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步阁 > 武侠仙侠 > 一生三世云崖花开 > 二十 九转灵猫亲芳泽,醉月女儿画剪刀 下

二十 九转灵猫亲芳泽,醉月女儿画剪刀 下

一幅接着一幅,她画的极其投入,不一刻便画了五六块木板。等她狠狠地伸了一个懒腰,一回头,这才发现青竹不知何时已经醒了,正一脸惊奇的捂着嘴,偷偷瞧着。

“小姐,你画的这是什么呀?看起来比城里的那些画工也不弱呢。”见自己被发现了,青竹没有丁点的害羞,一脸惊讶的走过来,伸手就要摸。

“别动,还没干呢。”玲珑自然不会让她动,自己的秘密被发现,还没罚她呢。

“你是几时醒来的?”玲珑故意板起了脸,正想找个什么由头让她替自己保密,小丫头瞪大了眼睛惊讶的看着玲珑的身后,想说什么,可是好像被什么卡住了嗓子,“协…协…”

“一惊一乍的,成何体统。”玲珑翻了翻眼睛转过身,只见一只白色的泡芙正趴在她躺过的长榻,见她看过来,唰的翻了一个身,亮出了小肚皮。两只水灵灵的大眼睛看过来,让人心都酥了。

“碍…好可爱。”玲珑开心的扑过去,一把将猫抱了起来。那猫儿眨着大眼睛,也不跑,安静的躺在她怀里,竟还一副享受的模样。

“也不知道谁家的,不管了,进了我的屋,就是我的。小猫咪……要是你叫一声,我就养着你,要你叫三声,我就把你丢进湖。你说好不好?”一边抱着猫儿,玲珑一边伸手在它的小鼻子点了点,泡芙睁着大大的眼睛叫了一声,“瞄……”

“真好,你答应了。”玲珑顿时笑了。

旁边的青竹看得一脸黑线,忍不住出声道,“小姐,猫要是喜欢人,都是围着人转的。要是不喜欢,你放下它就会跑掉。”

“哎……我说你这个丫头,你到底是和谁一伙儿的。”玲珑轻咬着嘴唇满脸的不开心,想了想,还是依着青竹说的将猫放在了地。

那泡芙好像真的喜欢她,刚落在地便贴着玲珑的裙子绕了一圈儿,然后乖乖的一屁股做在了木地板。小脸贴着玲珑的裙子蹭啊蹭,一脸的亲昵。

玲珑还哪看不清它是真的喜欢她?开心的抱起泡芙,高傲的抬起小脸冲着青竹哼了一声,“哎呀香香软软的,真可爱,以后你就叫叮咚了,好不好?”

一旁的青竹依稀还记得某个被打的不成人形的红衣女子,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将猫儿的来历忘了。在她看来,只要是小姐喜欢的,那就是对方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最月湖远处的绿荫后,两道身影一先一后的停了下来。一双略显惊奇的眼睛对了一对儿懊恼的眸子。

“它的年纪和道行,除了老夫,估计只有那个老太婆还可一搏。你个小娃娃还是回去吧,此女绝非梧桐之下,以后她入了庙堂,自然还有相见的时候。”

“这回可惨了,等大巫祭出关估计要挨一顿好打。不过也好,总比被月白那个小妮子带着强,相比之下,我倒是更希望这个丫头暂时陪着它。”

“走吧,再不走,我那个徒儿又要给老夫温酒,好好的烽火醉,每次都被他糟蹋了。”

“……”

一大一小两道身影很快消失在林荫中,桃花树下,玲珑似有所觉,向远处瞄了一眼,什么也没有发现,继而低头继续撸猫,胖嘟嘟的泡芙在她的手中,小脸一会儿成一个圆,一会儿又变成了桃心。

……

夏日的风有些慵懒,风中的人也变得慵懒起来。

过了午后,大多数的白驼之人都有些嗜睡。青竹趁着府中侍卫换班的时候,将自己埋进连帽斗篷里悄悄的出了内城,左拐三条街又向前穿过一条暗巷,终于来到一扇破旧的小门前。她左右看了看,然后在小门依照特定的节奏敲了三声,不一会儿,门开了,一个老翁从门后将头探出来些许,瞧了她一眼,便无声的开了门。

青竹闪身进门,老翁左右看了一看,确认无人后,这才慢悠悠的关了门。

小门后,青竹已经取出几块木板画,面一片勾勾画画。

“这次要做什么?”老翁在心里数了数,嘴角裂开了,露出两颗大金牙。

青竹摇了摇手里的木板低声道,“这些宝贝需金铁为骨,寒露开锋,不求切金断玉,但求小巧精致。”

“哦?是何物件,待老夫瞧瞧。”老翁一伸手,木板已经到了手里,只一眼,便再也错不开眼睛。外行人看热闹,内行人看门道。这一张张木板所画,不仅有三个角度遥相呼应,更有画在空处的放大细节。

“此物如鸟啄细柳枝,却要两个……啊,原来还可以相互组合成燕尾,这尾巴竟是锋锐处……”老翁一边看,一边仔细观瞧,终于在第一页的角落发现了两个小字。字迹小巧,力道内含而不露,一看便是书者大家的手笔。老人笑了,看了青竹一眼,“字,应该是姑娘的。这意思嘛……却不像。”

“别废话,能做吗?”青竹语气凝重,老翁呲了呲牙,“能。这白拓城里除了我巧手大金牙,估计也无人能解姑娘的难题了。”

“少倚老卖老,先看看其他几张。”

“好咧。”大金牙也不生气,继续看了起来。一边看一边品头论足,一副高深模样。等一口气看完,他很郑重的拍了拍胸脯,“明日这个时辰来取,这次不要报酬,我只要这作画的人告无我,这些宝贝都是做什么的,足矣。”

“好,说定了。不过你知道也别想其他的幺蛾子,作画的人说了,这些宝贝价值连城,你要是想偷偷做了去换金银,只怕整个琉璃人族再也没有你的容身之地。”青竹微微一笑,转身出了小门,将身体藏身在阴影中,片刻便没了踪影。

老巷子又恢复了宁静,不一会儿巷子的阴影中走出一个老者,手里拄着胡杨木拐杖,点了点小门。大金牙再次将头探出来,还没说话,一根拐杖已经点在了他的心口,拐杖气机牵引,大金牙顿时感到身子动弹不得,连呼吸也困难无比。

“东西做好了就离开吧,去王都谋个差事。听说王都城外城的南陀古巷少个巧匠,你去,好好做,保你子孙三代衣食无忧。”

拐杖的主人声音低沉,大金牙痛苦的呲着牙,脸却努力的挤出感恩戴德。拐杖消失了,小门再次关,暗巷再次回复了安静。

……

最新网址: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