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步阁 > 玄幻奇幻 > 这次我要做执刀人 > 第517章 戳穿假冒杀戮者

莫轻尘手中出现两枚玉符,他气得脸色铁青,老祖已经告诉他杀戮者是常思过的一个熟识,而且已经离开玉弓域,当初数千里外海域引起的巨大动静可以辅证。

却有人胆大包天敢假冒杀戮者,要对付才出关的他,灭掉莫家崛起的希望。

若是不知杀戮者已经离开玉弓域的内情,猛然间见到一个自称杀戮者的家伙跳出来对自己出手,他慌乱之下,应对失措,只怕是死路一条。

同在火琉罩下方的幽姬手中捏着一枚银色圆环,脸色平静,她眸子映着闪耀的火焰,透过光幕像是看一个小丑,看着那个催动刀光攻击的穿火红大袍修士。

当着主人的面冒充杀戮者,那家伙是活腻了。

“你们待着别乱跑!小心防护。”

常思过见火琉珠不负所望,通过爆发、冲击、化解等方式挡下了对方最凶猛的前三波攻势,他传音嘱咐一句,从光罩侧面一闪而出,迅猛地往三百丈外那个穿着火红大袍的金丹修士冲去。

空中出现十数道残影,下一瞬间便欺近还在试图破开火琉珠防护的修士。

“老子是杀戮者,你敢”

红袍修士怒喝,迎接他的是一个蛮不讲理硕大拳影。

拳影在空中叠加出数个模糊影子,陡然加速,“嘭”一声爆响砸中身上冒出土黄符文的红袍修士,只是一拳,便把红袍修士打成了滚空葫芦,红袍修士对下方的狂猛攻击,自是被打断。

“老子与你拼了”

红袍修士翻滚中怒吼,他凭着法宝挡住了这一拳的攻击,很狼狈还好没有受伤,却让他的计划落空,而且落入了极度危险的境地。

冒充杀戮者在城内逞凶杀人,要的便是气势,他恼怒地挥赤刀对着逼近的身影猛砍。

试图用威名赫赫的“杀心刀”逼退一根筋敢与他拼命的武夫,为自己施展瞬移逃命,争取时机。

灰蒙蒙刀光在空中一闪,迎向绚丽的火光。

“嗤擦”,一道金属交击声响,红袍修士灌注法力劈砍的赤刀断作了两截,山一般的重力冲击,把红袍修士撞进下方的街道麻石地面。

“砰”,麻石裂开飞溅,红袍修士脑子有些懵,怎么会这样?

所有暗中观望的修士都瞪大了双眼。

那柄刀居然被斩断了!

常思过唰一声收刀入鞘,他只出手一刀,便打消了所有修士对杀戮者的畏惧。

后面不需要他再出手了,先前他那一拳也没有竞全力。

一声怒喝传来:“贼子胆敢冒充杀戮者,在北涯城行刺杀之事,找死1

“啪”,一个凝练的五尺大掌印拍在挣扎想施法逃离的红袍修士头上,把红袍修士拍得七窍飚血晕倒在地,剩余的那半柄残刀出现在冒出的莫秋远手中。

紧着附近空中波动着冒出数道身影,都是北涯城高手。

其中一个老者须发皆白,神态威猛,瞥一眼挥手把附近店铺房屋熊熊火焰扑灭的常思过,闪身出现在莫秋远身边,摄取掉落地上另外一截断刀,稍一掂量,气得笑了:“好个胆大贼子,不知死活,居然敢假冒杀戮者在北涯城行凶!罪该诛九族1

杀心刀要是一碰便断,杀戮者将不知死多少回了。

若是因为假冒杀戮者,把真正杀戮者引来北涯城,倒霉的还不是在场的高手们?

也暗自诧异那个出头的炼体士那柄灰扑扑长刀的锋利,只一刀便斩断假冒者的法宝,不知是什么来路,与莫家关系好像非同一般?

常思过功成身退,返回火琉珠子形成的护罩下方,随手收了火琉珠。

他对新炼的火琉珠很是满意,这还不是用六品材料炼制,便能挡住加持化虚境修士约二成威力的一击,神元力不愧是高于灵元力的能量,炼制出的宝物妙用无穷。

待他能够熔炼六品材料,到时定做出按功法记载的炎凝罩,威力很值得期待埃

莫轻尘身上有光华隐隐,他已经收了手中两枚老祖赐予的六阶符箓,冲常思过拱了拱手,老祖与他探讨今后选择哪一门技艺做为修真辅修,他原本还有些拿不定主意,此时,心中有了决断。

他今后便只修手中剑!

短短不到百年时间,他站上了绝大部分修士一辈子达不到的修炼成就。

因为天赋极好,曾对炼器、制符、阵道、炼丹等都有涉猎,什么都懂一些,也就造成他不知该如何选择主要辅修方向。

遭遇了这次刺杀,旁观常思过只一拳一刀,简单直接,便戳破了假冒杀戮者的面貌。

对莫轻尘触动很大,宝物、符箓、阵器、丹药等等外物都可以花钱买来为自己所用,唯独实力,是自己立身之本!

那他何不专心剑道,遇到任何阻碍敌人以剑破之,且不快哉!

豁然想通的莫轻尘,一扫心中块垒,他将修剑道!

凭他的才智天赋,何愁剑术不成?

一剑破万法啊,才是我辈向往之大道。

“多谢1

莫轻尘拱手躬身,对着愕然的常思过行礼,接着起身嘿嘿笑道:“多谢你把我点醒,让我不用为了器、符、阵、丹之间做选择。”接着用烦恼语气低声道:“有时候太聪明了也不是好事,选择困难埃”

对出现在身边前来保护的三叔公莫惊田微微躬身示意。

那边一堆高阶修士围着,在听候两位化虚境高手的分析判断、安排布置,不时有人飞走,显然是立刻去追查假冒杀戮者的幕后指使。

莫惊田护着莫家的希望,往另外一边走,对立下大功的常思过低声感谢。

杀戮者始终是所有金丹、化虚境修士心中的一根刺。

今晚常思过把这根刺当众拔掉,让知道些内情的莫家几人更为放心。

常思过谦逊几句,看向一脸云淡风轻似乎得到自我升华的莫轻尘,好奇地问道:“你选择了什么技艺做辅修?”

连莫惊田和幽姬都看向走路带风,突然间转变风格自信满满的莫轻尘。

“我将修剑!专心剑道1

莫轻尘右手后负,摆出一个仰头四十五度望天的神气姿势。

常思过赞道:“明智的选择1又对稍落后面两步的幽姬方向斜了斜下颌,道:“真正的聪明人在那儿,管它什么修仙百艺,全部手到擒来,像轻尘兄你还是专心一门,比较稳妥1

当做幽姬的面敢自诩聪明人,这不是找打击!

幽姬谦逊地含蓄低头,“我就因为都懂一些,不精一门才”

才落得后悔晚亦的惨痛结局,她这一世应该反思。

莫轻尘哈哈一笑,道:“就因为比不了幽姬道友,我才准备学常兄的笨法子,转精一门。走,回家继续喝酒,知音难觅啊,不醉不归。”

常思过黑着脸拒绝:“饱了,不喝1

这不是变着法子打击他笨嘛,就如他打击对方一样。

“哈哈,闭关之前,我特意花重金买了两坛子最好的霸酒,埋在花树地下,想来这么多年过去,味道应该更加醇厚。常兄真不尝尝来自你家乡的好酒?”

“盛情难却,勉为其难吧。”

常思过内心叹道,要真能尝到来自家乡的好酒,赴汤蹈火他在所不辞。

可惜,家乡是回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