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步阁 > 玄幻奇幻 > 清穿咸鱼攻略 > 第153章、九弟,我劝你善良!

第153章、九弟,我劝你善良!

    自从成为乌拉那拉贤玉之后,林羡余做为四四大老婆,也愈发端庄得体,好久都没怼人了。

    “要不九弟你下个蛋给我瞧瞧,让我也长长见识!”林羡余满脸微笑,看着九阿哥那张渐渐紫青阴沉的俊脸,心里不由得意。

    论怼人,老娘是专业的!

    九阿哥活了这么大,何曾见识过这等嘴巴不客气的女人?纵然八福晋泼辣,也不曾一口一个“下蛋”,这般污言秽语!但没想到,这个素日端庄得体的四福晋居然口吐脏言!

    九阿哥的脸一瞬间有些狰狞了,额头的青筋暴起,马蹄袖下的拳头也攥得咯咯作响,仿佛下一瞬就要对林羡余动手似的。

    九福晋董鄂氏已经吓得瑟瑟发抖,平素里九爷虽然时常动怒,但还不曾有这般骇人模样!

    林羡余却是毫无惧色,她笑着道:“哟,这就生气了?”——古人还真是不禁骂。

    九阿哥眼眸阴郁,声音森然,嘴角却翘了起来,仿佛是恶魔的微笑,“四哥还真是娶了个牙尖嘴利的福晋!这些话若是叫四哥听见,不知作何感想?”

    林羡余淡淡一笑:“我可是端庄贤良的四福晋,九弟若是把刚才那些扬言出去,难道还会有人相信吗?”——这正是她敢于口吐芬芳的原因!老娘这些年的贤惠端庄姿态,可不是白作的!!

    九阿哥脸恶魔的笑容突然一僵。

    林羡余笑眯眯道:“我的品性,可素来为人交口称赞,而九弟的为人处事,却一直为人诟病。你若是说我的坏话,只怕连宜妃娘娘都会觉得,你是在污蔑我。”

    宜妃虽然宠溺小儿子,但也是知道小儿子脾性愈发孤拐,一直有心纠正,只可惜九阿哥这棵树早就歪着长大了,哪里能扭得过来?

    听到这话,九阿哥脸色一瞬间奇臭无比,“你——”

    林羡余去拍了拍九阿哥的肩膀,笑眯眯道:“九弟,我劝你善良!”

    九阿哥额头又暴起一根青筋。

    林羡余又看了一旁瑟瑟发抖的九福晋一眼,暗自摇了摇头,便道:“得嘞,咱们回见喽!”

    说罢,林羡余也不管九阿哥气成何等模样,直接拍拍屁股走人。

    此番在场的,不是九阿哥府的人,就是林羡余的心腹,林羡余这些心腹自然不会背叛,而九阿哥府的人若是传出对她不利的言语,旁人也只会认为是九阿哥污蔑贤良温厚的四福晋。

    这就是经营名声的好处了。

    怼了九阿哥一通之后,林羡余心里舒坦了不少,叫你小子抄袭老娘的马桶!

    回到贝勒府,林羡余还恶人先告状,对四爷说:“我回来的路,经过狮子胡同,恰巧看到九阿哥竟当着那么多奴才下人的面打了九福晋的耳光,我实在看不过眼,就去劝了几句。没成想这九阿哥嘴巴实在太毒,竟骂我是不会下蛋的母鸡!”

    胤禛本来就厌恶胤禟这个弟弟,如今胤禟竟然对自己福晋说出这等恶毒扎心之言,委实可恶!

    胤禛恨恨道:“老九自小就性子孤冷歹毒,如今愈发下作了!”——胤禛也恼火得不行,他一心盼着嫡子,老九居然这般诅咒他们夫妻!

    “怪不得汗阿玛不喜欢他!这种秉性,谁能瞧得?!”胤禛气得胸口一阵剧烈起伏,“福晋不必为这等小人之言伤心,爷回头一定好好教训他!”

    林羡余连忙宽慰四爷:“爷可千万别气坏了身子,我膝下有弘昐,我过得好着呢!九阿哥性子不好,我以后远着他点儿便是了,我就是可怜九福晋。”

    唉,皇家福晋不易啊。

    那是个雪后的早晨,一众侍妾来到福攸堂请安,四爷的后院成员如今也不算少了,今年又新添了李氏和顾氏,因为这个李氏与榴香院李氏同姓,所以一般称呼她小李氏。

    小李氏并非李氏的姊妹,只是因为李是大姓,所以碰巧同姓而已。

    小李氏是个略显圆润的女子,而顾氏格格纤细婀娜。

    只不过四爷对后院诸人都是差不多的宠爱,只有能生和不能生的区别而已。

    林羡余照旧先关心了一下四爷的子女,“天冷了,李氏要记得给舒宜尔哈和弘昀多添衣裳。”——二阿哥是满了周岁之后,四爷才终于给取名。

    李氏先前吃了亏,最近甚是温驯:“是,谨遵福晋教诲。”

    想到李氏膝下的二阿哥弘昀,宋氏忍不住摸了摸自己不争气的肚子。

    林羡余也顺嘴关心了一下宋氏的大格格博吉利宜尔哈,“博吉利前几日有些咳嗽,近来可有见好些?”

    宋氏在林羡余面前素来恭顺,她连忙屈膝道:“多亏有福晋赏赐的枇杷膏,大格格已经好多了。”

    林羡余点了点头,“你们都要照顾好自己膝下的孩子,切不可再有疏漏。”

    她这话大有警醒的意味。

    李氏宋氏连忙应诺称是,表现得很是乖顺。

    林羡余叹了口气,“咱们四爷何其看重儿女,你们心里也都明白。只要照顾好孩子,四爷终归是会给你们一份体面的。”——李氏宋氏之前闹出来的事儿,若换了是没有儿女的侍妾格格,这辈子怕是别想再见四爷的面儿了。

    宋氏心道,四爷哪里是看重儿女,分明是只看重儿子。

    李氏也垂下了头,一副温顺听训的模样。

    林羡余理了理衣袖,“好了,天冷了,以后请安的时辰往后推迟两刻钟。”——也就是延后半小时,其实主要是她想睡个懒觉。

    众侍妾少不得连忙屈膝谢恩。

    林羡余摆了摆手,“好了,都退下吧。”

    侍妾散去后,前院小太监苏培盛笑呵呵来到了福攸堂,“禀福晋,今早朝堂,御史张大人折子弹劾九阿哥与民争利,圣龙颜大怒,狠狠训斥了九阿哥一通,还罚了他半年俸禄呢!”

    林羡余一愣,瞬间明白这是四爷的手笔。虽然九阿哥不在乎这区区半年俸禄,但失了圣心才是最大的损失。

    她原以为四爷顶多以兄长的身份训斥九阿哥几句,没想到四爷竟然动用了前朝手段!虽然说这也符合Tài子Dǎng的利益,但四爷也着实十分维护她。

    林羡余莞尔一笑,想要弹劾九阿哥,的确不能拿“打老婆”作为理由,朝堂又不是居委会。

    “与民争利”才是最好的由头。

    九阿哥至今还是光头阿哥,虽然做皇子的有内务府管着吃穿嚼用,但作为分府的皇子,花销可不是个小数目,何况九阿哥还要支持八贝勒,这就更需要大量银钱。

    所以九阿哥分府之后,就开始做生意。其实皇子们哪个私底下没点儿营生?但也没谁跟九阿哥似的做得那么张扬,连皮都不披一张,自己主动台经营!

    士农工商,这个时代商为末等,铜臭加身,康熙当然龙颜大怒。

    四爷这一手,当真是打蛇七寸啊。

    教做人,四爷果然是专业的!

    但也可见,Tài子Dǎng和大阿哥党争已经到了何等激烈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