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步阁 > 武侠仙侠 > 一生三世云崖花开 > 十四 七日出尘明珠现,孤山白驼有恶人 下

十四 七日出尘明珠现,孤山白驼有恶人 下

空气中多了一丝安慰,两分轻松,还有三分霸道。

莫长风走的很急,背微微的驮着,玲珑仿佛在那背看到了一块碑,面书写着两个大字守边。

“玲珑见过管家爷爷,见过姑姑。”

收回眼神,玲珑再次行礼,这次大大咧咧的姑姑一步前,挡住了正要说话的老管家,“哈哈哈哈……贤侄女啊,身体修养好了没?修养好了,我带你去看小帅哥。”

“你个嫁不出去的老姑娘,一边去。”老管家丝毫没有管家的样子,倒是像极了家里的血亲长辈,一巴掌将莫斩南拍到一边,前一步端详起玲珑的面色来。

看了一会儿,老人点了点头,“没什么大碍了。这斗篷有山人阵,可引天地灵气洗练身体。娃娃体内的杂质,已经被炼化,去梳洗一下吧,那些老家伙估计等不及了。”

“啊?啊1玲珑听了一低头,这才发现自己皮肤多了一层厚厚的黑色。她直觉脸唰的一下就火烧火烧的,太丢人了,太丢人了,这得脏成了什么样子,都黑了。

梳洗用具青竹已经命人准备停当,芍药,蔷薇,桃冉,晨露四女齐齐手,在加秋菊也过来帮忙。几个女儿家硬是洗了整整一下午,换了十五桶水,消耗了二十五斤花瓣,百条巾帕……这才将如新生儿一般的月玲珑从无边的黑色中解脱出来。

这一洗,去了剑气凝煞。

这一洗,去了一世铅华。

这一洗,洗去了沉棺魂牵。

这一洗,洗出了一个,天人合一。

依然是那个二八芳华的少女。

依然是那个青春灵秀的明珠。

可所有见过的人都知道,她已经不属于凡间。

“太像了,不妙。”莫斩南狠狠的拍了拍自己的额头,一脸凝重,“柯老爷子,我小时候的那张面具,还在吗?”

她的话提醒了所有人。

如此不属于尘世的美,必定引来战火甚至天变。

“不用那么麻烦,”风十三娘用眼神拦住了正要离开的老管家,一脚踹醒了还在发愣的青竹,“去把先生留下的那件东西,取来。”

“喏1青竹揉着屁股跑了出去,不一会取来一个木盒。风十三娘亲自打开,里面露出一颗透明的珠子。

“此物名为雀颜,可让你面貌失去五分色彩,三分灵性,再多点点雀斑。不仅隔绝神识遮掩耳目,还能让你修为自降三阶,蕴神境之下更无人可看破。”说着,玲珑的胳膊被拉了过去,还未等她反应过来,手指一阵疼痛,风十三娘手里已经多了一根银针,针尖带红,是她的一滴血。

“娘亲……”

“别说话,拿着,放在眉心。”风十三娘一把将珠子塞进玲珑的手里,后者疑惑不定的照做。只觉脸一阵清爽,好像多了什么,手里的珠子已经不见了。

“此物,等你修为过了鎏金二品,方可取下。”

四周的人一时间长处一口气,相互看了一眼,明显轻松了许多。

“看来,先生早已料到。”柯老爷子捋着胡子,一阵感叹,“山人之物,当得神奇。能得见一二,此生不亏啦。”

“看来我女儿有山缘,先生曾言,待她一十八岁,让她山呢。”风十三娘一脸的骄傲,看得旁边的莫斩南不是滋味,“你舍得?”

“舍得,舍不得,不得不舍。”

“娘亲,我饿了。”玲珑这会儿很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小腹,木屋响起一片笑声……

孤山白驼。

在很多外族人眼中,这是一座彻底的罪恶之城。城内无人管理,各种大小帮派横行。孩子以头骨为食,老人喜欢蒸食四肢,即使妇人也要扛起镰刀,为一家人的肚皮杀戮。

而外族人,最好保证自己老的可以磨掉牙,否则,定是变成食物的下常

时间长了,这座城内有山的城,便成了外族人眼中的禁地,恶人的天堂。

这一日,这座天堂的最高处,那座被称为白骨殿堂的镇西侯府,迎来了很多恶人。

“长宁侯携夫人前来恭贺,特献贺礼:泗水神族冬珠十八颗,龙珠一枚,血玉珊瑚一品,另有公子画作一副。”

“英王殿下使者,英王殿掌灯女官前来恭贺。”

“……”

随着迎客女官的唱喏,男两女同时踏进了镇西侯府正厅。正厅内,已经坐满了各族的族长和家眷,此时正喝得兴起。

北首一络腮胡子大汉一见进来之人,咚的放下手中头大的木杯,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我就说嘛,这么热闹的事儿,野小子定会来的,怎么着?你们瞧瞧,平日里藏着掖着的宝贝夫人都带过来了,还说他和小风风没有一腿。”

“哈哈哈哈…………”正厅内顿时一通哄笑。

无数双眼睛瞧了过去,只见长宁侯神情平淡。不过他身边的夫人可不是软柿子,“哎呀,这不是老侯爷吗?听闻这些年老侯爷在东极之地灰色荒野立起了一道叹息之墙,那些跳出来的枯灵连脑袋都做了墙砖,我早就想着去见识见识了。老侯爷,你这位东临侯,三大王爵之一,什么时候带我们这些小辈,长长眼界?”

“啊?”老侯爷一愣,狠狠的抹了一把脸,“不对,明明是平辈儿,我咋就老了一辈儿?”

“没有啊,我没有,不是我。”长宁侯夫人一脸的茫然,“东临侯德高望重,断然不老,更不是老糊涂,老混蛋,老没正经的,谁敢说老侯爷的不是?我们家长宁侯爷,可是第一个不答应。”

“呃……”老侯爷脸腾的一下就红了,被人当面骂还不能还口,这还是第一回。

“哈哈哈……老侯爷你难道忘了?长宁侯可是娶的太傅长女,论文韬武略,她可是巾帼不让须眉埃”

“就是就是,来来来,长宁侯快过来,听说泗水族的精锐军团这次被你做成了军粮,快给我们说说,味道怎么样?”

“对对,老侯爷刚才还在吹,他已经把靠近灰色荒原的古移民尽数灭了,那些移民拆开砌墙结实的很呢。”

……

最新网址: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