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步阁 > 军事历史 > 三国:开局被孙尚香射了一箭 > 052 苏墨一语,周瑜解惑

大殿后方。

是一条大大的回廊。

苏墨站到面后,也是看到了别样的风景。

议政大厅,是整个建业城里边最高的楼。

苏墨此刻所俯瞰的,便是整个建业城。

夜色下,万家灯火齐鸣。

虽不似现在大都市的灯红酒绿。

但是却别有一番风味,少了喧闹,多了几分安逸。

如果没有战争,天下的百姓,想来生活在这样的城市里,应该非常的幸福吧。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啊1

观看了许久,苏墨也忍不住感叹道。

周瑜一听,也是大为震撼。

他没想到,对方随便一句话,竟是如此的气势磅礴。

于是,他将其中的一坛酒,递给苏墨后。

他自己喝了另一坛,同时朗声道:“苏兄豪迈,出口成章,简短一语,却是道破天机啊1

苏墨爽朗一笑。

心道,

那是,也不看看这话是哪位伟人说的!

“来,都督,在下敬你1

“苏兄请1

两人酒坛子对碰一下后,各自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

刚入口之后,苏墨就发现了不对劲。

周瑜这酒,要香纯的多啊!

“好酒1猛喝一大口后,苏墨赞道。

“那是自然,此乃吾岳丈大人二十年陈酿,世间罕见1

“哦?那在下倒是真的好口福了。”

两人一边闲聊,一边爽朗喝酒。

喝了许久,酒劲渐渐来之后。

周瑜也开始发起牢骚了。

“唉!苏兄你可知,在下昨夜刚回,今日忙了一天的马会,刚准备回房歇息,那满朝的文武纷至沓来,实在让在下寝食难安啊1

听着周瑜此话,苏墨轻轻一笑。

他自然是知道,这老小子又要来套消息了。

怪不得连自家老丈人二十年的佳酿,都舍得拿出来。

果然是有求于自己。

苏墨故作好奇道:“哦?竟有此事?那不知他们都说了些什么,以至于让都督寝食难安呢?”

“要不苏兄猜一猜?”

闻言,苏墨心底一阵冷笑。

他觉得周瑜什么都好,就是凡事都喜欢与你攀比。

可能这就是他眼高于顶的原因吧。

老是喜欢考别人。

“如在下所料不错,应是一半主降,一半请战吧?”

周瑜哑然一笑,道:“苏先生果然智慧过人,猜的不错。”

随即他脸色微微一沉,愤愤道:“云影你知道吗,我刚回府,张昭便是带着我江东数位德高望重的老臣登门拜访,并且直言不讳的让我劝主公投降1

看着周瑜愤愤不平,苏墨只是淡淡一笑。

随后,许是酒劲头,周瑜说话也不再那么客气了。

他直接又道:“可恨,张昭作为东吴三朝老臣,百官之首,眼下紧要关头竟然团结所有文官集体主降,真是气煞我也1

“都督莫气,自古以弱战强,都有鼠辈想着苟且求生的,亦如官渡之战时,曹操手下也有许多官员主张投降的。”苏墨笑着说道。

“话虽如此,可张昭太过德高望重,他一旦带头,势必所有百官便可任性的主张投降的!唉,当真是一群烂泥扶不墙的腐儒尔1

看着周瑜如此的义愤填膺,苏墨内心着实笑的不行。

原来风度翩翩,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周大都督,也有着这么傲娇的一面。

苏墨轻咳了两声,道:“都督言重了,即便他们主降又如何,只要吴侯坚决主战,他们又能如何?”

“苏兄说的没错,但我只怕主公年幼,心性尚未成熟,若是伯符(孙策字)在,周瑜自不会忧心此事矣1

“都督,此言差矣,在下觉得,如今的吴侯,可非你想象的那般脆弱!他既已主张联合刘备,自然是誓死抗曹了1

周瑜听罢,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随后,直接举起酒坛子,和苏墨碰了一下。

两人再次豪饮起来。

放下后,周瑜又道:“即便如云影所言,可若是我江东文武不齐心,又如何能够取胜?”

“都督是担心因为此原因,江东百官分裂吧?”

“正是!到时我在前线迎敌,而张昭他们在后方使绊子,吾必败矣1

“在下倒觉得,都督可能过分忧心了,虽说文官皆主张请降,但若是战事真的开了,他们既非曹操奸细,又岂会做那般自掘坟墓之事?”

听苏墨说罢,周瑜倒是颇为赞许的点点头。

苏墨想了想,又说道:“在下有一法,或许可谓都督分忧。”

“愿闻其详1

“若战事一开,让张昭等文臣各司其职,共同齐心协力抗战即可1

听罢,周瑜直接陷入了沉思之中。

良久,他问道:“这些人不过是想着自保的懦夫,真有战事,他们岂会为主公出力?此计不妥1

“非也!在下倒觉得是大都督入局者迷了。”

“哦?苏兄可为我指点迷津?”

“在下以为,张昭等人即为东吴重臣,他们自不全是只为自身考虑的。作为一介儒臣,完全是会认认真真权衡利弊,意图保全江东而已。”

“呵,既已投降,谈何保全?荆州前车之鉴在此,如何算得保全?”

“都督贵为三军统帅,用兵如神,自是能够看出战局,但那一众文臣,整日与文书、赋税等诸事物打交道,看待战争的问题,自然不可能如都督一般1

想了想,苏墨皎洁一笑道:

“在下斗胆做个比喻,若是让都督去处理内政,掌管百官任免,整理文书,统筹赋税,又能否比张昭和顾雍等人处理的更好?”

周瑜一听,不假思索的道:“自是不能1

苏墨点点头:“那便是了,俗话说,术业有专攻,这些文官本就不善军事,如今曹操携八十万大军而来,气势如虹!

他们听了,自是闻风丧胆,望风而降;对于战争,他们只会做基本的加减乘除而已!

毕竟我江东兵力,满打满算,都不足十万,十万面对八十万,你让他们如何有战斗的信心?”

听苏墨如此一说,周瑜瞬间也是顿悟。

他连连笑道:“苏兄一语,令在下茅塞顿开啊!明日朝会,在下定能说服他们1

“如此,甚好1苏墨笑道。

随后,二人又开始狂喝。

有的没的,扯了一大堆。

最后苏墨直接醉的不省人事。

而周瑜本身也是摇摇欲坠,他拼尽力气。

将苏墨扶到了平时孙权在大殿后厅休息的一座偏室。

把苏墨放到床之后,他便摇摇晃晃的回自己府去了。

PS:彦祖们,求鲜花,评价票!

端午看书天天乐,充100赠500VIP点券!

(活动时间:6月12日到6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