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步阁 > 科幻网游 > 大明合伙人 > 第三百六十四章 英亲王还是那个英亲王啊(非常感谢“流吖枫”成为堂主!)

第三百六十四章 英亲王还是那个英亲王啊(非常感谢“流吖枫”成为堂主!)

一转眼,阿济格被夺去爵位,幽禁家中已经快两年时间了,不过这不是入狱坐牢,他的日子过得还不错,只是清闲了下来。

当然,他也不担心自己这一辈子就这般碌碌无为下去,迟早会得到重新启用,只是缺一个合适的时机罢了。

毕竟权势熏天的摄政王,是他阿济格的兄弟,只要他阿济格不犯无法饶恕的错误,多尔衮也不会不念这点兄弟之情的。

可万万没想到,仅仅两年时间,曾经打败自己,让自己落入如今之境地的明军,竟然突然兵临盛京城下。

“哈哈哈哈你们不都说我阿济格狂妄自大,指挥无方,才致大败吗?”

“如今,明军又是如何出现在盛京的啊,原来你们和我阿济格一样愚蠢至极埃”

“不,你们比我阿济格更加愚蠢,更加狂妄自大,也都应该和老子一样,被幽禁在家反剩”

阿济格仰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疯狂大笑起来。

可笑着笑着,神情渐渐落寞起来,声音也戛然而止。

嘲讽之后,他不由要问一个问题:为何会如此?

不得不承认,这两年明军的崛起非常快,简直可以用不可思议,无法想象来形容。

但是仅两年时间,大清并没有出现内部分裂,也没有衰落,依然非常强大。

可即便如此,明军进入辽东之后,仅仅一个多月就有上万的先锋军直逼盛京城下,这简直是骇人听闻。

大清几次南略明国,光是行军就要近一个月时间,这还是在没有阻击的情况下。

而且盛京不比明国京师,京师距离明国边墙并不是很远,近的地方甚至不到两百里。

可是明军不管走哪条路到盛京,都至少是千里之外,行军快些也要二十天以上,慢些更是要一个月左右。

沿途的塔山、松山、锦州、广宁、耀州、海州、辽阳等城池,还有大大小小的铺堡、驿站都是吃干饭的吗?

他们能放任明军大摇大摆的直奔盛京而来?

多尔衮派出去的,和他自己带走的大军超过十五万,就算是出现作战失误,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被明军彻底击溃吧。

何况多尔衮、多铎、济尔哈朗这些人都不傻,不太可能同时犯多大的作战失误。

整件事情,处处透露着诡异。

可还没等他想明白这个问题,府中突然热闹起来,原来是皇太后的懿旨到了。

收到皇太后的懿旨,阿济格是很意外的,因为他和皇太极都不是很对付,与这个女人更是没什么交集。

而这个女人,今天居然颁发懿旨要恢复他阿济格的爵位,并解除幽禁,即刻上朝议事。

阿济格只是稍微想了想,便更衣出门了,毕竟呆在家里等死不是他阿济格的性格,不管有没有机会,都要搏一搏。

可是,他刚出家门没多久,明军的轰炸又开始了,他看到那大孔明灯距离自己还有些远,便下令车夫继续赶路。

翻开马车的帘子,看着街上惊慌奔逃的百姓,阿济格眉头紧皱,重重的哼了一声。

因此,马车行进的速度很慢,直到他快抵达皇宫,那些大孔明灯飞走了,街上的混乱才慢慢停歇下来。

此时,崇政殿的议事已经如火如荼的进行着,博尔济吉特氏先后征求了范文程、宁完我、张存仁等几个汉人文臣武将的意见。

随即,又向洪承畴征询守城之策。

洪承畴连忙道:“微臣觉得,稳定军心,方为当务之急。”

“如今全城之军,全城之民,皆因明军突至,又连遭空中袭击,束手无策,恐慌滋生。”

“若不加以遏制,恐慌便会一传十,十传百,如往日明国兵民闻大清精兵将至一般无二,未战便认定不可战胜,争相逃离,一触即溃。”

“若至那时,盛京即有十万百万大军,亦不可守。”

博尔济吉特氏听到之后郑重的点头,“洪大人所言极是,诸位大人觉得如何?”

谭泰起身回道:“确实如此,我大清何时如此惧怕明军?”

“我大清民即是兵,兵亦为民,民风向来彪悍,不惧强敌,不怕死亡,可为何近日畏惧那所谓的大孔明灯。”

“皆因所有人未见此物,更因胆小鼠辈渲染恐慌,以至更多不明就理之人一遇明军袭击,便四散奔逃。”

正在这时,殿外传来声音:“英亲王到。”

博尔济吉特氏抬手让谭泰暂停说话,并出声道:“请英亲王上殿。”

“有请英亲王上殿。”

阿济格迈着豪迈的步伐跨入崇政殿,气势不减两年之前。

他只是简单的扫了一下在坐的众人,便振声道:“明军还未全力攻城,城内便已如此,成何体统?”

“人一旦害怕一次,他就会害怕十次。逃一次,就会逃十次百次,就如当初的明军。”

“如今明军来势汹汹,我大清精锐在几天之内便要变成曾经的明军不成?这城还如何守?”

“以本王之见,制造恐慌者,以畏战罪,重处。”

“若不如此,不肖十日,整座盛京城恐无敢战之人,那就等着献城投降好了。”

看到阿济格一进来,还未坐下就张狂的发表意见,众人也是暗中摇头不语。

这阿济格被幽禁了两年,火爆的脾气还是没有一点收敛,果然是死性不改。

博尔济吉特氏没有追究阿济格的失礼,反而说道:“英亲王方才所言,与洪大人,谭大人不谋而合,两位大人都认为稳定军心,方为当务之急。”

阿济格扫了一眼谭泰,又看了看洪承畴,点点头道:“不愧为统领过十多万明军精锐的主将,松锦之战若不是明军军心崩溃,十几万大军也不会惨败至此。”

“若今日我大清不以此为鉴,明日必重蹈洪大人覆辙。”

洪承畴听了这话,顿时尴尬不已,但也不好反驳什么。

博尔济吉特氏则是秀眉一挑,喝道:“英亲王还请慎言,松锦之战非战之罪,更非洪大人之过。”

“本王也没说是他的错。”

听到这话,代善眼睛睁开,沉声道:“阿济格,休得无礼,若非皇太后主动提及释放你出来,并恢复你爵位,你还得继续幽禁。”

阿济格微微一愣,没想到居然还是这个女人第一个想要放自己出来的。

他是和皇太极不对付惯了,所以本能的对皇太极的女人也没有什么好脸色。

既然现在这女人对自己有恩,阿济格也不好再说什么,已经有人在代善的下首位置摆了一张椅子,他直接上去坐下。

博尔济吉特氏是一个有城府的女人,自然不会在这种事情上和阿济格计较什么,反而温言道:

“方才诸位大人还说之前对英亲王处罚过重,实乃一叶障目,是我们对明军的了解太过肤浅了。”

“因此,本宫方一提出重新启用英亲王,并恢复爵位,诸位大人无不认同。”

听到这话,哪怕是狂妄自大的阿济格也不由得心头一动,连忙起身向上方施礼道:“谢皇太后隆恩。”

说罢,他又向着周围大臣一抱拳道:“本王谢过诸位大人。”

在坐的诸位大臣也纷纷抱拳回礼,朝堂之上一时间一片和乐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