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步阁 > 玄幻奇幻 > 我的午夜直播间 > 0016章 夜半梦惊魂

左思只感觉瞬间清醒……!!!

自己是怎么到这的?

不是在丁茹晓她家吗?

怎么会跑到这里来?

“就算有人把我送到这里来,我怎么会没有丝毫察觉?”

“难道……”

“丁茹晓有问题???”

“她给我下了药?”

“嘶……”

细思极恐,如此漂亮的大美女突然找自己,果然另有企图。

不管怎么样,先离开这里再说。

左思拔腿就往外走,既然有人想让他呆在这里,那他就必须先离开这里。

更何况,这里是二楼手术室!

光线非常昏暗,比他一次来的时候还要暗!

只能堪堪看到身前一米以内的距离。

已经经历过如此多的恐怖事情,左思的心理承受能力已经升了一个台阶。

这一次,左思虽然心中也会害怕,但却不会丧失理智。

他走的非常快,但没有跑。

越快越错,他生怕和次一样,刹不住车,一头撞进一个比三号手术室还要恐怖的地方!

“嗯?怎么没有听到孟妙雪的声音?”

左思有些奇怪,但也顾不得那么多,也许只是时间没有到罢了。

他眯眼仔细观察眼前的环境。

突然!

左思停住了脚步,一滴冷汗顺着他的额头流了下来。

前方,不到半米的距离,有四个人影并排挡住了前面的路。

她们穿着护士服,一动不动,宛若雕塑一般,没有一丝生机。

左思的脚步缓缓后退,这四个人,他现在再熟悉不过。

这不就是被陆良远灭口的,沈霞、许晴、许英、房如心么。

左思没有贸然开口,他不懂,不懂这四个人为什么要拦住自己的路。

按道理来说,他是这四人的恩人,帮她们报了仇,将陆良远的罪行公之于众。

“她们没有理由害我才对”

面对未知,左思没有丝毫把握,他没有尝试与这四个鬼魂交流。

他现在还没有胆子尝试。

这,太过惊悚。

四个背影一动不动,只有那洁白的后脖颈,反射着手机的灯光,看去是如此的刺眼。

左思本以为自己不招惹她们,她们就不会招惹自己。

可接下来,发生的一幕,让他的身体如坠冰窟。

四颗头颅微微的颤了一下,左思不想看,却又不得不盯着她们。

卡……卡,卡,卡。

一声声骨骼的断裂声响起,在这寂静的环境是如此的刺耳。

四颗死人头,旋转了一百八十度,死死的盯着左思,嘴角带着一模一样的笑容。

忽然,有三颗人头开始咀嚼,可以清晰的看到她们的嘴巴里塞满了注射器的针头。

一根根闪着寒光的针头刺透了她们的脸皮,鲜血顺着脸颊缓缓滑落,渐渐侵湿了发黄的衣衫。

但她们的脸却没有丝毫痛苦的表情。

依旧带着笑意看着左思。

场面恐怖至极,饶是左思心脏够大,也被吓的浑身发颤。

“为什么?”

就在这时,忽然有个女人的声音紧贴着左思的左耳响起。

脸色苍白的他,缓缓转过了头,看到了一张毫无血色的人脸……!

“啊-…啊-…”

恐惧的嘶吼声传遍了整栋医院。

可这远远没有停止,四个鬼护士几乎瞬间来到了左思面前,如此近距离的看她们咀嚼针头。

这种感觉,让人崩溃。

左思的身体被莫名的力量抬起,再次被放下时,已经来到了三号手术室的手术桌。

他想逃跑,可却移动不了分毫。

眼睁睁的看着女鬼一边嚼着针头一边准备手术器具。

“我帮了你们,你们不能这样对我1

左思希望能唤醒这些女鬼的良知,希望能逃脱升天。

可是,没有‘人’理会他,孟妙雪那苍白的脸几乎面对面贴着他的脸。

左思能够感受到面前的那股寒意,他呼吸急促,依旧希望可以劝说这些女鬼放过自己。

他嘶吼道:“陆良远已经被抓了,我已经帮你们申冤了,你们放过我吧1

那苍白的脸渐渐离开,孟妙雪的嘴角在不断的颤抖,像是在强忍着笑意。

左思忽然感觉这个表情有些熟悉。

更加令人毛骨悚然的事情发生了,孟妙雪的脸在不断的变换着。

最后……

竟然变成了陆良远的模样……

“嘿嘿嘿……”又是这沙哑难听的笑声,和在派出所听到的一模一样。

“怎,怎么会这样!你不是被抓了吗1左思眼中充满不可置信。

陆良远丝毫没有理会,拿着锈迹斑斑的手术刀向左思的脸割去。

……

……

“啊!!1左思一头冷汗,猛然从睡梦中惊醒,他看了看四周的环境,天已经亮了,自己正躺在沙发。

“还在丁茹晓家……”左思松了口气,心脏依旧砰砰直跳。

刚才的梦境实在太真实了,让他以为那就是真的。

不过还好是个梦……

“我必须尽快完成任务!1左思突然感觉到了压力,这个梦也许就是给自己的警示。

“必做任务的三天之期很快就到,我却连鬼屋还没去过,钱更是没影的事……我要是再不快一点,怕真是要死了1

“而且,这一星的任务就如此吓人,实在难以想象那‘哭泣的学校’究竟什么样1

“我必须尽快完成所有任务……提升自己,否则,就算不死在这必做任务,也要死在其他任务。”

左思现在是在跟时间赛跑,一分一秒都不能耽搁。

“怎么了?”丁茹晓的声音传来,她在厨房翘着脚探出半个身子,诧异的看着左思。

“没什么,做了个噩梦。”左思看了看外面的阳光,已经到正午,他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这时,丁茹晓端着菜放到茶几,今天的她没有化妆,穿着围裙和睡衣。

和昨天相比,简直像换了一个人。

不化妆的她,素雅却不失娇媚,看去就让人感觉舒服。

左思甚至感觉,这样的丁茹晓比化妆时更漂亮。

不过他已经没心思欣赏了,还是小命更重要。

“你要走?”丁茹晓将饭菜摆好后,在围裙擦了擦手。

“嗯。”左思点了点头,迈步就要走。

“吃完饭再走吧,你看我做了那么多。”丁茹晓有点不高兴,她好不容易下一次厨,却没人跟她分享。

咕噜噜……

左思的肚子适时叫出声,他略有些尴尬的坐回原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