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步阁 > 武侠仙侠 > 一生三世云崖花开 > 三十三 碎月入地长风女,孤山新主莫红衣下

三十三 碎月入地长风女,孤山新主莫红衣下

仿佛有一双手拖着那玉盏,然后所有人都看到一片水光从玉盏内被无形的力量挑起,化成一只水凤凰鸣叫着冲入了玲珑的眉心。

玉盏缓缓下落,落在了还不知情的玲珑手中。她睁开了眼,嘴角含着一抹淡淡的笑。舞蹈对于她来说,就像天生的本能,曾几何时,她可是凭借舞技才被选入剧组,成为首席龙套的。

今日一施展,果然镇住了下面的人。

场面一时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都面带惊讶的看着玲珑,每个人的心里都打翻了“五味瓶”,有羡慕的,有惊讶的,有欣慰的,也有激动的,却少有嫉妒和怨恨。

这里是孤山白驼,莫氏族地。

不过,所有人都不想看到的事……还是发生了。

就在月玲珑放下玉盏,放下团扇,打算向着祖祠前的三根红烛跪拜的时候……天空一片七彩的云彩破开了云层,一道冰冷的声音击碎了所有人心中的美好。

“依照远古盟约,人族每一代不得多于三条黄金血脉。想不到多年来,你们竟然以大手段蒙蔽天机,不仅王族这一脉已经多出一支,如今竟然还想再分一脉。哼哼……要不是本巡天使者途径发觉,还真被你们蒙混了过去。”一声声雷音滚滚,七彩的云团不断翻滚,金光闪耀间,一道白衣身影出现在云头。

只见他面无表情的看着下面的玲珑,缓缓抬起了左手。

“不好1镇西侯大惊,第一个反应过来,飞快跑向玲珑。一道白色的身影比他更快,带着一片影子已经到了玲珑怀中,正是一只好看的猫儿。

“使请手下留情,我愿替小女领罚,还请念在我人族人丁单薄,留下这一支年轻的血脉。”镇西侯终于来到玲珑身前,一把将正要说话的玲珑拉到身后,用宽阔的肩膀挡住了天的目光。

“也好,人王千夜无子嗣,这孩子便算第三个年轻一代吧,至于你……便随了你的愿1

“咔嚓1天空一道金色雷霆直射而下,在无数惊呼声中,镇西侯莫长风已经化为了尘埃。

“他爹……………………”风十三娘连灵魂都在痛,可却不敢将心里的话喊出来。她知道头顶的是何方神圣,那不是她一个人族,甚至不是山人可以抵抗的。

就连那可以随意更换身体,可九转换灵修炼几千年的大妖灵都不能与其对抗。

他…………是传说中的仙!

整个白陀城刚刚还在喜悦中,刹那间,悲从天降。

大人们努力的安抚着孩童。老人们以泪洗面,连贵族们也沉默了……这是天劫,人为的天劫。

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当镇西侯化成尘埃的时候,月玲珑抬起了手腕,那月白色的腕子岁月霜寒镯轻轻的颤动着,里面暗藏的云崖不断的剑鸣,想要冲出来,冲天,杀他个天昏地暗。

但,玲珑终究没有动,那只扑进她怀里的猫伸出一只小爪子按住了她,猫的力气不大,可月玲珑却怎么也无招出云崖剑,更无法动弹分毫。

她没有想到,每日抱着的泡芙竟然不是凡物。

“大典继续1

强压下心中的痛,风十三娘抹掉满脸的泪水,仰天一声怒喝。

“娘亲,”月玲珑一把抓住了风十三娘的袖角,泪水无声的落着,浑身都在颤抖,“是我害死了爹爹……”

“怕1一个耳光打在玲珑的脸,顿时将她打的愣住了,她无助的捂着脸看着风十三娘。后者指了指祠堂,沉声道,“你爹爹是镇西侯,为将者当身死沙常他……是战死的,和你有什么关系?”

风十三娘转身看向下面的人群,所有冠礼的人都注视着她,神情肃穆。

“镇西侯府今日双喜临门,侯爷沙场顿悟飞升,长女认祖归宗,承袭侯位。今日起,玲珑便是镇西侯,她的意志,便是莫氏的意志。”

一语惊天动地,在无数人不可置信的眼神中,风十三娘一把拉过月玲珑,将她的手举了起来。玲珑的纤纤玉指,一枚戒指的红色宝石红光流转,刺破了错有人的眼睛。

“见过族长1

轰隆一声,莫氏本族的老幼妇孺咚的一声单膝跪地,垂首而拜。

莫氏族人中,一道身影孤零零的立着,他的脸色从惊恐,悲痛,不甘,不舍,到惊讶,悲愤,痛恨瞬间变化,然后,他在所有人的目光中转过身,走向了外面。

“莫皓天,你去哪儿?”风十三娘一声怒喝,那道身影停了下来,却没有转过头,他的声音沙哑,不带有一丝颜色,“恭喜玲珑族长,恭喜镇西女侯爵……今日,我不在是莫氏子孙,我皓天只是一个无根之人。”说完,他迈开脚步坚定的走了出去。

起风了,风吹衣襟动,所有人的心都如衣襟一样颤抖着。

莫皓天,他抛却了自己的一切,离开了。

“娘亲,弟弟他……”玲珑的心像刀扎了一样的痛。虽然只有短短十天,可莫长风和那终日不见身影的弟弟,还是让她体会到了从未有过的温情,不知何时,她发现,她早已把他们当做了家人,他们的身影,也早就刻进了自己的灵魂深处。

只有失去了,才懂得,他们与自己已经血脉相连。

“莫氏皓天判出家族,今日起,剥夺一切福泽,流放万里,终生不得踏入孤山。拿下1风十三娘冰冷的声音响彻全场,几道影子已经追了莫皓天,将他押了下去。

“大典继续1冰冷的声音再起,宗祠前已经只剩下了月玲珑。

风狂乱的吹着,月玲珑头的三千青丝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缕白色。白的如雪,白的如祭奠父亲的白绫。

她慢慢的站直了腰,轻轻的擦掉脸的泪水,在一片金色的满地尘埃中向门户大开的宗祠内,向莫氏三千年来的祖宗牌位跪了下去,“祖灵在,玲珑今日认祖归宗,承袭莫氏血脉,碎月立地,此生莫氏宗族不出琉璃,红衣终生不嫁,以剑为誓。”

“不……”人群前的风十三娘一声惊呼,玲珑已经三叩九拜,宗祠内一道金光飞出,围着玲珑转了一圈,然后投入她的后背两肩。

礼成。

世再无月玲珑,孤山新主莫红衣。

这时,风十三娘已经泪流满面,双手紧紧捂住了嘴,傻孩子,你这是何苦。是莫氏……对不起你们芸氏埃

她的声音没有人听到,因为只在她的心里,她的泪如泉涌,身侧却无人知道她为何流泪,为谁哭。

……

最新网址: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