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步阁 > 玄幻奇幻 > 逍遥皇子俏皇妃 > 第十五章 被宠上天的丫头

第十五章 被宠上天的丫头

夏思言平日里看去温温和和的,可有人在自己的亲人面前这么说自己。她是在是撑不住了,于是手一挥两人就落到了一个空间之中。

红玉皱了皱眉头:“虚空领域!不错,那本姑娘就陪你玩玩。”说吧,两只手出现两把银白色的长刀。长刀散发出来的气息竟然是不属于自己的仙原力波动。

“素月!你手中的双刀是素月?”她的眼神动了动:“你是素月仙人的后人?”

红玉勾了勾手:“没错,那是我的娘亲!怎么怕了!我的全名是素红玉1

还用打吗,当然是不打了。当年素月仙子凭借手中的双刀,在三族大战之后便是就已经扬名仙族和神族了。按个时候夏思言还没有出生,她是听着素月仙子的传奇故事长大的。

“我娘是我娘,我也是想知道。我的修为究竟和当年的我娘有多少差距。来吧1她的眼睛释放出灼灼的光辉。

团团倒是不知道若凤公主当年的贴身丫鬟,竟然是素月仙子的女儿。摇了摇头心想这下子夏思言可是要有苦头吃了。

虽然这位大小姐修为在神界还是算不错,但是素月双刀当年可以享誉整个三界的。要不是当年素月仙子为了追自己的心人,甘愿留在仙界。一切都是机缘,没想到在来仙界的时候。团团见到的只是她的女儿而已。

虚空领域之中,红玉的双手在的手滑动出诡异的路线。在外面观战的众人眼睛里看到的只是两到合一,而在夏思言的眼睛之中看到的却是两刀变成了四刀。这四刀整个空间之中掀起了漫天的刀光,渐渐的想成了一把巨大的虚空之刀,下一刻仿佛要破开这虚空要冲出来一样。

可是站在狂风怒涛中的夏思言却是真稳定自若,一把翠绿色的光剑在她的掌心飞出。只是在拿到虚空光影劈下来的时候,夏思言手中的短剑只是散发着微微的白光。就在那样一动不动的挡在她的眼前。

沈千凤看着有些担心,拉了拉身边的团团。

团团却是在下一刻给了她一个安慰的眼神,传音对她说:“放心,这是虚空领域。也是言小姐释放出来的,在这里比试谁都不会受伤的。”

只是在虚空刀影和夏思言的短剑碰撞的一刹那间,整个空间被一道白光给填满。白光小时之后,众人看到两人彼此对望着。沈千凤却在这个时候看到了夏思言的手在颤抖,等到颤抖的动作好了一些。她才说道:“不错,的确是又在我面前猖狂的资本。”

夏思言收了虚空领域,刚刚的那句话已经给了红玉很高的评价了。

只是红玉却知道,要不是夏思言用了自己的神力支撑起虚空领域。刚刚自己的终极一刀是无论如何也伤不到她。在强手如云的仙界,她就是一个小角色而已。

打过闹过之后,红玉最终还是来到了沈千凤的面前双腿一曲就跪了下来。眼泪噼里啪啦的就滚了出来。虽然刚刚她响起了这个少女是什么人,但也仅限制一个名字而已。

“公主,我终于找你了1说着就要和沈千凤来个亲密拥抱。

一旁的江奇脸色变了变,立刻出声呵止:“小心1

红玉立刻醒悟过来,主人现在不是一个人。她已经是快要做母亲的人了。她放弃了去和自己的主人亲近的想法,转眼看了一眼主人身边的江奇。

这男人长得真的是人间极品,就是仙界的那些男神仙。要是遇到了如此的样貌,估计也会自惭形秽吧。

只是她第一次见到江奇的第一眼,就觉得这个人的身有着不俗的气势。虽然修为低得一塌糊涂,但资质还是让她足够满意的。

仙帝那个女儿奴,要找个儿媳妇那还能胡乱的牵线搭桥呢?

“你就是江奇1再次大量了一下:“看在你对殿下如何关心爱护的份,你这个驸马我认下了。”

团团呵呵:“这是人间,不能按照仙界的规矩来。难道仙帝那老头子是派你下来,只是未来教训人的吗?”竟然一碰就能和夏思言对着干了一架。现在又在主导者大家的感官,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了。

她看了一眼江奇,见到男人的眼神中并没有什么愤怒的意思,于是将自己的心给放到了肚子里。

“哎呀,我自己是高兴了。可是差点忘了重要的事情了。”她没有继续和自己的主人交缠,于是从自己的虚内拿出了一片晶石交给了夏思言。接下来告诉众人一个了不得的秘密。

“神界出大事情,夏城带着自己的实力叛变。想要控制这个神界,却是被现在神界的统治者击败。”

“你说什么?”夏思言的脸色变了变:“娘亲,娘亲是不是出事了。”

看到惊慌失措的夏思言,她却是平静的说:“你放心,你娘亲没有事。只是你娘亲不是神界正统的领袖,无法调动神界之力扫所叛徒的下落。要是娘娘在神界那就不会出现如今的局面了。”她指了指夏思言手中的东西说:“这是你娘亲给你的信件,说是让你按照这里面说的暂时彻底封闭人界空间。就算是那人来到人间要杀殿下,有团团和小暖在。还有我和你,他也是讨不到任何好处的。”

团团倒是不以为然:“哼,现在就是主人站在夏城的面前让他杀,他也未必能杀得了。”

神界的事情江奇知道的太少,想要插话确实找不到合适的时机。看到大家有了片刻的安静他才开口问有关夏城的信息。

原来神界的真正主人并不是现在的这个家族,他们只是皇室的一个远亲家族而已。哪怕是在古的事情,人族和仙族尊奉生神族的那个时代。他们遵从的都是神族的夏家,只是三族大战之后夏家嫡系也只留下了一脉后人,而这脉的后人也只剩下了一个夏蓉。

她修为精悍,成为了当之无愧的神界之主。

“自从蓉姨为了一个使命离开神界之后,我们的家族因为和嫡系一族的渊源。娘亲就被蓉姨推了代理神主的位置,为她暂时守护神界的安稳。只是蓉姨离开的时间太久了,后来听说蓉姨交给了仙帝。还生了个女儿,那个时候我的舅舅就有了给予之心。”想到那个时候舅舅和母亲经常的吵架和生闷气,夏思言就觉得心里毛毛的。

“娘亲发现了舅舅暗中培植自己的力量,想要将神界换一个主人来做的意思。幸亏发现了早,母亲就将危险扑灭于萌芽状态。”

“后来有传回蓉姨死去的信息,舅舅更加的肆无忌惮了。可是碍于蓉姨还有一个女儿,于是不敢大动干戈。还给予这个女儿的父亲是仙界帝君。要是伤了若凤公主,引起仙界和神界的大战那就真的得不偿失了。”

听到这里江奇还是打断了夏思言的讲述,问出了一个好长时间憋在心中的问题。

“夏城究竟想要什么?”

“娘亲说,在哪个叫黄玲的女子死去之后。她的精神就有些混乱了,一直将自己封闭在他的幻想创建的空间之中,每一世界都想和自己的心爱的人在一起永不分离。只是在自己的世界中还是有她无法控制的东西。”夏思言叹了口气:“这可能就是舅舅心中不可能被别人触及的逆鳞了吧1

神族一直有一个传说,传说神族之主拥有一种神奇的力量。可以让从消失的人和事情再次出现,但是这种事情只能作用于自己最亲密的人身。

“这就是舅舅为什么对于那个位置耿耿于怀的原因了。”夏思言刚刚说完那句话,就知道她说错话了。虽然她早就知道蓉姨就是这一世沈千凤的母亲,小时候她也曾经和母亲一起去过仙界。

如今的蓉姨早就没有了过去的影子,但是在夏思言的心理司徒兰就是让她崇敬的存在。

“兰姨!既然来了为什么一直躲在外面偷听呢?”夏思言直接让司徒兰无法在隐藏下去。于是从门口走了进来。

“娘娘1红玉的眼睛一亮,虽然容貌完全不同,但是这个凡人的身散发着的就是帝后的气息呀。

她跪了下来,司徒兰却是苦笑不已:“我只是沈千凤的母亲,我不管我的前世是谁?和谁有什么瓜葛,我此生只是司徒兰不想牵扯别的事情。红玉这一点你要记住,否则我会让凤儿直接将你赶走的。”

这一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该知道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夏思言将团团带走,并且将东海扎战场的小暖给找了回来。随后让凤芊芊和红玉守在翰墨城,他们三个人准备尽快去人间的中心地带。也就是创世之碑的地方,以助于创世之碑的力量。彻底将人间和仙界和神界隔离。

这种隔离之法,最少需要十几天的时间。所以离开的时候,夏思言将整个翰墨城外面罩了新的防御结界。在这个结界之中,沈千凤就是这里的一切。只有对手进入这个结界,若是对任何人起了歪心思。九天赤炎就会同一时间出现,将对手彻底灭杀。

九天赤炎虽然只属于仙火,但是依然是足够了。

天已经黑了下来,吃过晚饭之后。江奇忙了一会省下的公务就回到了小院。却发现卧室的门口站着一个人,小妹和小乐都是颤颤巍巍的听着一身红裙的红玉在训话。

看到有人来了,红玉才抬起头来走了几步挡了挡:“江奇,你今天晚回来晚了。”她贴了去问了问,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气息。

江奇却是嫌弃那些女子不要脸的往自己身扑,只是问了问心想这是怎么回事。

“红玉,你这是怎么了呀?”

这个丫头就是说话不走脑子,一句话就在沈千凤的推开房门的时候,一不小心就说漏了嘴。

这是这是这件事情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沈千凤只是黑着脸训斥了一顿。

说自家的男人是什么样的,你红玉没有权利来管。于是一把手就将男人给拉了进去,关门的时候还放出了一些豪言壮语来。

红玉狠狠的跺了跺地面,转身就走了出去。还没有走几步就被一个熟悉的身影挡主了去路。

挡主她的人是凤芊芊,她只是觉得在见到这个妹妹的时候。竟然发现自己有点不认识了,小时候主子带着她在宗门修炼的时候。两人从来就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只是一个投胎凡间,一个依然做着原本的自己。

仿佛一切都回不到从前了。

“芊芊,你变了太多了。只是你?”

凤芊芊摇了摇头,她今天拦下红玉就是为了知道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红玉好像是有了感应:“你想知道柏峰的事情?”

凤芊芊点了点头,在人间追寻了几十年的真爱。如今水到渠成的时候,不能因为柏峰的陨落而受到任何的心境损坏的。

“在仙界的时候,你和柏峰本来是没有缘分的。只是你和他曾经有过救命之恩。他也有些厌倦自己的千万年冰冷的日子,于是百余年前在人间选择了一个分身,随后将自己的力量慢慢的转移到这个男人的身。这样才能成全他自己和他爱的人。”

凤芊芊的心不是个滋味,突然撤去了身的伪装。就这样默默的离开,没有回自己的房间直接去了司徒正房间中。

司徒正见自己心爱的姑娘就在自己的面前,看着少女黑着的脸一个字都不敢说了。良久之后,他只是问了一句:“芊芊,你怎么了?”

凤芊芊突然扑到自己的怀里,嘴唇大胆的贴了来。狠狠的吻了来,事情发生的太快司徒正只能被动的接受。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做这样亲密的举动了,一开始的被动让男人的自尊心受到了打击。

吻得男人心跳加速,心猿意马起来。如何能放着这样的她离开了,接下来她将少女拦腰抱了起来。

随手关了门,向着卧房的走去。

而在不远处看的津津有味的司徒月咋舌不已,刚刚想要走过去准备听个墙角的。却被一双手从后面给拽出了院子。

“放开我1

那人放开了司徒月,她猛地一转头急忙喊了一声:“姐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