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步阁 > 武侠仙侠 > 一生三世云崖花开 > 第三十七章 月夜银月无极动

第三十七章 月夜银月无极动

是花开箭内的世界吗?

同样的黑白天地,同样的无边沙海。不一样的是,这里没有白树。

“不,这不是。”当感受到身的凉意,红衣才发现,她身的凤鸣铠不见了,身不知何时多了一件破旧不堪的麻布衣裤。

裤子?琉璃没有裤子,这里……已经不是那个时空了吗?红衣心中一动,手里多了一把剑,锈迹斑斑的云崖。她的手腕碎月霜寒依旧在。

呜………………四周的黑暗突然化为黑色的手,从四面八方抓了过来。

那手像干枯的树杆,像触须,也像长发。出现时没有声音,当声音从耳边响起,已经离着红衣只有一分的距离。这一分,关乎生死。

红衣动了,准确的说,她舞了起来,手中的云崖舞出一片扇形剑慕,一扇又一扇,转身间黑色的手尽数斩断。

“碍……………”

撕心裂肺的哀嚎响起,红衣的眉头皱了起来,这声音太过真切,不似假的。

“嘻嘻嘻嘻嘻嘻……心疼了?心疼,就放下剑,一起永生,青春永驻,不是更好?”一个女子的声音从四面响起,飘忽不定,分不清方向。

“妖灵?好大的胆子。”红衣在试探,但对方明显不买账。

“妖灵?那些长不大的孩子?”声音带着鄙视和不屑,“不不不,我可不是妖灵,猜错了,要惩罚的。”

地面无声无息的出现一片黑刺,一冲而起,红衣的身影瞬间出现在十步外,险险的躲了过去,对方有些小惊讶,“咦惹……想不到你身还有那些老家伙的东西。看来……我没有找错人呢。”

整个天地缓缓的震动起来,如万马奔腾。

红衣握紧了手里的剑,盯着四周,很快,她的眼中出现了一片白色,白色的骨头。

无数的白沙翻滚,一节节的白色指骨打着滚儿游出白沙指骨找指骨,形成骨手骨手找到臂骨,相互的接在身边的手骨更多的手骨五指爬动着,翻出了脊椎骨、肩胛骨,然后很不客气的将另外的手臂骨接了去脊椎骨仿佛有了生命,弯腰坐起,抬手抓起翻滚出的盆骨、腿骨接,最后手一捞,在白沙中捞起惨白的头骨,一边站起一边按在了脖子。

无数的白骨重复着,很快,在白色的大漠立起了一个银色的弯月阵。

“披甲1四周响起一声嘶吼,无数黑烟翻滚着裹了银月阵。在黑烟的牵动下,白沙像蛇一样沿着白骨一路攀爬,然后化为一片片琉璃甲片。黑烟一凝,琉璃甲的外面多了一袭黑色斗篷。

……

“杀了她,五根黄金锁链已经只剩四根,杀了她,锁链就会自行崩断。”

“嘶吼…………”巨大的银月阵动了,整个天地都亮了起来。白色的骨狠狠的践踏着大地,无数白色沙尘飞舞,黑白相映,天地变色。

“来吧,华夏女儿,死,也要站着死。”红衣将剑放在胸前,缓缓的闭了眼睛。

“无极而太极,太极生两仪……”

武指当年的话犹在耳边,红衣和剑消失了,原地出现了一个圆,圆生圆,一圆接一圆,无数的圆又化成一圆,已经斩进了银月阵内。

“咔咔咔咔咔咔……”一道道银白剑光不断的在银月阵内弹跳闪现着,只见剑光,不见人。

只是眨眼之间,银月阵少了一角。

“这是什么剑?”四周响起惊呼,那轻柔的女声中掺杂着低沉的嘶哑,似男非男,似女非女。

红衣没有回答,银月阵中的圆一个闪烁,化为两个半弧,道道圆弧连成一片,从中心瞬间散开。无数白色如稻草般从中斩断,四散飘零。

“嗷…………”

一声带着狂怒的嘶吼响起,银月阵内黑烟蒸腾,立起了无数黑盾。

“杀了她,留她不得。她不是锁链,我们不算违背远古盟约。”无数怒吼从四周响起,数之不尽的虚幻之脸,从四周的空气中浮现,巨大的眼睛带着火焰,想冲过来,却被一条条金色锁链拉进了虚空。

“叮……”一声清脆的剑鸣,红衣的身形突然出现,她的动作停了下来。

她手中的云崖剑已经不再是锈迹斑斑,不知何时,变成了一片银白,光可鉴人。她满头的黑发无风自动,在天空肆意的飞扬。她的嘴角带着血丝,那抹红色在这黑白的世界内如此耀眼,竟让四周的银月大阵停了一刹那。

“原来,你们不过是食物。”红衣笑了,从未有的过的开心在她的脸绽放。她感受到了手中云崖剑的欢笑,更能感受到被斩杀的无数哀嚎在剑内被碾碎的绝望。

“不,这不可能,是那把剑,是那把剑!该死的,她是那滴血,杀了她,杀了她……………………”

“吼……”更多的白色身影从四周出现,银月大阵再次完整,一瞬间吞没了阵内孤零零的莫红衣。

银色的大阵疯狂的拥挤着,白色的骨头一具具堆砌,一座骨山很快堆了起来。

某一刻,所有的一切都停了下来,整个世界突然陷入了安静。

一刻,两刻,三刻……

时间之沙缓缓流动,那让人惊艳的身影再没有出现。

“终于死了吗?三千年了……这一次,你再不会出现了吧?如此……”

“咔,咔咔1几声异响打断了四周飘渺的低吟,那空灵的声音停了。黑色的空气中无数到意念扫向整个战场,渐渐的,一道恐惧从世界的最深处升起。

“不…………”

仿佛预见了死亡,无数的白骨疯狂的向外逃窜着,再也没了刚才的凶悍。

“轰1一声震天的响声从骨山中响起,无数的白色被轰到了天空,四散,粉碎,化成一片白色的尘埃。

“杀1白色内,红衣带着银白的剑光冲天而起,一剑刺出,将一具白色挑碎,然后瞬间从空中落下斩出了一片白色浪花。

她的身后,一道稍微纤细的身影抬起了手中的弓,弓一根灵气凝聚的箭,瞬间化为了一片银叶,“如你所愿,我的主人。”

一箭出,如花瓣飘落,花生花,花飞舞,一朵银白的花朵在白色海洋内盛开,然后化成了无数箭矢。

“喵……”一团白色从花丛中跳跃而出,每一次跳跃,便有一道白色炸开。

“你作弊,这是作弊。你怎么能带人来这里的,这不可能,不可能,这里这有灵才可以进入,不,不不不,不…………”

无边的恐惧从黑白的世界升起,一个呼吸过后,整个世界终于安静了下来。

“喂,听雪,你怎么抢怪啊?”无尽的白色骨海内,红衣单膝跪地,拄着云崖剑艰难的回过头,笑了。

“主人的安危,胜过一切。”枫听雪收起了弓,一个闪烁消失在原地。同时消失的,还有不知何时出现的泡芙。

“只剩四根黄金锁链吗?”等整个世界只剩下红衣的时候,她深吸一口气,艰难的站了起来。

“黄金贵族,是锁链吗?那锁着的,又是何方神圣?”红衣的心很迷茫,她感觉一双黑暗之手正在操控着什么,她有一种被命运操控的愤怒。

最新网址: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