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步阁 > 都市言情 > 大佬生活从神豪开始 > 第10章 问题

“???”

找我干啥?

虽然想问,不过又懒得问。

自己正好也要给他说龙腾面粉厂的事儿,顺便去看看这位王经理,是想要说出来一朵什么花儿?

出去走廊对面办公室敲了敲门,里面有人应声

“进来。”

开门进去,眼神有些意外,里面不止王耀江一个人,还有徐勇,以及副厂长王利保。

这会儿三双眼睛齐聚,搞得杨光良一脸懵,啥情况?集体开小会吗?

话说原来刚才徐勇是过来找王耀江的吗?

不会又是原材料那边出了什么问题吧?

“王经理,你找我。”

直接无视了王利保一双犹如鹰隼的眼睛,杨光良看过去王耀江开口问。

王耀江看着淡定一脸的杨光良,眼神有些忌讳,不多也没多说什么,对过去徐勇。

“你说说情况吧?”

徐勇叹口气,缓了缓开口。

“这边因为之前的事儿,那批月饼只能全部销毁,所有订单重新来过,如果要赶第一批的时效,需要两天之内准备好两万吨面粉,但是现在面粉库存能用的只剩下七十吨,就算从外地的大型面粉厂调运,也赶不时效。”

“时效如果赶不,所有订单加起来,可是过十亿的违约金。”

王利保慢悠悠接了一句,眼神意有所指的看过去王耀江。

王耀江立马清了清嗓子,盯着杨光良道。

“小杨,和荣辉面粉厂的合同是你签的,现在因为你审查不严,造成这样的损失,你打算怎么处理呢?”

“王经理,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吧,想办法在两天之内准备好两万吨面粉,这才是该做的不是吗?”

徐勇忍不住开口,很清楚当初的弯弯绕绕,这两叔侄根本就蛇鼠一窝,想借着这一出,把杨光良给赶出去公司。

彻彻底底让他把这个黑锅背在身,就算最后时效赶不及,他们也能全身而退。

可如果真的赶不时效,也就苦了厂里的工人,奖金和效益挂钩,到时候赔了违约金,工人们的工资绝对缩水一大截。

本来就是这王耀江干的蠢事儿,现在却要让整个公司全体员工来陪葬,不是他娘吃饱了撑的吗?

而且都到这时候了,他们还在这儿追究谁的责任,是个人干的事儿吗???

“小徐你冲着我嚷嚷什么?我这不是在解决问题吗?”

“专人专事,既然这是小杨捅出来的篓子,那就该小杨去解决,这样才不会乱嘛1

“小杨,你说对不对?”

王耀江说着,还不忘到杨光良,对此杨光良只想说,老子信你的邪。

放屁噢!

还不是想坑老子!

两万吨面粉,你去抢银行也抢不到那么多嘛!

面粉这个玩意儿又不是其他东西,尤其是自己厂子里面要的高品质面粉,更不同其他。

机器精度不够,造成了很大的限制,更何况价格高,所以都是先下订单,然后生产,不会弄一堆没人要的在那儿放着。

如果说两千吨,可能凑一凑还是能凑齐,但是两万吨,简直开国际玩笑,豁人不打草稿。

还两天之内准备齐,疯求了差不多!

缓口气,杨光良只觉得脑子疼,都是一群西瓜,我想把你们摔成渣渣!

勉强冷静下来,杨光良还是开口。

“我打个电话问问情况。”

说着就往外走,后面徐勇是一脸担心,王耀江和王利保两人却对视一眼,脸是一闪而过的冷笑。

虽然计划赶不变化,不过只要杨光良还在这儿,那就放肆大胆的坑。

反正就算他到时候在监察组面前说出来一朵花来,但文件手续的事儿,全都是杨光良经手。

虽然那小子不知道怎么突然缺根筋,到时候只要再多施加一些压力,绝对不会有问题。

就算他认识总公司的人又如何,到时候在外人眼里,他不过就是一个闯了祸,还赶着找理由的蠢人而已。

如今要做的,就是再把杨光良往这个坑里面拉一把,顺便怼两脚,让他下辈子都爬不起来。

跟自己斗,这小子还嫩了点儿。

杨光良倒不晓得里面两人在编排自己什么,出去掏手机给张建龙拨出去电话。

“喂?张总,我是小杨。”

“哎哎哎,在,杨兄弟是有消息了吗?”

张建龙紧张忍不住问,虽然觉得不合适,可整两天,一点儿消息都没有,确实心里打鼓。

要再这么拖下去,自己仓库里面五千吨面粉可就难找买主了。

当时哪儿晓得宏旺集团会和自己拆伙,所以没兜住,现在虽然在尽力找买主。

但大型企业别人都有长期合作的,自己撬不动,小型企业又吞不下,简直为难人呐!

“那个我想问问,这边两天之内,能不能够搞到两万吨之前那种货。”

“两……两万吨???”

张建龙脑子一下有点儿懵,没明白杨光良意思,两天之内要两万吨,咋可能的事儿啊?

自己场子已经算区比较大的,最多一天出来七百吨,两万吨是可以,扣除自己现有的,至少需要半个月时间才行。

这虽然谈生意是谈生意,但为难人就不好了吧!

想了想,又觉得杨光良不是那种故意坑人的人,还是冷静下来问一句。

“那个……小杨,你是不是有什么难处,如果解决不了,咱们另想想办法,你也清楚我们厂子的情况,我现在有五千的库存,但两天造剩下的一万五千吨,确实不太可能碍…”

听明白张建龙是误会了,杨光良稍稍解释了一下现在的情况。

“……”

“张哥,是这样的,我找你是想说你认识同行,看能不能大伙儿一起努把力,有库存的咱们给钱清库存,没库存的,两班倒三班倒都行,咱们至少还有两天时间。”

“就算一个场子一天出来五百吨,如果十个场子一天至少就有五千吨,两天时间,真要做,咱们这两万吨不一定做不出来。”

“您想想是不是这个道理。”

听着杨光良这个话,张建龙脑子一下子活络起来,好像是这个道理。

话粗理不粗,虽然说同行是冤家,但自己这么多年也认识不少合适的,有时候厂子出不过来也会让帮忙。

今儿正好派用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