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步阁 > 武侠仙侠 > 一生三世云崖花开 > 十二 四艺才女听楼台,流言真语解相思 下

十二 四艺才女听楼台,流言真语解相思 下

玲珑点了点头,用巾帕在玉盆洗了一下,拧去水分,然后敷在脸轻轻拍打,拍去了一夜的疲惫。将手中巾帕再次交给蔷薇,芍药和蔷薇退到了一边。一个端着木盘的少女走前来,“这是桃冉,善书法。”青竹道。

木盘内是一个玉色杯子,里面装了半杯清水。玲珑取了漱了漱口,随手将杯子放回木盘,桃冉已经侧身站在一旁。此时,最后一女已经到了近前,她的手里捧着一个玉壶。

“这是晨露。”

最后一女的名字有些特别,玲珑不仅多看了一眼,抬手遮住口鼻,身子前倾,将口中的漱口水无声的吐掉,青竹已经递了一条洁白的帕子。她接过来,在红唇点了点,一并放在了桃冉的木盘内。

琴棋书画,芍药,蔷薇,桃冉,晨露。

名字是好名字,寓意也好。再想到青竹和秋菊,玲珑不仅笑了,“春梅和夏兰何在?”

青竹明显一愣,“小姐认得梅姐姐和兰姐姐?她们是老夫人的贴身侍女,平日都是陪伴左右,身在王都的。”

“我怎么可能认得,”玲珑挥了挥手,四女后退,小心的退了下去。青竹一脸好奇的前,提起床侧的油布伞,当先引着离开了屋子。

“我只是想着,琴棋书画都有了,梅兰竹菊定然不会少。”

一踏出木屋,眼前一片醉人的湖泊,湖内有路,路的尽头是一棵足有十人高的桃树。白色的流云在树冠间浮着,不时的,一只只飞鸟从内穿梭而出,好不美丽。

“小姐可喜欢?这醉月湖可是孤山最美的地方了,平日里,夫人都舍不得住,生怕绕了这里的清净呢。”青竹打开伞,遮住了头顶的阳光。虽是清晨,这里的太阳却烈的很,不比午间的弱。

“娘亲,何时走的?”虽然对自己的身世有些迷糊,玲珑还是打心眼里喜欢这个疼惜她的娘亲,湖很大,世界很大,她的心却异常踏实,一点也不空了。

“夫人昨夜怕饶了小姐,早早的就离开了。这会儿啊,定是在厨房,亲手为小姐做好吃的呢。”机灵的小丫头开心的很,像自己吃到了美味一样。

两人正说着,一团白色从右侧移出,小心的挪了过来。不是昨天那头白狮子,又是谁?这会儿,它竟然一只爪子捂着眼睛,用三条腿走路,一边走,捂眼睛的爪子一边错开个缝,查看左右。

这模样,顿时让玲珑笑开了怀,她指着白狮道,“都看到你了,你就别藏了。”

“吼1白狮子一愣,浑身的毛都立了起来,然后看到了玲珑,开心的跑了过来,“咚”的一声坐到了地。这一坐,它的个子小了许多,头只到玲珑肩膀处,刚好她可以摸到。

“原来你还能变大小,真厉害。”抬手摸了摸白狮子的头,后者一脸陶醉的低哼了几声。

旁边的青竹昨日已经震撼过了,这会儿看了,仍然有些不敢置信,她可是这道这个大家好有多凶残的,可是不敢说。

“我儿醒来了1一道柔柔的声音传来,玲珑转身,只见湖边一片碧色衣裙正缓缓而来,为首的,正是风十三娘。

“娘亲?”

“你那胎记,三界独一无二,虽然错不了,可要是不适应,唤我十三娘就好了。娘亲二字,慢慢来。”风十三娘以为知道玲珑的心声。说来也是,换了谁突然蹦出一个娘亲,心里也会有个疙瘩。况且,还是把她弄丢的。

“没有,娘亲,我很好。只是幸福来的太快,有些迷醉。”玲珑笑了,笑的极好看,这笑容让阳光都柔和了一分。

风十三娘也笑了,她停了下来,因为她已经走到了玲珑身前。

“黄麻子也是的,既然把你做养女,就不该把你弄丢了。早先听说他也丢了女儿,我和你爹爹还长吁短叹了很久,造化弄人,想不到弄丢的竟然是我们的女儿。要是早知道,定把他关进黑狱。”

“娘亲,我没事。丢着丢着,就习惯了。”玲珑心里有些眩晕,心说,我还真是个命苦的,丢了还不不止一次。

“说什么傻话,快来,娘亲给你做了莲花酥,你来尝尝,看合不合口味。”说着,风十三娘拉着玲珑到了湖畔,下人们这一会儿的功夫,已经铺了一块席子,有小几,四周立起了凭风,软靠。

母女二人席地而坐,风十三娘亲手开启食盒,将一朵莲花酥递给了玲珑,后者小心的接过,一手遮掩口鼻,一手将美食送进小口,贝齿轻咬,无声的咀嚼,然后点了点头,“好吃,只是辛苦了娘亲一早就去为玲珑受累。”

“这孩子,哪有娘亲不疼女儿的?”风十三娘嘴说着,眼角的泪水却流了下来,她飞快的擦掉,然后笑道,“你也瞧见了,昨天你那个放浪形骸的弟弟端得是个祸害人的小煞星。我只恨,把他生的太过英浚这不,本想着带他来见你,他竟一早就去了下半城,这会儿啊,又不知道躺在那家女儿的怀里呢。”

“噗……”玲珑正一口桃花酥吃进嘴里,一口喷了出来,还好她手疾眼快用手托住了。风十三娘连忙取了帕子,替她搭理掉残渣,“你瞧瞧,连你听了也要失态。更不用说这城里的百姓们了。我是没办法,你爹爹更是宠他宠的不行。以后啊,你可要替为娘看好他。昨日之后,他看你降服了踏月狮,可是怕你怕的很呢。”

“娘亲放心,我定会好好管教弟弟的。”

“哎哟,瞧瞧,瞧瞧,这是又从哪里捡来的啊,我说弟媳啊,你要是真的喜欢女儿,我那不成器的弟弟又不老,你们生一个行不行,行不行啊?”一通豪言壮语就像晴朗的天空突然多出来一道雷霆,劈的母女二人有些发晕。

“该死的,是谁让她进来的?”风十三娘脸的笑容唰的不见踪影,身边跟着的丫鬟们已经飘了出去,三人一组,八组为阵,已经将来人挡在了二十步开外。

“老十三,你敢拦我?”那人是女子,却穿着一身重凯,一边怒吼,一边抬手拔出了背后的刀。刀很长,足有两仞长,刀柄更长,可双手持握。

……

最新网址: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