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步阁 > 玄幻奇幻 > 常九娘 > 第23章 担忧

晚饭,常小九特意提前让阿顺跟厨房的打招呼,让迟点做她那份,为的就是能让阿顺跟着自己吃顿热乎的。

看着坐在自己对面仍旧有些拘谨夹菜的阿顺,常小九忍不住在想,自己这样做,会不会对着孩子起反作用。

自己是好心,想让孩子吃点好的。

但是,自己也就能让他跟着吃五天的好饭菜埃

吃了五天的好菜之后,阿顺的思想会不会因此有所转变,会不会也期待别的船客也这样对他?

没有的话,失望中的他,会怎么样呢?心里会不会起什么变化,

“阿顺啊,三天后我下船了,以后你还是要吃之前那样的伙食了。”常小九试探的说到,一边注意着孩子的表情变化。

阿顺笑了笑“我知道啊,能不饿肚子就行了。并且,公子请我吃了这么好吃的菜,以后我再看见,就不会馋了,因为我吃过了。”

听他这么说,常小九忽然的的意识到,是自己想多了,想的复杂了。

“公子,你是要去哪里呀?还回来么,回来还会不会坐这艘船呢?”阿顺也想起来问。

常小九笑了笑“我啊,是离家出来游历一下的,要去哪里也不一定,什么时候回来也说不准,但是,倘若我真的回来一定还会坐这艘船的。”

“啊,那太好了,我还以为再也没机会见到公子了呢。”阿顺很是开心的说到。

阿顺的话,让常小九的心里有些难受,笑着给他夹了一块炖排骨:“你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多吃点。”

“公子,你都能坐甲等舱,出门游历怎么不带个小厮呢?你看对门那萧公子都带着。”阿顺小心翼翼的问到。

“因为,我喜欢一个人自在埃”常小九笑道。

阿顺歪歪头有些不解:“带小厮也不会不自在啊,什么事不都是要听公子的吩咐么?”

这孩子,怎么较真这个问题呢?

常小九有些无奈:“你呀,这就不懂了吧,小厮虽然都是听自家公子的,可是出门前家里的长辈不单要叮嘱小厮,照看好公子,还要阻止公子做一些事,比如,他们长辈认为不妥的,不安全的,不该做的事。”

阿顺一定,恍然大悟的点点头:“可是,既然是公子身边的小厮,那不是应该什么都只听公子的么?”

我去,没完了,常小九还真没发现,阿顺这小子一个问题能刨根问到底。

“你说的是没错,但如果公子出了什么事,意外的话,那家里的人肯定会责怪责罚小厮的埃所以,小厮虽然为难,却还是会听家中长辈的吩咐埃”常小九耐着性子继续解释。

“哦,那是挺为难的。”阿顺理解的点点头,终于不问了,大口的吃起连过年都不曾吃到过的排骨。

“阿顺啊,你听我说,你这个年纪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要吃些好的才行。虽然船管事对你苛刻,你可以自己想办法啊,你看,你常年跟着船走,都是在江面的,江里有鱼,得空的时候你可以钓鱼埃

你可以这样,钓到大鱼好鱼,就主动交给船管事,随他自己吃还是给厨房做了卖给船客吃。

然后你钓的小鱼不值钱的鱼,自己就炖了吃啊,鱼收拾一下,加点盐加点水就能喝鱼汤。

个子长的高高的,壮壮的,不但身体好,以后别人也不会轻易欺负你了埃”常小九忽然的就想到一个好办法。

这样,船管事有好处占,自然也就不会对他再那么苛刻了吧。

阿顺一听,眼睛瞪得大大的:“对哦,我怎么没想到呢。好,阿顺就听公子的,回头就做钓鱼竿去,景城码头的俞老头最会钓鱼了,我跟他学学。”

晚饭俩人开心的吃好,阿顺收拾碗筷的时候,常小九就把白天买的东西给了他。

“阿顺,你别哭埃”看着打开包袱,以为他会开心的常小九,看着阿顺哭了顿时就慌了。

阿顺把包袱搂在怀中,呜咽着:“公子,你对我太好了,家人都没了之后,我就再也没穿过新鞋子新衣服了,呜呜。”

常小九听了这让人心酸的话,眼泪也差点就流出来了。

“好了好了,一个男孩子,哭什么哭也不怕被人笑话。”常小九努力的调整自己的情绪。

“公子你又不会笑话我。”阿顺抽泣着回应。

“我估摸着买的,也不知道合适不合适,你赶紧试试。”常小九拽出帕子刚想给阿顺擦眼泪,却见这小子抬手自己用袖子抹了。

“不穿,我要留着。”阿顺边说边把怀中的东西放在椅子,想包起来。

常小九被逗笑了:“你是不是傻啊,买来不穿,要留着,你长个了就穿不了了,难不成留给你将来的儿子穿么?”

阿顺也被说得不好意思起来,再次用袖子抹了一下眼睛,傻乎乎的笑着,取出鞋子,当着常小九的面试穿起来。

衣衫裤子鞋子都很合适,阿顺左转右转美滋滋的。

“穿着吧,别脱了,旁人问起,就说你做事让我满意,才买奖励你的。没事的,不是什么好布料的,船管事不会贪占的。”常小九又说到。

阿顺点头,边应着边又开始脱下,换先前的旧衣衫和鞋子。

抬头看见常小九皱眉,赶紧的解释:“等下去厨房,还要帮着打扫的,会弄脏。”

叹口气,常小九也不想说什么了。

这么两身衣衫鞋袜,连一两银子都不到,在阿顺这就成了宝贝样的。

……

对门的舱内,小桐兴匆匆的对背手站在窗前的萧君仪说到:“公子公子,我跟你说,刚刚在门口我看见那个干活的小厮从对门出来,眼睛红红的,很明显是哭过了。”

萧君仪闻言转身,皱眉看着自己的小厮:“哦?那你的意思是?”

“定然是那小厮事做的不好,挨训了受不了呗。”小桐说着自己的看法。

萧君仪两手交叉抱着双臂,似笑非笑的看着小桐:“我以为你会说,定然是那叶公子不好相与,欺负人呢。”

“公子,你有功夫在这消遣我,怎么不好好想想,如何能跟那叶公子搭话呢?可惜他给开的药方太管用了,不然还能有借口去找他。”小桐无奈的嘀咕着。

闻听此言,萧君仪眼睛忽然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