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步阁 > 武侠仙侠 > 一生三世云崖花开 > 六 巧合偶遇是缘分,宿命点点无人清(下)

六 巧合偶遇是缘分,宿命点点无人清(下)

没由来的,芸菲瑶心里一阵酸涩,虽然那蛟龙不是人形,身也没有任何特征,可她就是知道,那就是和她换酒的老哥哥。

“一世劫数,三生渡,此劫为兄虽已看破,却终放不下青竹。只愿贤妹来日护她一春秋,位列仙班,我心足矣。反噬之事,儿戏之言,望贤妹勿怪。”忽的,耳边出现那老丈的低语。那声音在空气里,回回荡荡,好不飘忽。听得芸菲瑶眼中水光不断,凝成一道泪痕。

泪花恍惚之间,一道金光从脚底直冲芸菲瑶周身经脉,后隐与筋骨内,消失于无形。

“怎么哭了?”妇人感觉到什么,回身看向芸菲瑶,后者抹掉眼泪,指了指蛟龙,“他修了无数载,说死就死了,姐姐说,我们也会死吗?”

“原来妹妹也是性情中人。”妇人一笑,握着的手松开,递过来一个葫芦,“喝一点,免得被妖灵气息惊饶了心神。”

“好喝吗?”芸菲瑶打开葫芦小喝了一口,直觉入口火辣,原来是酒。不过没有十里香好喝,辣的很。

“这是王城老街的老酒,可以平定心神,稀罕的紧。”说着,又把葫芦拿了回去。

切,小气鬼。芸菲瑶翻了个白眼。头脑被酒一冲,清明了不少,心中的酸涩也少了许多。

这时黑袍们已经开始收拾残局。他们取出刀具,分解的分解,收割的收割。一炷香的功夫,那些大小妖灵死后显露的妖兽真身已经尽数被收入了背囊。

“不要为他们流泪,你要记祝如有一日你修炼有成,见到无法敌对的妖灵或者一仞以的界门,一定要逃。”妇人看出了芸菲瑶眼中的不忍,走到近前,低声劝慰。

“为何?”芸菲瑶不懂。

人为生灵,妖亦为生灵,为何总要打打杀杀,她真的不懂。

“山人的血肉是妖灵的大补之物。你不跑,就只能等着被吃,然后被消化掉,化成一丝妖力,连魂魄都被困在其内,每日看着自己结成妖印,残杀同族,不入轮回,永世为奴。”妇人说的很慢,语气很轻。芸菲瑶却背后发冷,浑身打了个哆嗦。

“记住了?”妇人问。

“噗通1芸菲瑶眼前一黑,已经晕了过去。

……

很多时候,当你遇到一个人或某种事物,便觉得心生欢喜,眸子里的对方总是好的,即使有些瑕疵,那瑕疵也是点睛之笔。

有人说,这是缘分。

有人说,那是宿命。

如今,风十三娘的眼中,这位不知名姓的姑娘,已经成了她的缘。那精致的小脸,弯弯的黛眉,小巧的鼻子,樱桃红唇,甚至每一根发丝,在她的眼中,无不完美。

某一刻,在她心里,她更希望这姑娘是她的骨肉。

可是,她不能,她不能太自私,因为那一族,已经仅剩这少女。

手中的玄玉尺轻轻的拍打着膝的人儿,每一尺落下,一道金色光辉便化成一道古符樱风十三娘的指尖不断的闪现古老密文,每一道密文都被她刻意的控制在指尖,泪珠大校她的功力还不错,做起来并不太吃力,可也额头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睡吧,睡醒了,这世再无人知道你是谁,你来自何处,去往何地?”

风十三娘的眸子从未有过的坚定,终于,她的手停了下来。膝盖的人儿后腰处多了一朵红莲,然后缓缓凝固,化为一片胎记。

“影子。”风十三娘轻唤了一声,她的身边多了一道阴影,她说,“回去给老不死的捎句话,让他在户布填一笔。白驼城灰衣巷的黄麻子没了,留有一女,名唤……”她低头瞧了一眼怀里的姑娘,心疼的抬起手轻轻的摸了摸她的脸颊,“月……玲……珑。”

“夫人。”阴影中传出一丝无奈,风十三娘轻哼了一声,“少给我说妇人不可干涉政务。告诉那个老不死的,这事儿办不好,以后别想再我的床!滚。”

“喏。”阴影无声无息的消失,风十三娘的脸多了一丝笑容,她轻轻的哼起了不知名的歌谣,手缓缓的拍着膝人儿的肩。

天地间,一明一暗,转眼便是三日之后。

芸菲瑶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在一辆华丽的车内。看起来是一辆马车,可她不知拉车的是不是马,所以,暂且便叫它车,方才极为恰当。

车是红木做就,很是宽敞,车内地面中央燃着一鼎小铜炉,有香气从铜炉内升起,给整个车内填了一股暖意。在这让人预睡的暖意里,车的前侧高高的软塌,她正躺在塌,半身被那华衣妇人环着。她的头,在她的膝,她的发,在她的指尖。她的惊讶,在她的眸中。

“醒了?”妇人睁开了眼睛。

“多久?”芸菲瑶转过脸,任由自己的头舒服的枕在柔软的腿,眼睛扫过车窗,窗格外的太阳正在东升,天边的云彩被冲破,逃也似的飘向远方。

“三日了。”风十三娘很喜欢对方的举动,她看着腿人儿的眼,心中欢喜更甚。那是一双会说话的眼睛,黑色的眸子如王都镜花湖的水,美的能把妖灵的魂魄吸入。

“你以后,天之月为姓,名玲珑,至于字,等我带你去神庙,请大巫祭赐下。”风十三娘的脸多了一抹严肃,她的眸子盯着腿的人儿,低语道,“以前的一切,你都要忘记,永远,永远不可提及。除非……”

“除非什么?”芸菲瑶的语气平静。她本来就想着隐姓埋名的,妖灵的死让她明白,她这样的异类恐怕比妖灵更会让本地人欲杀她而后快。

“除非你站在三界之巅,俯瞰众生。”风十三娘的话不像玩笑,她的表情,更不像玩笑。芸菲瑶笑了,“我的字,可以自己取吗?”

“可以。”

“那就叫红衣吧。”芸菲瑶缓缓坐起,看向车尾。那里也有一个长座,面是她曾经穿过的衣裙。衣裙早已被她的血,白衣的血,妖灵的血染红。

“不忘妖灵劫,只身染红衣。你能以此为铭,记住妖灵对人族的恶,果然是非常女儿呢。”很显然,风十三娘又一次误会了她眼中的喜爱。如今,因为这一丝误会,她眼中的人儿更加完美了。

“做我的儿媳妇吧,玲珑,我这辈子就缺一个女儿呢。”

“啊?”

最新网址: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