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步阁 > 武侠仙侠 > 一生三世云崖花开 > 第三十八章 酒香棚屋枕边人(六一加更)

第三十八章 酒香棚屋枕边人(六一加更)

当红衣醒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正躺在车里。车是王御赐的那辆,白绫依旧在,空气中满是压抑。

她的对面枫听雪正闭着双目跪坐在那里,青竹就在旁边,正小心的照顾着车内的铜炉。天很热,铜炉内燃着驱蚊虫的香,烟气缭绕。

“小姐,你醒了?”青竹发现了她,声音轻轻的,伸手递过来一块巾帕。红衣坐起接过来,擦了一把脸和脖子,湿润的巾帕很清爽,擦过后,满脸的舒服。

“去哪儿?”红衣问。

“小姐忘了?我们要去神庙神洗的。”青竹接过巾帕收好,又拿了点心水果。

“已经是初一吗?”

泡芙就趴在她的身边,安静的趴着。见她看过来,歪着头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好像第一次见到那样。它的皮毛不再是纯白色,而是变成了红衣记忆中的样子。红衣拍了拍腿,泡芙欢快的钻进了怀里。

车行的很稳,透过前方的帘子隐约可以看见六匹雪色的骏马。这些马很是非凡,四蹄有鳞,马鬃如雪发亮。四蹄行走间,无声无息。

“夫人说……”青竹犹豫了一下,组织了一下语言,“夫人说小姐出门在外,要注意身体。夜里别熬夜,不然,不然早晨醒不了,要是每每都像今日这般抬车都不醒,会让人笑话的。”

“怎么不把我弄醒?”红衣好奇的问。

青竹撇了撇小嘴儿,“舍不得。夫人舍不得,我们,我们也想让小姐多睡一会儿。”说着,她又喜眉梢,“还好王送的这六匹惊鸿马神异,不仅稳,还没有马蹄声,小姐才能睡的如此好。”

红衣微微的笑着,心里的暖意让她小脸通红,白皙中带着莹润,如露珠一般的美好。

赶车的是一位老者,红衣没见过,青竹说,那是酒两三,是老管家柯老爷子找来的,听说有点身手,虽然老了,身子骨却硬朗的很。

这会儿知道大公醒了,便加快了马车的速度,半日的功夫便到了一处客栈。

说是客栈,其实就是一个棚子外加几个茅草做的圆屋子。马车停下的时候,棚子外用石头搭建的灶台,正咕嘟嘟煮着吃食,旁边另外的小灶烫着酒,一片的酒香四溢,惹人口水。

“这酒,很不错。”

青竹当先出去掀起了纱做的帘子,红衣抱着泡芙缓缓走出,狠狠的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没有一丝污染,甚至多了几分仙灵之气的空气,让她浑身舒畅。

一袭留仙裙,一袭谪仙裙,两道刚刚踏出马车的身影立刻让客栈四周没了声音,无数双眼睛扫了一眼过后,连忙回头闷头吃酒,再也不敢多看一眼。

红衣扫了一眼四周,远远的已经看不到白驼城的孤山,知道已经出了孤山地界。

“贵人,里面请,小店儿简陋,不过里面还算干净,还请不要嫌弃。”店家是中年汉子,一边说,一边将脏兮兮的手在腰间的围裙使劲儿抹了抹,抹出一片油污。他胳膊搭着的手巾也是极脏,衬着额头细密的汗珠,不难看出,他是故意不想让人留下来。

或者说,不想让红衣留下来。

“你倒是有心了。”红衣笑盈盈的下了车,抱着泡芙便进了简陋的客栈。

客栈外面是一间敞间,只有四根柱子撑着,里面才是木板搭建的屋子,红衣一人当先走进了屋子,只见里面正有八个黑衣汉子正在吃酒,吃的满身是汗,一嘴儿的油。他们左侧另有一个空桌,面还有刚刚擦拭却没有擦干净的酒渍。

很明显,刚才这里是有人的。而门口并没有人出去过。

“没巴拉的表娘皮店家,谁特么让你带人进来的,没看我们哥儿几个正喝的痛快吗?”

几个汉子一边骂着一边抬起头,见了红衣和身后跟着的青竹,还有正走进来的听雪,眼睛一亮。

“哎哟喂!!!这是哪儿来的小娘,竟长得如此俊俏?”一个龅牙汉子笑嘻嘻的站了起来,连忙将手在身擦了擦,然后递出了油腻的手,“来,和哥哥说说,你是要去哪儿啊?”

“对,这里可是罪恶之城,我和你说,身边没个守护的,走路可不踏实。”另一个细瘦的也站了起来。

“这里,我们已经包了。”身材最是魁梧的一个却没动,喝了一口酒,将酒蝶放下,抬眼瞄了一下红衣,眼睛落在了她身的谪仙裙。

红衣醒来的时候,凤鸣铠就没在身。她的右手小臂多了一个黑红双色的护臂,精致非凡。不用说,那套凤鸣重铠并不像表面的那样平凡。

但仅仅是谪仙裙和护臂,就已经说明了她们的身份,不是普通百姓。

魁梧的汉子拿起几粒豆子甩手就砸再了两个站起的同伴身,后者一愣,连忙退了回去,脸的嬉笑没了。

“大人别见怪,我这几个兄弟都是糙汉子,他们以为大人是去京都的画舫丽人,所以言语,有些过了。”魁梧的汉子瞪了一眼同伴,剩余的几人连忙放下酒,眼看着就打算出去。

“慢着。”红衣笑了,一步走到魁梧汉子的身前,旁边的青竹抬手间取出一个红木椅轻轻放下,她坐了去。

“人多,喝酒才热闹嘛。”红衣笑呵呵的招呼着几个呼吸都开始困难的黑袍汉子,“来,大家坐。别拘束埃”说完,像身后挥了挥手,听雪已经出去,再进来时,手里多了两坛酒。

两个一抱粗的酒坛咚的一声放在矮桌,排开泥封,酒香顿时飘了出来。

“来,今天我请客,大家一起。”红衣将猫放在腿,青竹已经递了一个青藤葫芦,葫芦里是酒。同样的酒,酒香却不同。

“无功不受禄,大人有所问?”魁梧的汉子笑呵呵的招呼兄弟坐下,起身拿起一坛酒,给几个汉子一一满,向外面喊了一嗓子,“店家,将我们马背的鹿取了,好生料理,让你那婆娘来做,要是弄脏了,我剁了你。”

“好咧,几位爷,你们放一百个心。”外面的店家连忙回了一声,这次听得出,没了初见时的紧张。

“来的路猎的,不是怀崽子的鹿,大人可以尝尝。这家的婆娘手艺不错,大可放心。”

红衣点点头,看向几人背后的角落。那里堆放着绳网,长矛,还有一个大大的包裹。

见了红衣的眼神,魁梧的汉子挥挥手,他的同伴将包裹递给他,他一拉包裹的绳子,打了开来。

“大人有兴?”魁梧汉子的声音很低,他手里的包裹内,清一色的腰牌。

红衣拿起一个,仔细端详。腰牌很普通,胡杨木做就,四四方方,一面雕着一座庙宇,一面刻着神洗二字。

“大人尽可放心,这可不是假的。每一块都是出自神庙,甚至都入了名册的。”魁梧汉子随手拿起一个腰牌,在手里一翻,将腰牌的侧边露了出来,只见侧边有细小的刻纹,隐约有光芒闪烁。

“和我说说。”红衣笑了。她只是感觉那店家奇怪,想试一试这几个人斤两,没想到,一试之下还真试出东西来了。

魁梧的汉子一听,乐了,“大人,本月的琉璃神洗……我想大人也是去观礼的吧?看大人衣着,谈吐,还有身边的丫头,就可以知道,大人如果不是演话本的画舫丽人,那准保不是平民百姓。”

“继续。”红衣鼓励了一句。

八个黑衣汉子都笑了,魁梧的汉子压低声音道,“大人可知,我们这些连琉璃平民都不是的拾荒者,是如何得了这么多腰牌的?”

“这些腰牌?”

“这些腰牌是神洗的敲门砖,没它们,就算你是黄金贵族,也无法参加神洗。”魁梧的汉子来了精神,向身后打了个眼色,他的几个兄弟散开向外面听了听,然后打了个手势。

魁梧汉子连忙低声道,“神庙里如今不是大巫祭做镇,听说已经失踪了。而传承祭祀虽说现在管事,可那只是外面传的。”

他用手挡在嘴巴,瞧瞧说道,“内部消息……神庙各祭祀,巫祭殿并没有下之分,只有修为的分别。所以,现在神庙内部意见并不统一。”

他又看了看左右,继续道,“我们这腰牌,就是祀雨巫祭殿制作的。要知道,她们可是传承巫祭之下,修为最高的一殿。所以,这腰牌要是没有,估计还真没人能参加神洗。”

“但它们,在你的手里。”红衣心里已经猜出了大概,不过,她还是像汉子告诉她。

汉子停了停,轻咳了一声,收起了脸刚才不自觉散发的忘形,“我们可是花了老大的力气弄到手的,大人要么明抢,要么……也可以和我们合作,或者买。怎么样?这个买卖可是大手笔,一起发财?”

“如果,这三个我都不选呢?”

“我们大路各走一边,回头再也不见。”

“你就不怕我们杀了你们?”红衣喝了一口酒,眼睛却瞄着汉子,她的一只手轻轻的摸着泡芙的背,泡芙转过头,睁眼看了她一眼,它的眼中眸子变成了青色,有一团青光从眼底发散。

“大人不会。”

“大人的车有白,三年内,见不得血腥。”魁梧的汉子将包裹收了起来,一甩手丢给了身后的人。他的眼神里有胸有成竹,还有一丝嘲弄。

这一丝嘲弄,让某女很不舒服。

“杀了他们。”红衣笑了,她的语气轻柔的如一缕春风,让人听了都浑身舒坦。

最新网址: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