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步阁 > 科幻网游 > 我在东京放置成神 > 32.芦——屋——良——

‘都这个点了,会有谁找上来呢?’

芦屋良心底嘀咕一声,还是站起身,走到门口。

有了上次的经验,这回他倒是小心了一点。

借助猫眼向外看去。

站在门口的,竟赫然是月守梓?

她还扎着白天的麻花辫,素面朝天,小脸上挂着盈盈的笑意。

双手背在身后,一双美腿亭亭玉立。

神情相貌,和芦屋良平时所见,完全一致。

只是,芦屋良一眼就能从她身上看到多处疑点。

平时这个点,班长大人应该早就睡下才对。

更何况,他们两个虽说关系远比之前亲密,但还是一直有所避嫌的。

芦屋良认识的那个月守梓,可绝不会在这样的深夜,独自一人来到他的房门前。

如果只是这样,还可以用突发意外等原因解释。

但她的身上,可还套着那身只会在三日月堂里穿着的棕色围裙呢!

“......”

不用开门交谈,芦屋良就能判断出——这个“月守梓”,肯定不是本人。

芦屋良很自然的想到了上次伪装成赤羽佑太的冒牌货。

‘该不会......是同一个家伙吧?’

老实说。

对方的伪装,单纯从外表上观察,的确几乎一模一样。

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那样。

但是它总是会在其他方面露出非常明显的破绽,例如上次直接以“芦屋桑”称呼,又比如现在身上穿着那身显眼的围裙,还特意挑这种一看就有猫腻的时间点。

——因为暂时不清楚对方的性别,便暂时用“它”来形容。

假如是准备充足的暗中窥探者,不至于会犯这么愚蠢的错误吧?

再加上,对方上次狠狠吃了他家三大碗炒乌冬的举动。

实在是人间迷惑行为。

该说它是天真好呢,还是部分常识缺失好呢?

芦屋良看了两眼,接着......

转身回到床铺旁,准备继续睡觉。

就当无事发生过。

开门是不可能开门的,上次只是吃了三碗乌冬面,这次把它放进来,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按照芦屋良的想法,这家伙显然是智商不太够用的那种,只要装作房间里没人、或是已经睡着,它在尝试两三次后,大概就会老老实实的离去。

如果它想硬闯的话,芦屋良更加不怕。

据赤羽佑太所说,在上次冒牌货事件后,他在房间里设置了一个针对“那边”事物的【障】。

没有一定实力的人,可闯不进来,还会受到【障】的反击。

“叮咚——”

门铃声再次响起。

伴随着一声轻柔的问好。

“芦屋桑?你在吗?”

“......芦屋桑?”

芦屋良找到两团棉花塞,准备塞进耳朵,睡上一个安稳的觉。

门铃依旧锲而不舍的响起。

但是门内,就是没有丝毫回应。

“诶......不应该啊?”

门口的“月守梓”托着下巴,小脸上满是茫然。

“我明明看到他走进去了!怎么会没反应呢?”

“睡着了吗?“

“还是从窗户里溜走了?”

她喃喃自语,可还是不死心。

双手捧成喇叭形,稍微加大了些音量,对紧闭的房门喊道:“芦屋良!开门呀1

“吵死了!还让不让人睡觉了1

楼上立刻就传来了异常暴躁的骂声。

先前的门铃声就已经很影响人睡眠了,这样的呼唤声,更是扰民——这种老旧的公寓,隔音当然不可能有多好。

被吵醒的暴躁老哥,会有这反应,也算很正常。

“月守梓”的身体吓得一颤。

头顶冒出一对毛茸茸的狸猫耳朵,裙子底下则是有一条大尾巴探了出来,竖得笔直,上面的毛全部炸起,显然是被吓得不轻。

需要一提的是。

在日国和华国所指的“狸猫”,往往是两种动物。

华国的狸猫,大概率是狸花猫,或者就是对猫的一种称呼。

而在日国,狸猫的原型,则是貉——“一丘之貉”里的那个貉。

是一类犬科动物,真要说的话,和小浣熊其实长得挺像。

尾巴不是长长的一条,而是圆乎乎、胖鼓鼓的。

‘人类,好可怕/

伪装几乎全部露馅的“月守梓”蹲在地上,双手抱头,吓得只想逃离这里。

“不,不行......”

“月守梓”咬咬牙。

“花悠大人,会不高兴的。”

“我不能让花悠大人失望。”

她虽然很害怕,但是为了不让花悠大人失望,还是老老实实的站在门口。

大声的叫道:“芦——屋——良——”

只是这声音,和先前略有差别,带有一种特别的质感。

格外朦胧渺茫,似乎是从很远很远的地方飘来似的。

这栋公寓楼里其他人,没有再听见什么吵杂的噪音,先前的骚乱很快平静下来。

本应只有芦屋良才能听到的喊话,仍旧在持之不懈的回荡。

不过事实上,芦屋良什么也没听到。

一个透明的、无形的【障】,包裹着他小小的房间。

那些特殊的声波,在触碰到【障】上时,仅仅泛起一阵肉眼都看不出的涟漪,就此隔绝在房间之外。

一夜过去。

“唔——”

芦屋良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

“好爽1

低头一看,发现昨晚塞在耳朵里的棉花,早就掉了出来。

‘看来,它早就走了。’

芦屋良昨晚可是睡得很舒服,除了一开始听见些许噪音外,后来安安静静的,没收到丝毫打扰。

像是每天上线收菜似的,芦屋良先收取了放置收益,消化昨晚在“工厂”厮杀的记忆。

其中有一次,他在二阶段三野修疾风骤雨般的攻势下,支撑了足足五分钟!

算是近期以来最大的一次进步。

现实里的战斗过程,往往都是极快的。

毕竟人体是一种脆弱的东西,只要找到破绽,只需一下就能结束战斗。

这五分钟,都是芦屋良极力周旋,拼尽全力的结果。

而且这次,还对三野修造成了一定的伤势。

“不错不错,距离击败他已经很近了。”

芦屋良满怀期待的点点头,开始准备早饭。

今天是周末,学校放假——这会儿可是宽松世代,其实公立高中还是周六周日两天双休,利谷学园是私立高中,为了抓升学率,只有周日一天假期。

不过他今天也有正事要做。

白天要去武馆继续打工,昨天傍晚还约好,要和月守梓一起去超商买食材。

米饭蒸熟的香气,从房间里飘出。

门口,传来一声有气无力的哀鸣。

“好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