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步阁 > 武侠仙侠 > 天玑舞 > 第一百四十章 雾石

刘长生听懂了陈叔的意思,看来这里边还发生过些故事。

至于陈叔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到底是因果牵扯还是魑魅魍魉作怪,刘长生也不是很肯定。

他只是隐隐约约觉得眼前一切有点不对劲。

这个所谓的新大千世界,白玉京内。一切都太新了,新的有些假。一整座白玉京里面没有一丝一毫的生气。水里没有,路边还未成长的树苗都像是塑料仿真的一样。

如果这就是大千世界的话,那么一个没有生命的大千世界存在的意义在哪里了?

刘长生虽然刚接触构物这种法则,但是这不影响他对于构物这种法则的认知。

构物法则和其他机械系的创造类法则最大的区别就是生命力。构物出来的东西,生命力是真实旺盛的,可是这里的土地,水,建筑物,甚至天空的云都貌似太规整了。

这些东西就像自己以前的捣鼓的长安城雏形一样。看去无比真实,精致,但是就是给人感觉是假的。

刘长生站在一个风口之处,深吸口气。随后闭眼睛,灵运触觉,听觉,嗅觉之。

此时风向他吹来,空气中的味道,声音,还有风吹拂身体的感觉,种种信息迅速涌进他的大脑之中。

刘长生把这些信息在脑海里面,重新组合成画面,奇异的事情发生了。

他脑海里面的白玉京,树木参天,水中水草萋萋,鱼跃水面,建筑也充满了历史的痕迹。

这些东西和他肉眼所见的东西完全相反。刘长生很想打开第三只眼,用第三只眼再去看看这个新的大千世界。

但是介于刚才第三只眼发生的变异他并没有搞清楚,再次贸然睁开他也很难预料会不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刘长生放弃了用第三只眼去观察这个世界的想法。而是想到另外一种方法,刘长生依然闭着眼,从怀里拿出阴阳镜。

咬破自己中指在阴阳镜阳面全部涂满自己的血液。然后把阴阳镜往空中一抛。

阴阳镜在空中越变越大,越飞越高。飞到三千米之时,它的直径最少要超过一公里大校

此时它不再升也不再变大,就这样悬在空中。然后一个翻转,阴面向。

阴阳镜阴面向之时,整个天空忽然一下全黑,就像是在被忽然关了灯一样。

这种极度的黑暗持续了大约三十秒,阴阳镜再次翻转。整个世界又再次点亮,但是这次的亮光中带着淡淡血红的颜色。

在淡淡血红颜色光照亮的白玉京开始急剧的发生变化。

最开始的变化是十二座玉楼。在淡淡血色光亮之下,十二座玉楼几乎是同时亮起了阵法之光。

十二玉楼,代表着十二地支,即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

十二地支又分别以十二生肖动物的形象出现。十二玉楼出现即子(鼠)、丑(牛)、寅(虎)、卯(兔)、辰(龙)、巳(蛇)、午(马)、未(羊)、申(猴)、酉(鸡)、戌(狗)、亥(猪)。

每一个玉楼的虚影生肖都栩栩如生,如同真的活物一般。

十二生肖显现之后,玉楼之涌出十二种元素属性。分别是金、木、水、火、土、空气、空间、光、暗、雷、风、冰。

十二种元素在玉楼之凝聚,然后扩散到整个白玉京之中。

此时原本崭新一片却死气沉沉的白玉京,迅速开始变化,变得到处都是破旧不堪。街道坑坑洼洼,建筑物则褪去鲜艳的颜色变得陈旧,还有些些则破损倒塌。

但是这个破旧不堪的白玉京却充满了生机,远处有动物鸣叫声,近处路边小树全部变成苍天大树。水中鱼儿成群,多到经常有鱼硬生生被挤出水面。

一群老鹰在空中随时待命,一旦鱼儿被挤出水面,它们一个俯冲用利爪死死抓住跳跃不止的大鱼。

不过很奇怪的事情是,那群老鹰好像不敢碰到水面,一旦鱼儿掉落至水面之时,它们都会放过它们。

此时的刘长生还是闭着眼睛,但是他却可以感受到这一切的变化。

也不知道为何,他的额头第三只眼再没有睁开的情况下,忽然流出一颗眼泪。此时的刘长生,心中却有大欢喜。

胡娇和陈叔,则瞪大眼睛亲眼目睹这一切的变化。

胡娇不停的揉自己的眼睛,以确定这一切的真实性。

而陈叔则两眼泛光,两只一直放在裤缝的双手一直颤抖不已。嘴里面还一直念叨。

“这才是我想象中的白玉京,这才是真的白玉京。”

刘长生闭着眼睛伸手向天空招招手,阴阳镜快速变小回到他手。

没有阴阳镜的淡淡血色光芒的照射,白玉京竟然又变回了原来的样子。

刘长生和胡娇面面相窥,谁也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

刘长生睁开眼睛,脑袋一阵眩晕,身子不由自主地摇晃一下。

胡娇一把扶住他,刘长生摇摇手,一脸兴奋的对着陈叔道。

“陈叔,里面确实是有些东西。不过现在不影响白玉京这个大千新世界的成长了。”

胡娇和陈叔同时一愣。

胡娇皱眉道。

“什么意思?”

“白玉京这个世界的地基,好像已经被什么东西开启过。并且所有的生机都被那些开启大千世界的东西又封印起来了。刚才我用阴阳镜的特性,解封了被封印的生机。”

陈叔目视前方,看着白玉京依然崭新的街道。心里暗想,有东西开启过白玉京,并且这些东西依然还在白玉京中。

看来自己后面的计划要缓缓,先把白玉京内部的问题解决掉再说。

陈叔整理一下自己的仪容,依然板着脸,但是眼神里面很柔和。

对着刘长生和胡娇郑重行礼道。

“少爷,少奶奶。今天就到这里吧。等老奴把白玉京彻底清查一遍后,再请少爷少奶奶来看看。”

刘长生和胡娇互看一眼,一起点点头。

陈叔从中山装衣的口袋里,再次拿出那种钢笔,对着刘长生和胡娇一挥。

七彩墨水从笔中挥出,刘长生和胡娇同时闭眼睛。

再次睁开眼睛后,他们已经站在白玉京入口的红木门边。

刘长生和胡娇,从红色木门出来。

陈叔一直把他们送到门口后,才行礼离开。

离开前陈叔塞给刘长生一个红木盒子。

“少爷,这是新世界开启之时。雾气形成的一块雾石,老奴用不。你把他送给胡家,估计对于少爷退婚之事有所缓和。”

刘长生接过红木盒子,陈叔再次行礼,转身进入红木门。

红木门在陈叔进去后,又变成了一堵红墙。

等陈叔走后,刘长生才小心翼翼的问把红木盒子打开一条缝,往里面瞄。

红木盒子里面平放着一块白雾状的玉石。刘长生本来打算看一眼就关,毕竟这东西太珍贵,沾不得人气。

在刘长生关红木盒子前,胡娇递过来一双洁白无瑕的手套。

这双手套很薄,全身泛出莹白色特殊关注。

这种手套是由冰蚕吐的丝所制,主要是用来鉴定先天法宝的。先天法宝天生排斥陌生人气,所以每次鉴定之时都要戴这种手套。

这种手套在古先天法宝盛行之时,几乎人手一双。不过后来封神大战之后,先天法宝的数目急剧减少。加这种手套需要的冰蚕丝在人界十分稀少,所以很是难得一见了。

刘长生接过手套,稍稍比划一下和自己手掌的大小,发现意外的合适。

刘长生看了一眼胡娇,只见她对着自己又是一个白眼。

刘长生笑着把手套戴,小心翼翼的把红木盒子里面的雾状玉石轻轻拿出,放在眼前端详。

玉石中有白雾一说,主要是指存在于外层风化壳与内部翡翠之间的一层雾状不透明物质。不过眼前这块玉石却不是皮是雾状的,而是整个玉石如雾一般的存在。

刚才在盒子里面还看不清楚,现在把它放在阳光下,整块玉石里面像是乳白色的浓雾一般,自然流动。

刘长生赞叹道。

“没想到这块玉石竟然是块真的雾石。怪不得市面的玉石一天一个价。看来这种天生天养的石头,还真是有不少玄妙在里面。”

胡娇凑到刘长生边也仔细看那块玉石。这是刘长生在白玉京里面弄出来送他爹的东西。听陈叔意思,这一块玉石是吸收刚才昆仑神山投影的雾气凝结而成的。

别看它只是玉石,可是它的珍贵程度,甚至超过一件极品的先天法宝。

因为它是半先天之物。半先天之物是可以后天炼制成血脉法宝的。

血脉法宝虽然远不如先天法宝的威能,可是它却是可以传承的法宝。只要是自己这一脉的后人,都能执掌血脉法宝。

胡娇知道这块玉石的重要性,有些犹豫道。

“长生,你真的要把这么贵重的东西作为赔礼送给我爹吗?”

刘长生把玉石重新装在红木盒子里面,很肯定的点点头。

“不搞个好东西给咱爹,我怕他都不让我进门。没事,不就是一块半先天之物嘛。反正也是陈叔免费给的,又没出钱,正好借花献佛了。娇娇姐,你说有了这玩意,估计咱爹就不好意思打断我的腿了吧?”

胡娇白了他一眼,道。

“你可以试试,我不敢保证。对了,长生,你不觉得白玉京主陈叔,有些怪怪的吗?”

刘长生奇怪道,陈叔有不对劲的地方,自己没有感觉到埃

“他本来就是这样的吧?也许是你第一次见到他有些不适应。”

“那他为什么要带我们去看白玉京,那种东西也是我们现在可以接触的吗?”

刘长生露出一丝意味不明的笑容。

“每个人都有私心,说句不好听的话。陈叔他们这些跟我们刘家瓜葛很深的一群人,现在都指望着我快速成长起来。也许在他们的心里,我要是在一天之内长成苍天大树才符合他们心里的预期。别说是白玉京,就算是真的昆仑神山,他们只要能找到。他们也敢带我去,信不信?”

胡娇没有说话,心里一直想到刘长生说的那句话。

每个人都有私心,那么自己对刘长生有私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