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步阁 > 科幻网游 > 开局就杀了曹操 > 第一七七章 是霸王、淮阴侯和高祖三人的合体!(二合一,求订阅,求月票!)

第一七七章 是霸王、淮阴侯和高祖三人的合体!(二合一,求订阅,求月票!)

“皇叔1

年纪要长于刘成好几岁的张辽,见到刘成过来之后,立刻站起身来,对着刘成很是恭敬的开口打招呼。

刘成笑着对张辽摆了摆手:“文远不用这样客气”

“文远,我终究还是汜水关的都督,且我行踪已经暴露,我已经准备向相国请求带兵返回汜水关了。

但对于孟津这里,我还是有些放心不下。

白波贼虽然被大败了一场,但根基还在,卷土重来,未必可知。

袁绍那里一样可以派兵至此,进行攻击。

这里乃是洛阳位于西北的门户,不容有失

因此上,我准备向相国推荐文远你为这孟津渡的都督,总督孟津这里的兵马,进行防守,抵御贼兵”

刘成见到张辽之后,没有与张辽有太多的客套,直接就将他此行的目的给说了出来。

很是直截了当。

这就是刘成经过了好一番的思索之后,想到的将张辽拉拢到自己这边的办法。

对于推荐自己做官,尤其是做高官的人,人们通常情况下,都会很感激的。

尤其是在这东汉的二元君主制之下,这种关系,就会被看的更重。

张辽一旦经过刘成的力荐,成为了孟津这里的都督,那就会被打上深深的、刘成的印记。

这种关系,不仅仅在社会上能够得到人的认可,也能够得到被举荐人的认可。

四世三公的的袁家,门生故吏遍天下,其中的一大重要原因就在于此。

更妙的是,孟津这里确确实实是一个极为重要的所在,真的需要有一个很有能力的人,在这里统兵。

而张辽,也牢牢的抓住了之前的时候,刘成给他的机会,在战阵之中,成功的证明了自己的能力。

是一个非常适合在孟津渡这里当统帅的主要人眩

比吕布都要适合。

毕竟,吕布之前也不是没有带兵在孟津这里打过。

而且,吕布还需要带兵待在董卓身边守洛阳,根本脱不开身

听到刘成的话之后,张辽一愣之后,有些稍稍的沉默,。

就在刘成以为张辽会推辞,或者是进行一番谦让,且他已经在心里面准备好了说辞,进行劝说的时候,张辽却对着刘成很是郑重的施了一礼。

“承蒙皇叔如此看重,张辽虽然本领微末,又如何敢推辞?

必定不辜负皇叔厚望,在这里带领兵马,好好的守住孟津,不让半个敌人过孟津1

他这样说着,又将话锋一转,说道:“皇叔的一片苦心与诚意,张辽都已经知道。

张辽不过是一边郡武夫,却被皇叔这样看重,初次相见,就礼遇有加,直接破格给予重任,给了我证明自己能力的机会。

如今又要再度举荐张辽为都督,使得张辽能够成为镇守一方的人物,此等恩情,不亚于再造。

张辽虽然只是一个粗鄙之人,却也知道一些道理!

我与吕奉先没有太多的恩情在。

只是因为大家都是丁刺史部下。

相国新收吕奉先之后,为了安抚这人,就将我还有麾下兵马,给划分到了吕奉先那里,归其统领。

但相较于其余人,我还是有很大的自主权。

而且,吕奉先此人,勇则勇气矣,为人处世上面,却有些恃勇而骄,疑心又比较重,差皇叔远矣!

今番皇叔这般待我,我张辽岂能不知好歹?1

听到张辽的这一番话,刘成当真是又惊又喜!

毕竟这可是张辽张文远!

历史上,能够止江东小儿夜啼的狠角色!

但惊喜之余,又觉得出现这样的事情,也在情理之中。

就在这个时候,刚刚说完话的张辽,又有了新的举动。

他忽然对着刘成单膝跪下了下去:“张辽愿意奉皇叔为主,今生定然不相负1

正在那里在心里面想着事情在情理之中的刘成,顿时愣住

张辽却没有发愣,他见到刘皇叔被自己的举动,给惊的有些发愣之后,就接着开口说道:“张辽不是一个有太大野心的人,也是一个有自知之明的人。

论起勇力,与打仗这些,自认还是有一些本事在的,但一旦涉及到朝堂这些东西的时候,就不成了。

这些日子,张辽在洛阳,见识了太多的朝堂争斗,见识了太多以往有权有势的人,是如何在一朝之间就家破人亡,失去所有的。

一番的观看下来,越发觉得深不可测,总是担心

皇叔您不一样。

您不论是勇力,还是指挥兵马进行战斗,都可以说是世之罕见的将领。

张绣所言的霸王与韩信的合体,一点都不是虚言。

不过,我确觉得他少说了一些。

按我所理解,应该再添上一个人!

这个人就是高祖!

皇叔您身上有这三人的长处1

本来的时候,刘成觉得,经过一些时间的缓冲,自己就能够缓过劲来。

结果,听了张辽后面的这些话之后,刘成变得更加震惊与懵逼了。

自己是楚霸王、韩信、以及汉高祖刘邦的合体?

集合了他们三人优点与长处?!

自己什么时候,这样牛了?

自己怎么都不知道?!

在刘成的持续懵逼之中,张辽再一次的开口:“霸王与淮阴侯,都极为擅长作战。

一人勇力惊人,一人擅长战术运用,但这二人,都缺乏一些东西。

这东西就是朝堂争斗的能力!

但凡是多些这方面的能力,也不至于会落到最后那样的结局!

皇叔您则不同,除了作战上面极为勇猛之外,您在朝堂争斗上面,也是极为有能力的。

这从您得罪伍琼这些人,后来又毫不犹豫的斩杀了袁隗一家上面,就能够看的出来

所以,张辽觉得,仅仅是将这二人来比主公,是不太全面和正确的,应该再将高祖给加上去!

张辽此番认主,不仅仅是因为皇叔您极为会打仗,一身豪气惊人,又非常的平易近人,爱护兵卒,也不仅仅是皇叔,您对张辽青眼有加,有知遇之恩,还因为皇叔您有朝堂上面的能力!

这样的能力,能够让皇叔您走得更远!

我这样的人,跟随在皇叔身后,有皇叔庇佑,能够避开许多的危险,不至于活得太提心吊胆!

这点,是吕奉先所没有的,良禽尚且择木而息,我张辽”

听了张辽这样的一番话之后,刘成伸手握住张辽的一双手,将之给拉了起来。

“文远有虎将之才,今番我得子远,犹如高祖得韩信也1

刘成满是欣喜,又不失诚恳的说道。

“有些事情,文远不用担心,但凡有我刘成在,这些来自于朝堂的争斗,就不要想要伤害到文远你!

在战场上,我刘成能够为了一百多辅兵,渡河击两万余敌军,在朝堂之上,我刘成也绝对不会放弃手下的任何一个人1

他紧紧握住张辽的手,极为坚定的出声说道。

张辽闻言,用力的点点头道:“主公如此说,张辽就心安了1

刘成并没有被彻底得到张辽的效忠所带来的喜悦,给冲昏头脑。

他与张辽定下关系之后,他想了一下开口说道:“文远,你我之间,现在虽然定下了这个关系,但今后在称呼上面,还是如同现在这样,以皇叔相称就好,不用喊什么主公。

在如今的情况下,被相国,还有奉先等人给听去了,并不好”

张辽闻言,就用力的点头,出声应答道:“张辽知晓。”

刘成又在这里待了一阵儿,与张辽说了一些话之后,就从张辽这里离开了,什么地方都没有去,直接就回到了自己营帐。

“嘿嘿嘿”

“嘿嘿黑”

在外人眼中,很有风度与气势的刘成,返回到帐篷之后,帐篷之内,立刻就响起了一阵儿接着一阵儿、还有些被压抑的嘿嘿黑的声响。

刘成笑得比偷到鸡的狐狸都要开心。

五子良将啊!

这可是五子良将之中的张辽啊!

最近一段儿时间里,自己先得徐晃,今天又得到了张辽的效忠,这如何不让刘成感到由衷的欣喜?

这种得到猛将的快乐,与内心之中由衷的喜悦,居然是让刘成觉得,比在三国收了美人都要强烈

在这里傻乐了一阵儿之后,刘成就找来纸笔,在心里面进行了一番的构思之后,开始动笔书写。

向董卓说自己返回汜水关那里进行防守,以及自己走后,让张辽接替他,成为孟津渡新统帅的事情。

在信中,他对孟津,以及汜水关那里的局势进行了一些分析。

对张辽的实力,以及在正面统兵时的表现,进行了一个比较详尽的述说。

而后,从多方面论述了他重新返回汜水关,以及让张辽成为孟津渡新统帅的必要性

“哈哈哈!好!好的很1

洛阳城中,很是富丽堂皇、在刘成这种从后世而来的人眼中,又充满古香古色的相府之中,董卓发出一连串极为爽朗的笑。

笑声落下,他狠狠的一巴掌拍在了自己的大腿上,猛地站起身来。

“好啊!克德是一员虎将!

是无比锋利的利刃!

出鞘必斩贼首!

白波贼逞凶,张济部战败,岌岌可危!

奉先率领兵前去支援,也只是止住了颓势而已!

几日之间,数次冲杀,都不曾真的将白波贼打破!

有些让我失望。

克德过去之后,率兵自小平津夜渡黄河,绕到白波贼后面,突然发难

不过是一夜之间,白波贼就尽数溃败而去!

留下无数尸首”

董卓越说越是兴奋,来到洛阳之后,肚子上日渐增多的肉,都在随着他的诉说而颤动。

就连边上的李儒,也都变得激动。

“这克德就是有本事,不仅仅是算术好,打仗上面,也是真的有一套”

李儒也出声,对老丈人的话进行应和

这样说了一阵儿之后,李儒出声提醒道:“岳父大人,那个之后见到奉先的时候,还请您稍稍的掩饰一下对克德的欣赏与夸赞,免得他太难堪,也避免也因此与克德产生更多的矛盾。

我听说现在奉先对克德的意见可不校

他二人都是岳父大人您的手下大将,若是闹得太僵了,只怕不太好”

董卓闻言笑着摇摇头:“不用,用兵这上面,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有能力者吃肉,没能力者吃碗稀粥饿不死就已经很不错了!

打仗打不胜,还想要好言语,这是哪门子的道理?!

兵将不能一味的在手里面捧着,该罚的时候,一样需要下手去罚!

赏罚分明才能造就强军!

至于你所担心的隔阂,这点不用担心。

知道了耻辱,有了差距和对比,才有劲头在今后去好好的打仗。

以往克德没有来的时候,奉先自恃勇力,确实有些过于自傲了。

现在克德来了,借助着克德,对其好好的敲打一番,让其清醒清醒,好好反思,知耻后勇也是好的

至于和克徳之间的关系,倒也不用担心,手下大将之间,本身也就不能太过于和睦了,太过于和睦了,容易让他们丧失锐气。

不和睦了,彼此之间,好相互憋着一股子劲,相互竞争,做出更多的事情来”

李儒闻言,点了点头,表示理解,随后又开口询问道:“可他们闹得太过于生分了,到时间在战场之上,遇到紧急情况了,却相互使绊子,不支援,贻误了军机大事”

董卓闻言笑了笑:“这个你也不用担心!

有我在,他们闹不到这一步,也不敢闹到这一步!

他们翻不了天,这天也塌不下来1

在说这些话的时候,董卓有强烈的自信,日渐肥胖的他,身上再一次出现了多年领兵养出来的气度。

这种胸襟与气度,以及气势和自信,远不是李儒这种接触了军事的文人能够比拟的。

面对这样状态下的老丈人,李儒唯有躬身拜服。

“克徳此次立下了大功,不知岳父大人,想要如何对克徳进行封赏?”

这样过了一会儿之后,李儒主动开口,问起了这个事情。

听到李儒这样说,董卓不由陷入了沉思之中,这样过了一阵儿以后,他望着李儒开了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