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步阁 > 玄幻奇幻 > 我的午夜直播间 > 0017章 终购得鬼屋

就这么走了有什么用?

没用!

有钱么?

没有!

能和谁借?

没人会借十万给他!

左思的表情沉重,味同嚼蜡般吃着桌的菜。

“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丁茹晓看左思脸色如此难看,还以为左思嫌弃自己菜烧的不好吃,不由有些生气。

左思没有立刻回答,他在脑子中过滤着每一个认识的人。

希望能找到一个可以借钱的。

但无论他怎么想,都想不到谁能借他十万!

左思忽然看向丁茹晓,虽然两人才认识一天,可除了她,实在想不到其他人了。

看丁茹晓的生活条件还不错,十万块钱应该能拿的出来。

“我想借钱。”

“多少?多了我可没有……”丁茹晓看左思这副模样,应该是遇到了不小的麻烦,需要的钱或许很多。

她不敢满口答应,到时候拿不出来就不好了。

可左思却以为丁茹晓是不想借。

不过左思也不怪她,反而因为自己的鲁莽有些惭愧。

才认识一天而已,就想跟人家借十万。

还真是可笑。

若是丁茹晓家境真的富裕,那她的哥哥就不会去搞什么探灵直播。

而她也不会去当夜店小姐。

“对不起……”左思真挚道歉,起身就准备离开。

“唉~你等等!你等等1任由丁茹晓怎么喊,左思都没有回头,一路来到楼下。

左思来到最近的公交站牌前,看了看余额,自嘲一笑。

就剩五块钱了……

哎……

等了会公交车终于来了,他准备先回东郊再说。

可他的一条腿刚迈到公交车,就听到了丁茹晓的呼喊。

“左思!左思~!你等等1

左思将腿收回,和公交司机道歉后,向丁茹晓走去,看着气喘吁吁的丁茹晓,他诧异问道:“怎么了?”

丁茹晓捋了捋凌乱的头发,将手中的黑色塑料袋递到左思手。

说道:“这是十一万,本来是想……嗯……你先拿去用吧,这是我全部的积蓄了,希望能够帮你。”

左思只感觉自己的心中涌过一阵暖流,他有些想不通,自己不过跟丁茹晓才认识一天而已。

她为什么这么帮自己?

难道只是因为牛队说的那句假话?

左思对丁茹晓的感激已经难以言表。

唯有铭记于心。

他没有拒绝这笔钱,因为他知道,自己很快就能还。

他从塑料袋中取出一万递还给丁茹晓。

说道:“十万就够了,这些钱,我会在一周内还你1

左思目光坚定,让丁茹晓看的有些发愣。

二人告别后,左思打电话联系了鬼屋的老板,得知老板就在鬼屋附近后,立即乘车赶往‘华兴欢乐世界’。

鬼屋,就在那里出售。

左思昨晚仔细看过这家游乐园资料。

建造时间非常早,二十年前就开始营业了。

运营模式和现在的游乐园完全不一样。

那里的娱乐设施都是私有的,基本是一人一家。

设施大多很陈旧,虽然维护的很好,可毕竟有些东西已经过时了,年代感太强烈。

大多数年轻人都不愿意来这里玩。

左思现在可管不了这么多,无论如何先拥有自己的鬼屋再说。

而且,他开鬼屋的话,里面的鬼可是真家伙,跟其他鬼屋肯定不一样。

到时候只要名气打出去,想赚钱还不是手到擒来。

下了车,左思看了看眼前破旧的游乐园大门,直接进去。

门口虽然有保安,但没有拦他,因为这里用的并不是通票。

如果想玩哪个项目,花钱玩哪个就可以。

今天是周天,游乐园里的人还是很多的,但是真花钱玩项目的却不多,大多都是走走看看而已。

左思一路打听,询问鬼屋的位置,很多人都告诉他那里已经有两三年没有营业了。

他不由有些诧异,居然空置了这么久……

看来这鬼屋的确有问题。

他开始向一些年长的人询问这间鬼屋以前是不是发生过什么事。

为什么停止营业?

询问了几个人,都没听说过鬼屋出事。

这就有些奇怪了。

没出过事,还不营业,难道老板单单事因为懒?

有钱任性?

也不对。

如此便宜的鬼屋在网挂了这么久没卖出去,这不也是猫腻么。

怀着忐忑的心情,左思终于见到了鬼屋的老板。

这是个尖嘴猴腮的中年人,一副奸商模样。

一见面,他就和做贼一样,不时观望四周,将左思引向一个角落。

“你好小兄弟,我叫秦桧,不知你贵姓啊?”

秦桧?他家里人没学过历史吗,起这样的名字。

左思暗觉好笑,脸却不动声色。

“老哥叫我左思就好。”

“原来是左兄弟,你想买下我这鬼屋?”秦桧指了指不远处的那一栋建筑,看样子还不校

卖十万实在是太便宜了。

“对,是我要买下来。”

“好!好1秦桧向两边瞟了一眼,从怀中掏出一份合同:“签了,签了这鬼屋就是你的了。”

“啊?我还没给钱呢。”左思有些无语,这秦桧白长了一副奸商模样,怎么还没拿到钱就让签合同。

难道,他不是真正的鬼屋老板?

在这骗钱呢?

左思不由对这个秦桧产生了怀疑。

“鬼屋老板的手机号网站都是会核实的,应该不会出错。”

“这个秦桧不会偷了鬼屋老板的手机吧?”

左思下打量着这个有些猥琐的中年男人,若是搞不清楚他的身份,他是不会付钱的。

这年头骗子太多,防不胜防,一定得小心谨慎才可以。

“怎么样啊小兄弟?”秦桧看去有些焦急,他越这样,左思越是怀疑他。

“你如果嫌贵,价格还是可以再商量的。”秦桧试探性的说道。

“不好意思,秦老哥,我可以问一下你为什么要转卖这处鬼屋吗?”

“家里出了点事,实在没时间打理了。”秦桧不假思索,就像提前背好的台词一样,他再次看了眼四周,对左思说道:“手续这方面你放心,咱们走的是正规交易渠道,不会有问题的,你如果还是不放心,我就先把这鬼屋落到你名下,你再给我钱。”

左思眉毛一挑,有这么好的事?还让自己碰了?

虽然事情透着蹊跷,但左思也顾不得这么多,他拖不起时间,也买不起其他鬼屋,无论这里面有什么猫腻,也得先买下来再说。

“好,咱们去办手续1

左思答应下来,与秦桧一起向外走去。

可刚走了一半,就见不远处,有一个老保安风风火火的向着左思的方向跑了过来,边跑还边喊。

“等等,等等我!咳咳咳1

这保安看去得有六十岁以了,跑这几步就累的够呛,但却仍在坚持,像是有什么急事。

“是叫咱们吧?”

左思站定脚步,打算等一等这老保安,看看他有什么事。

“不是,不是!咱们快走,这保安有疯病的1

秦桧伸手就想拽着左思离开。

左思闪到了一边,他非常讨厌陌生人触碰自己。

一个游乐园,就算再穷请不起物业,也不可能请一个精神病当保安吧。

“既然秦桧不想让我跟这老保安说话,那我就偏要看看这老保安会跟我什么。”

见左思不肯跟自己走,秦桧无奈的叹了口气,看着老保安的目光满是怨恨。

呼哧……呼哧……

老保安站在左思身前抚着胸口顺着气,过了一会,才说道:“小伙子,你,你是不是要买他的鬼屋啊?”

“对啊,老大爷,怎么了?”

“不能买,不能买埃”老保安摆着手,连连摇头。

“为什么?”左思有些诧异。

老保安还没说话,秦桧先不干了,他骂道:“刘洪!我卖我的鬼屋关你什么事!滚一边去1

刘洪没有因为秦桧骂自己而生气,反而歉意的看了秦桧一眼。

“秦老弟啊,你卖这鬼屋不就是给自己造孽吗?你就行行好,等我几年,等过几年,我攒够了钱,我买还不行吗?”

“去你妈的,也不看看你自己还能活几年!赶紧滚,老不死的东西1

秦桧的态度非常恶劣,看的左思直皱眉,感觉这人的人品真不咋地,这老保安从始至终都是平心静气的和他讲话。

这秦桧却是句句‘出口成章’。

“老大爷,你能不能告诉我,我为什么不能买这鬼屋?”

“哎1刘洪看着左思叹了口气,沉吟一会说道:“你如果买下来,会死的1

秦桧听完气的咬牙切齿,骂道:“又在这放狗屁!我都买了两年了,不一直活的好好的!?赶紧滚1

左思不由点了点头,心想:“秦桧的确活的好好的,刘洪为什么会说我买下来就会死呢?”

“那还不是因为你没营业。”

刘洪的话立即提醒了左思。

这家鬼屋的确有俩三年没营业了。

“这家鬼屋只要营业,鬼屋老板就会离奇死亡,他们的死看去和鬼屋没关系,但绝对不是偶然。”刘洪盯着左思,言辞恳切:“小伙子,听老头子一句话,千万不要当啊1

秦桧已经气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胸膛剧烈起伏,要不是打人犯法,刘洪又是个老头,他早就一扒掌扇死刘洪了。

“嗯,我知道了,谢谢老大爷~”

左思微微一笑,对刘洪表示感谢。

刘洪松了口气,又劝住一个。

秦桧则是有些落寞的独自向门外走去。

左思立马喊道:“唉~老哥,等等我埃”

秦桧回头,没好气的看着他:“等你干什么?”

左思摊了摊手:“不是买你鬼屋吗?”

秦桧和刘洪都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他,问道:“你还要买?”

“买,为什么不买!~”

左思大步往前,示意秦桧跟自己去办手续。

秦桧是一脸欣喜,两年了,终于碰到个不信邪的!

刘洪则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可惜了这年轻人。

一下午的时间,左思和秦桧办完了手续。

经过讲价,左思只花了八万块钱就买了下来。

二人分别时,秦桧的表情五味杂陈,想跟左思说点什么,又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有愧疚,有释然,也有一丝庆幸。

“小兄弟,我有几句话交代给你。”

“老哥您说。”

“刘洪那家伙说的话,虽然有点扯,但你也不能不信,以后一定要小心。”

“嗯,我明白,谢谢老哥提醒……”

左思说完就要走,他以后要小心的事多了,所以对秦桧的话并没有太往心里去。

“唉唉唉~我还没说完呢。”

“怎么,老哥,还有啥事。”

“嗯……你就不好奇,之前那些鬼屋老板是怎么死的?死了多少人?”

“有点好奇,不过,他们怎么死和我没什么关系吧。”

“……随便你吧,不过,如果能不营业,你还是别营业了,毕竟钱虽然重要,但命更重要。”

秦桧说完转头就走,他自认为话说到这份,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当年,秦桧是买下这座鬼屋后,刘洪才提醒的他。

秦桧虽然财迷,但生性胆小,在调查过前几任鬼屋老板都不幸遇难后,就不敢再开门营业。

偌大的鬼屋就这样丢了两年,价格是一降再降。

每次有人来实地看鬼屋,刘洪都出来阻拦,说同样的话,劝他们不要买。

所以鬼屋一直没有卖出去。

秦桧对刘洪是恨的牙痒痒,如果当年刘洪早提醒他的话,他是不会买下这座鬼屋的。

可偏偏是他买了之后,这个刘洪想尽一切办法来阻挠。

不过现在好了,终归是卖出去了,也算是了了一件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