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步阁 > 科幻网游 > 迷踪谍影 > 第一千五百五十九章 如此父子

第一千五百五十九章 如此父子

“所以,你就来南京了?”

“是啊,就这么来了埃”

“你的胆子不是一般的大。”孟柏峰叼着烟斗说道:“那么多人认识你,只要有一个人认出了,你想死都没办法死。”

“韦小宝”孟绍原笑了:“是啊,很多人认识我,可是真正见过我的人,又有几个?南京那么大,我的运气不至于那么差。有的人明明就生活在一座城市,但可能一辈子都见不到一次。”

“你说的还有蛮有道理的。”

孟柏峰还没来得及继续说下去,黎雅和阮景云两个女人,一个端着茶,一个端着水果来了。

“这个就是你的儿子?”

黎雅坐在了孟柏峰身边问道。

随即,阮景云把削好的苹果片,送到了孟柏峰的嘴里。

“我儿子。”孟柏峰吃着水果:“没我年轻的时候帅气。”

黎雅认真的大量着孟绍原,然后认真的额点了点头:“是,现在也没你帅气,有魅力。”

孟绍原气结。

有这么当着人面说的吗?

人家不要面子的啊?

他又有些羡慕:“爸,你这算是齐人之福吧?你去紫陌门找女人,她们也不管?”

孟柏峰还没回答,黎雅已经“吃吃”笑着:

“他又那么多的女人喜欢,那是他的本事大,他又不是我们两个人的财产,我们为什么要管着他?”

服了!

孟绍原是真的服了。

瞧瞧人家。

这算是自己的两个小妈了吧?

“她们和我一起杀过人,影佐祯昭的手下没进海,我帮你解决了,就是她们帮的我。”孟柏峰若无其事地说道:“所以你来南京有什么任务,说吧。”

孟绍原很认真很认真的问了一个问题:“爸,你是怎么认识我这两个小妈的?她们又怎么那么听你的话?”

“说起来,这还得谢谢汪精卫。”

所以,父子两人很认真很认真的讨论了一个小时关于两个女人的事情。

任务?

任务有什么好担心的?

昨天在紫陌门里,孟柏峰虽然不知道自己儿子来南京做什么,但一句“你这次来南京,除了卖香水,难道还为了那事”,已经铺垫好了一切。

这就是一个老牌特工的厉害。

偶尔相逢,不知道对方任务,“那事”,就一切皆有可能。

不管孟绍原要做什么事,都可以顺着“那事”接下去了。

“爸,厉害埃”孟绍原一脸崇拜:“我得好好向你学习才行。”

“不行,你不行。”孟柏峰微微摇头:“你没我儒雅,没我懂得多,没我厉害,我可以这么对女人,你不行。”

孟绍原气得脸都扭曲了:“爸,没这么说儿子的埃”

“我是实话实说。”孟柏峰哪里会管儿子的感受:“好了,说正事吧,我下午还有会呢。考试院副院长严玉文虽然是个铁杆汉奸,可他新娶的老婆骆香云长得特别漂亮,严玉文以权谋私,考试院给他老婆找了一份差事,今天下午的会,我能接近骆香云,我得给严玉文大大的一顶绿帽子戴戴。”

“真的那么漂亮?”孟绍原一下来了精神。

“真的,骆香云以前是个演员,拍过几部电影,虽然没有什么名气,但长得那叫一个水灵。”

所以,父子两人,又谈了整整一个小时的骆香云,以及孟柏峰准备如何泡到骆香云的想法。

任务?

任务担心什么?

有着父子两人的合作,有什么任务是不能完成的?

“正事,正事1

孟柏峰拍着沙发说道:“你别老给我带偏行不行?”

“龚鹿彩,龚鹿彩,是你带偏我的吧?”

一听到龚鹿彩,孟柏峰甚至都不用儿子说下去了:“龚鹿彩准备反正?你来南京是为了救他老婆家人的?”

“行啊,爸。”孟绍原连连点头:“可不就是为了这事?”

孟柏峰在那想了一会:“你特意认识了马威,准备利用他当你的棋子。这很好,这人贪财好色,为了钱,什么事都敢做,他是非常好的目标。我想想,龚鹿彩在河南当团长的时候,坏事没少做,有不少的仇家。后来也在安徽短暂的待过一段时间……有了。”

他全盘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高啊1

孟绍原一竖大拇指:“我来南京的时候,还没一个完整的计划,碰巧见到了马威,觉得这个人可以利用,可我还在想怎么用他,怎么用好他。爸,现在不用我费脑子了。”

“少拍我马屁。”孟柏峰笑了一下:“还有什事没有?”

“有。”

孟绍原随即说道:“爸,假如你有一样无价瑰宝,你会怎么对它?”

“无价瑰宝?”孟柏峰皱了一下眉头:“这世哪有什么无价瑰宝?无价的,一钱不值。真要是好东西,我要么自己放在家里把玩,要么干脆卖了。这世只有值钱不值钱的东西,哪有什么无价之宝。”

“有道理。”

孟绍原沉吟着:“无价之宝,无价之宝。我明白了。”

“我也明白了。”孟柏峰看着自己儿子:“有人挖了一个大坑等着你跳,你准备跳进去了,结果忽然发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可这个大坑挖的是天衣无缝,你又找不到它的破绽,所以一直犹豫不决是吧?”

“如果这真的是个大坑,那是我遇到的最完美的一个坑了。”孟绍原脸露出了笑容:“这个坑,从土肥原时代就开始挖了,他们也不知道能不能够成功,偏偏我做了他们最乐意看到的事。浑然天成,丝丝入扣,而且他们的耐心,让我佩服。”

孟柏峰还是第一次看到儿子会佩服别人的一个计划。

他来了兴趣:“和我说说,怎么样的一个坑。”

“我现在还只是在怀疑。”孟绍原不紧不慢的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好家伙。”孟柏峰听完了忍不住咋舌:“我做这行也那么多年了,可如此漫长,如此有耐心的计划还是第一次听到。别说是你,换成我,一样会跳进坑里的。你是怎么发现问题的?”

“一个军曹,日本军曹。”

孟绍原缓缓说道:

“就在我即将跳进这个坑里的时候,一个军曹提醒了我。”

军曹?

日本军曹?

孟柏峰开始觉得自己儿子有趣了。

可他并没有继续追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