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步阁 > 玄幻奇幻 > 最强仙宗靠抽奖 > 第二十四章 打劫

张天乐嘴角抽搐,苦笑说:“拜托,你当水匪,好歹有点敬业精神行不行,这里可是水路,你好歹把山里面用的黑话改一改埃”

独眼龙挖着鼻孔说:“唧唧哇哇个什么,把身值钱的东西都拿出来1

张天乐微笑问:“我要是不给呢?”

独眼龙打量着张天乐:“本来本大王只是想劫财,你要是不给的话,本大王今天劫财又劫色1

欧阳玲珑一听,立刻拔剑:“呸,你敢打我的主意?有种放马过来,我非得把你们大卸八块1

独眼龙不耐烦地说:“滚一边去,这里有你什么事。本大王喜欢俏郎君!小子,你好俊呐,是爷喜欢的类型。”

张天乐嘴角抽搐,一头黑线。

欧阳玲珑脚下一滑,差点闪了腰。

一艘彩绘小船迎面驶来。

船头站着一个穿着白色长裙,扎着两只马尾辫的美少女。

双马尾少女竖起右手食指和中指:“六龙御水术1

河面翻滚。

独眼龙的乌篷船摇晃。

六条水龙从河面爆发出来,卷向乌篷船。

一瞬间。

乌篷船就被六条水龙啃咬,撕扯,变成木渣。

劫匪们纷纷跳下乌篷船,落荒而逃。

双马尾美少女微笑说:“抱歉,二位受惊了,在下临安城玄冰派洛雨燕,负责这一片河道的治安。”

张天乐打量着美少女皱眉问:“洛雨燕?你是,苍梧城,黄牛村,小名黑妹?”

洛雨燕好奇地问:“你怎么认识我?”

张天乐欢呼:“我,洪锦啊!咱俩个同村啊!你忘了,当年我们两个光屁股去荷塘边偷桃子吃,掉水里,差点淹死了,还是你救了我1

洛雨燕打量着张天乐,惊愕地问:“洪锦?我天啊,你怎么长这么高了。”

张天乐微笑说:“七八年没见了,总会有点变化的嘛。”

洛雨燕微笑说:“走,去城里,我请客,吃一顿。”

张天乐微笑说:“哪能让你破费,走,我请客。”

在洛雨燕的带领下,张天乐和欧阳玲珑靠岸,走到城门口。

冰船自动变成水,在河里消失。

守城士兵检查了一下洛雨燕的令牌之后,放行了。

张天乐进城,直接指着最大的酒楼,福来客栈,带着两个女孩走过去了。

一进店门,张天乐首先在柜台预存一百两银子。

这样可以让洛雨燕放心点菜吃,省的她为了付钱尴尬。

掌柜的也是有眼力劲,看到两个美女走进来,就知道怎么回事,特意给张天乐安排在二楼临湖的雅间。

三人进了雅间。

洛雨燕和张天乐从小时候一直聊到分别前。

欧阳玲珑在旁边,有一种当电灯泡的感觉。

洛雨燕好奇地问:“对了,你还记得苍梧城第一大善人,赵夫人吗?她现在怎么样啊?当初我来临安城拜师,路差点被劫匪杀了,还好遇到了赵夫人的车队,这才得以保住性命。”

张天乐微笑说:“她现在家大业大,日子过的挺好的。”

洛雨燕微笑说:“我听说赵夫人收养了一个女儿,谁要是能娶到赵夫人的女儿,真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1

张天乐微笑说:“额,我就是那个八辈子修来福气的人。”

洛雨燕眉毛一挑,嘴角抽搐:“你该不会是……”

张天乐点头。

洛雨燕恍然大悟:“怪不得你现在发达了,原来是入赘赵家了啊!赵夫人的女儿长什么样,好看吗?”

张天乐点头:“嗯,那必须好看,不好看,我能同意嘛。”

洛雨燕开玩笑问:“有我好看吗?”

张天乐忽然感觉到背后好像有一双眼睛盯着自己。

直觉告诉张天乐:要是一个回答不好,就会送命。

张天乐微笑说:“我老婆,那是天天下人间无敌第一超级大美女,只要有空气在的地方,就没人比我老婆更好看。”

那股死亡凝视的感觉消失了。

洛雨燕大笑:“哈哈……你节操哪去了……哈哈……”

张天乐总感觉后背有人看着自己,借着洗手间的理由,站起来,转过身。

虽然,什么都没看见,但是,窗户边的影子出卖了一切。

赵香炉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隐身了。

不过,由于阳光照射,影子留在了地板。

张天乐去了洗手间之后,回到座位。

现在开始进入了正题环节了。

张天乐询问临安城的城市布局,建筑特点,宵禁情况,门派势力等等。

洛雨燕一股脑全都给张天乐倒出来了,甚至还给张天乐两块进出城门的令牌。

饭后,张天乐和欧阳玲珑送洛雨燕回玄冰派。

玄冰派位于城北,玄冰区。

四大城区,玄冰派自己占了一个城区。

街道每一个商铺都悬挂着玄冰派的雪花旗帜。

人来人往,川流不息。

张天乐一直把洛雨燕送到了玄冰派正门口。

洛雨燕进了宗门之后,张天乐带着欧阳玲珑在街逛街。

欧阳玲珑在胭脂水粉摊位前拿起一个小镜子:“师尊,你看,这个小镜子,可不可爱?”

张天乐随手丢了一个钱袋子给欧阳玲珑:“自己逛街玩,记得,晚八点之前,按时回客栈。”

欧阳玲珑接住钱袋子:“谢谢师尊,师尊你呢?”

张天乐微笑说:“我随便转一转。”

欧阳玲珑打开钱袋子一看,里面全是小银锭子,每只十两,一共八百两。

这些钱虽然都是小钱,但是胜在方便。

不然欧阳玲珑一次拿出来一块灵石,让小商贩怎么找零。

张天乐轻摇扇子,走到花街前方的时候,忽然感觉到背后有杀气。

这股熟悉的杀气,不是别人,正是赵香炉发出来的。

于是,张天乐非常自然得转了个弯,走向兵器一条街。

杀气随之消失。

“天下第七,墨麒麟。没想到,剑的主人竟然是你这种小白脸。”一个抱着一把黑剑的花白头发大叔从墙角走出来。

张天乐轻摇扇子:“你谁啊你?”

花白头发大叔握住怀里的剑,低着头,一脸冷峻的表情:“吾乃剑痴,二十五。吾剑,名为太阿,天下剑道排名第四。”

张天乐拱手:“幸会,幸会。”

然后,张天乐转身就走了。

花白头发大叔用太阿剑拦住张天乐,冷峻地说:“名剑相遇,难道不应该切磋一下吗?”

张天乐眉毛一挑:“不用,我打不过你,认输好了。”

花白头发大叔冷峻地问:“不打怎么知道?”

张天乐不耐烦了:“大叔,你有完没完,你闲的蛋疼,我不闲,我赶时间。”

张天乐可不是闲逛,而是有目的的在观察临安城的巡防,城市布局。

万一菜刀门在这里招收弟子,被人截胡,总的知道什么路线可以逃跑。

花白头发大叔冷峻的说:“不要叫我大叔,我虽然看起来有点成熟,不过,实际,我只有一百九十八岁。”

张天乐嘴角抽搐:“……”

“打赢了我,你就是天下第四了。”剑痴二十五冷峻的说。

张天乐轻摇扇子:“我没兴。”

“呛……”太阿剑出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