吃吃笑道:“什么耳目遍天下,肯定是剑谷出了内鬼,又或者你们安排人入剑谷成为弟子,当做耳目使用。要早知道紫木匣的存在,你们又何必等到今天才动手?这十几年你们是不是又聋又瞎?”

“圣人贵为天子,无所畏惧。”罗睺道:“但那一剑邪诡至极,自然不该存在于世。”

小师姑叹道:“是不是要存在于世,不是由你们说的算。那一剑要不要出现,只能由剑谷来决定,既然十多年都没有出现那一剑,想必那一剑应该永不会出现。”

罗睺正色道:“老板娘知道,只要那把剑还在,圣人就不会心安。紫木匣的存在,就让那一剑可能重新出现在世,圣人的意思,当然不希望世间还存有那一剑的任何痕迹。”

小师姑妩媚笑道:“你们那位圣人,真的害怕那一剑?”

罗睺淡定自若,含笑道:“你虽然走出剑谷,但身流淌的还是剑谷的血液。不过老板娘既然不想和剑谷有瓜葛,那也是我无法干涉的事情。我只要紫木匣,老板娘交出紫木匣,自今而后,我们绝不会在打扰你。”

“你实话和我说,你找到几块紫木匣了?”小师姑问道:“那三块紫木匣,你是否都已经得手?”

“说到剑谷,老板娘应该更加清楚,如果朝廷要毁灭剑谷,并非难事。”罗睺微笑道:“这十几年来,朝廷对剑谷秋毫无犯,任由你们存在,也算是仁至义荆如果将紫木匣都交出来,剑谷只会更安全。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剑谷拥有紫木匣,只能给你们带来灾祸。”

“现在我和剑谷可没有什么关系。”小师姑微仰起雪白的脖颈:“我都已经和崔京甲一刀两断,你要诛灭剑谷,尽管带人去就是。”

“老板娘应该清楚,今日这笔交易我是势在必得。”罗睺道:“为了得到紫木匣,我可以不惜一切代价,当然也会利用一切手段。交易谈不成,就只能用其他法子,但我不希望走到那一步。”

“你在威胁我?”

罗睺只是微微一笑,并不言语。

小师姑睁大眼睛道:“你该不会告诉我说,你手中一块也没有吧?你第一个找我,那是什么意思?觉得我好欺负,所以从我开始下手?”很是不满,恨恨道:“本来我还真的想卖给你,可是你如此轻视我这样的绝顶高手,我心里很不开心,这交易做不成了。”

“做客?”

“方才你已经对紫衣监的人动手。”罗睺声音温和,十分客气:“紫衣监的人,都是圣人的奴仆,你伤了圣人的奴仆,等同于造反,这一点你该清楚。朝廷有法度,有谋逆造反行径,自然是要处斩。只是如果你愿意和我们交易,你谋逆之罪,我可以从轻发落。”

“我从不威胁任何人。”罗睺道:“我只是将事实放在台面。赌坊四周,已经安排了一些人手,我知道老板娘乃是六品中天境,所以布置的很小心。如果老板娘想动手,我这边也许会死一些人,但我保证最终你还是要落败,那时候大家撕破了脸,一切都只能按照朝廷的法度来办,不但要收缴紫木匣,而

且还要请老板娘回京都,前往紫衣监衙门做客。”

小师姑目光闪动,抬起头,看了看罗睺身后两名斗笠人,随即盯住一人,嫣然一笑,问道:“你为何一直看着我?心里在想什么?”

那斗笠人面色冷峻,冷哼一声。

小师姑咬了一下嘴唇,可怜兮兮道:“我这就成了谋逆之人?”

“是要成为谋逆之徒还是帝国的功臣,老板娘依然有选择的余地。”罗睺道:“你可以好好考虑一下,我有耐心,也有时间,不着急。”

那斗笠人拱了拱声,绕过桌子,走到小师姑边,距离两步之遥,小师姑娇声道:“离那么远做什么,靠近一些,我又不会吃了你。”

斗笠人看了罗睺一眼,见罗睺从容淡定,当下往小师姑靠近了一步,还有一步之遥,小师姑还不满意,勾手道:“我有话要对你一人说,你附耳过来。”

小师姑抬起手,伸出一根手指勾了勾,娇滴滴道:“你过来,我有话和你说。”

斗笠人皱起眉头,罗睺淡淡道:“老板娘有话说,你不妨过去听听她要说什么。”

但小师姑的速度委实太快,靠近的斗笠人虽然察觉不妙,想要后退,却根本来不及,小师姑一拳重重打在那斗笠人的喉骨,发出“咔嚓”一声响,竟然在瞬间已经打断那人的喉骨,斗笠人身体更是被这一拳打飞出去,落地之时,手捂着喉咙努力挣扎了几下,但喉骨已断,根本无法呼吸,身体抽搐,终是不再动弹。

“我舒服了。”小师姑面带微笑,杀死一个人就像杀了一只鸡,看着罗睺,满不在乎道:“现在好了,我杀了你的近随,这是真的造反了吧?”

斗笠人眉头皱得更紧,见小师姑笑容妩媚,艳若桃李,犹豫一下,终是弯下身子,耳朵贴近过去,小师姑凑近过去,猛地抬起手,右手已经握成拳头,竟是迅疾无比地向那斗笠人的喉咙一拳打过去。

斗笠人其实一直都是心存戒备,小师姑突然出拳,斗笠人已经察觉到事情不妙,便是罗睺身后一人的另一名斗笠人也知道事情不对,握刀的手一用力,迅疾无比地拔出佩刀。

罗睺身后那斗笠人虽然拔出刀,但没有罗睺的吩咐,却不敢冲前,用一种极其怨毒的目光盯住小师姑。

“他是四品中天境。”罗睺看了地被小师姑一拳击杀的斗笠人,叹道:“跟随我多年,老板娘就这样杀了他,确实是犯下了大错。现在你若交不出紫木匣,只能以命换命了。”

小师姑双手放在桌,盯着罗睺,笑颜如花,娇声道:“罗睺,你似乎忘记了,剑谷和你那位狗屁的圣人,早已经是水火不容的死敌,你今天既然来了,老娘也没打算让你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