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步阁 > 都市言情 > 不只是遇见 > Chapter3一看就不太正规

晚餐,陈黛楠点了个云吞面的外卖。郑颖雯吃完饭刷好碗,她点的外卖才送到。

店里又开始渐渐忙碌了起来,还好只剩她一个人没吃晚饭,她暂时离开片刻,大家也能忙得过来。

拿出手机查看,果不其然有许多未读的新消息。

工作时陈黛楠会把手机调成静音,用餐时间跟下班以后才会拿出来查看。

通常她都要先把几个救助群的聊天记录翻阅一遍,确定没什么需要她来处理的事情之后,才会查看其他联系人发给她的微信。不过她的微信一向冷清,基本都围绕着救助的伙伴跟话题。就是她跟严笙谈恋爱那会,两个人之间也很少聊微信。以前她没多想,后来无意间回想起从前种种细节,刨去她工作时间段的因素,大部分原因应该是严笙并没有多喜欢她。

他之所以会跟她恋爱结婚,不过是他和他父母都非常满意她看起来很懂事,很贤妻良母的样子。他如果真的很喜欢她,也不会在她发现他出轨后,对她说出他要对她和第三者都负责任的话来。

指尖轻划,陈黛楠一边吃面一边翻查微信的新消息。和往常一样,除了救助群的伙伴,基本没人找她。

但当她无意间下划到新加的华睿的微信头像时,竟然有两条未读新消息。

陈黛楠有些诧异,却并不意外,毕竟昨天晚他们两个人差点制造出一起可能十分严重的车祸。

‘你好我是华睿,昨天晚我状态不是很好,以至于忽略了你的情况,想问问你昨天晚有没有受伤。如果你感觉不太舒服的话,最好也去医院做一下检查。’

‘另外,昨天晚的事情,我们双方都没有责任。车辆维修有保险公司,所以你不要有任何心理负担。’

手指轻轻点开对话窗,迅速浏览,陈黛楠忍不住彻底松下了心头那一口气,同时涌起一抹被旁人关怀的温暖。昨天她白天离婚,晚遇到超级台风,严笙跟他父母没打电话没发微信过来询问这很正常。可是她亲生父母、亲弟弟竟然也没过问一句,更别提关心一下她的现状。

‘谢谢关心,我没什么事,你今天状态好点了吗?头还晕吗?我前面在工作,才看到你的微信。’

思及此,陈黛楠两手捧着手机,认认真真的回复了一条微信过去。之后放下手机专心吃面,她不能因为其他同事忙得过来就故意拖拉。一次两次可能没什么,次数多了任谁心里都会有疙瘩。

晚十一点,咖啡店准时打烊。

陈黛楠一边锁门一边唠唠叨叨的嘱咐,每次晚下班,她都会习惯性的提醒几句。

“拜拜!路都注意安全,不要在车睡着了,看好自己的财物1

“知道啦知道啦,楠姐再见1

“明天见1

“拜拜1

虽然有好几个人,但大家全都不同路。出了店门没多远,就慢慢分散开去。

这个时候的地铁仍然有不少人,陈黛楠没找到座位,就选了个靠门,人比较少的位置站着。

口袋里的手机蓦然震动了一下,随手拿出来查看居然是华睿发过来的,回复她吃晚饭时给他发的那一条微信。

‘抱歉我前面在忙,才看到。我今天也没什么事了,谢谢关心。’

‘那就好。这么晚了,你还在加班吗?’

‘是,你也在加班?’

‘我已经下班了。不吵你了,你早点做完早点休息,这几天还是要多加注意。’

‘好的,谢谢。’

近在咫尺的玻璃门倒映出陈黛楠嘴角的微笑,她想,这世界还是心存善念的人更多一些。

台风过后,一连几天都没能放晴,直到周末天气才算彻底晴朗了过来。

各街区街道堆叠的断树枝,烂广告牌等等,也已经基本清理干净。天气变好了,周末出来爬山的人就特别多。

不同于其他大包小包的游客,华睿跟姜磊只各自带了一个腰包。两个人从山脚一路匀速山,爬到山顶时才刚过九点,正好跟前一波清晨六七点就出来爬山锻炼的大爷大妈们错开。

沿海城市的云,造型总是十分奇妙。蔚蓝的天空,挂着一团团底边平齐排列的云朵,仿佛刚出炉的棉花糖。

姜磊果断拿出手机,转着圈一连拍了七八张照片才罢休,之后选了其中三四张比较满意的发到朋友圈。

华睿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也了一条朋友圈。

姜磊有些懵逼地看了他一眼,问道:“你这发的什么鬼?”他刚才不是也在拍风景吗?为什么发出来的是流浪狗的领养信息?

“刚好看到,就顺手转发了。”华睿点开狗狗的照片,一张张细看。

“以前好像没见你转过。”姜磊随意看了两眼,“你什么时候加的这种救助群?”看完给了个赞。

“我没加救助群,是那位陈小姐发的。”华睿翻到陈黛楠的朋友圈,让姜磊扫了一眼。

“没想到她居然是做救助的。”姜磊有些意外,重新点开华睿转发的那条朋友圈,仔细研究了一下,“不过他们这个基地一看就不太正规。”

华睿点了点头,“嗯,应该就是几个人临时组建的。”

“他们这么搞应该不太稳定,人家随便打个电话一投诉,估计就要换地方。”

“国内正规正式的毕竟还是少数,大多数都是他们这个样子的。慢慢来吧,有人做总比没人做好。”说完,华睿放好手机,开始做拉升运动。

“那倒也是。”姜磊想想,也帮着转到了自己的朋友圈。

陈黛楠发布领养信息时,正要开始做营业前的准备工作,之后便没再理会,也顾不。

周六周日这两天基地有足够的人手,她不必过去,及时一下领养信息就可以了。所以她打算乘着这两天天气晴好,把家里彻底收拾整理一遍。搬出来都已经一个星期了,但一直没时间做一次大扫除。

周末到店里来的客人不少,陈黛楠跟几个店员几乎是一口气从早晨忙碌到下午的交接班时间,也就中间吃午饭的时候大家轮流休息了一下。

回来的路还算顺畅,陈黛楠四点多就进了家门。她眼下的居住环境着实不大好,十几平米的单间,狭小拥挤。简单的几件家具,被新刷的白墙壁一衬,显得又脏又旧。

扔下包包,懒洋洋的往床一倒,陈黛楠颇有些惬意的长吐出一口气。

日子看似艰难,却胜在心里舒坦。且能没有任何顾虑的全身心投入工作跟基地,每天都过得特别踏实。

稍稍休息了一下,陈黛楠撸胳膊挽袖子开始搞卫生。

这种时候小房子的好处立刻体现了出来,不到六点,陈黛楠就把卫生做完了。

正在阳台搓着毛巾毯时,陈黛楠丢在床的手机忽然响了。她第一反应是基地那边可能出了什么事,一边擦手一边急忙冲到床边,拿起手机一看,不禁有些怔愣,她没曾想这个电话是严笙的妈妈打过来的。

犹豫片刻,最后她还是划开了接听键,“喂,严……妈妈。”只是对严母的称呼,多少有那么一些尴尬和为难。她跟严笙离婚后,严父严母一直没什么动静,现在突然打电话过来不知是好是坏。

“楠楠啊,你心情好点了吗?”

“还……可以吧。”

严母的声音听起来十分温柔可亲,这让陈黛楠感觉有些不明所以。

“哦,那就好。”闻言,严母轻轻笑出了声,“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呀,你不在家这几天,爸爸跟妈妈都好想你呢。”

陈黛楠不由得皱起了眉,他们这是还不知道她已经跟严笙离婚了吗?果然,严笙那家伙一点都不靠谱。

“那个,冯阿姨,我跟严笙……已经离婚了。”陈黛楠其实也觉得不太好开口,但她只能实话实说。

“什、什么?!你跟笙笙离婚了?你们什么时候离得婚?”

“怎么了?谁离婚了?”

严母的音量登时直线飙升,并夹杂着严父惊讶的询问,显然严母的电话开了扬声。

陈黛楠默默吐出一口气,回道:“我跟严笙周一午就离婚了,他一直没有告诉你们吗?”

听了这个话,电话那端的严父严母好一会儿都没有言语。许久,才听到严父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过来。

“喂,楠楠啊,我是爸爸,你跟笙笙怎么说离婚就离婚了,也不跟爸爸妈妈说一声,这样爸爸妈妈好担心的。”

“严叔叔,抱歉,我不是故意要隐瞒你们,是严笙不让我跟你们说,他说他会自己跟你们讲清楚。”陈黛楠语带歉意,她现在才意识到严笙可能压根没打算把离婚的事情告诉他爸妈。她拖着他去离婚那天,他倒是大大方方的给她父母打了个电话告状。

电话那端似是被手捂住了,只隐隐约约听见两人像是在讨论。隔了有一两分钟,严父才温声劝说道:“楠楠啊,你看你现在能不能回来一趟,我们一起坐下来,心平气和的把话都说开,说清楚,好不好?我们也知道,是严笙那个混蛋做错了事情,但你们都还年轻,一辈子有那么长,肯定要遇到一些坎坷和挫折,你说对不对?”

“严叔叔,我跟严笙认真谈过的,他不肯跟小三分手,还说要对小三负责,所以我才会跟他离婚。”

“……这个混蛋,这个王八蛋。”

大约是没料到严笙居然会这样伤害陈黛楠,严父严母气得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陈黛楠也同样不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应该说些什么,只能打岔,“哦对了,我还有些东西在家里,我想明天下午过去拿一下,可以吗?”她原本想等事情冷静下来后再去把自己剩下的东西拿走,现在看来还是尽快为好。

“可以可以,怎么不可以,那你明天下午一定要来埃”

“那我先去忙了,再见。”

“好好,再见埃”

正在生气的严父严母立时松了一口气,恨不能陈黛楠立刻就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