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步阁 > 玄幻奇幻 > 随波纪 > 第二十六章 说说那些真与假

第二十六章 说说那些真与假

    丁丛看着悬浮在未辰掌心的银色小旗缓缓飘动,荧光四射绚丽夺目。内心无比震撼,虽不知道这东西是什么,但是能惊退那个怪物也应该不是凡品。陈东、牛大力在金色大门消失后也收起了防御,相互看了一眼,脸流露出复杂的神色。

    未辰并没有马收回小旗,依然不断的注入着魂力。陈东此时才开口说道“老兄真是深藏不露啊,贵姓?”

    未辰伸手擦了下嘴边的血迹,声音嘶哑的说道“费什么话,还不赶紧找车,这旗就是唬人用的。”

    陈东一愣,还没等再说什么,就见牛大力已经把轮椅转了过来,开始向外推去。陈东这才意识到“吓唬人”是真的,边掏手机边跟着向外走去。未辰走在最后面,不时的回头望着刚刚金色大门消失的地方。

    没一会儿功夫,金色大门再次出现,那只怪物咆哮着冲了出来,“一群小崽子居然敢耍老子!”

    刚刚冲出来就看到远处未辰手中的那支小旗依旧散发着光芒,怪物马冷静了下来,停在门口处就那么恶狠狠的盯着他们,直到光辉慢慢消失在胡同口。“哼,算你们走运。”然后转身进了门里,心里还在不停嘀咕着“这旗真的假的,气息没错,就是弱了些……”

    金色大门再次消失在空气中,胡同内的嘈杂声音也随之而起。

    坐在车的四个人默契的保持了安静,只有司机一个人在那里不停说着这段时间听来的八卦。见几个年轻人都一脸阴郁,司机也果断的闭了嘴。到了商源遗址博物馆门前,紧张的气氛才稍微缓和了一下,司机是最高兴的人,居然拿到了三倍的报酬,陈东是最郁闷的一个,居然当了冤大头。

    “你们是不是有话要告诉我?”丁丛冷漠的问道。

    “咱们是不是应该先去宿舍再说。”未辰疲惫不堪的说道。

    陈东与牛大力对视一眼后,也没意见。

    宿舍还是那个老样子,看来丁丛住院的这段时间根本就没有人值班。丁丛刚被牛大力扶着准备坐在床,就见未辰已经瘫在面了。丁丛也就顺势坐在了床边,牛大力与陈东一人一把靠背椅。

    都坐下后,又是一阵沉默,除了未辰的鼾声,就是屋外呼啸而过的风声。

    “现在说说吧。”丁丛再次冷冷的问道。

    陈东看了眼牛大力,再看看床睡着的未辰,有些为难,不知该如何开口。这时牛大力到是先开了口。

    “丁丛,有些事情你不知道为好。也不是有意瞒你的。”既然开口了,那么后面的事情就好说了。

    “既然都看到了,你觉得不给我个解释能行吗?枉我平时把你们当好哥们。哼!”

    见到丁丛真的生气了,牛大力也不好再说别的。“好吧,告诉你吧,既然都看到了总不能当做没发生过。”说着,牛大力下意识的双手报肩准备倾述。然后就听着“嗷”的一声惨叫,再看牛大力脸都青了,原来被丁丛扎的地方居然还在流血。

    牛大力检查了一下,发现伤口只有筷子头大小,但是一直没有愈合的迹象。陈东凑过来看着流血不止伤口很是诧异,下意识就去摸大腿内侧的伤口,结果发现早就不痛不痒了。然后扭头看向丁丛,发现丁丛根本没明白发生了什么,才愕然道“你用什么扎的大力?怎么现在还没好?”

    丁丛在身边摸索边不好意思的说道“不好意思,我当时心急扎的有些重。”然后在身摸出一根带圆形握手的石锥。这是未辰的东西,刚刚情况危急也没时间还给未辰,扎完牛大力后就被随手塞进了口袋。这会儿拿出来看才发现,就是一个很普通的石锥。

    陈东接过石锥仔细看了看,又给牛大力看了看,才还了回来。丁丛接过来直接放到了未辰的衣口袋中,毕竟不是他的东西,而且一个石锥还真不是多稀奇的文物。

    牛大力脸色阴郁的一只手捂住伤口,另一只手在口袋里摸了半天才掏出一颗红色的药丸,扔入口中缓缓咀嚼了一阵后咽下。这会儿除了未辰在呼呼大睡,其他两个人都保持了静默。等牛大力吃完药才开口说话。

    “没事吧大力?刚刚手重了,真对不住啊。”丁丛首先开口道歉,很是不好意思。

    牛大力摆了下手,脸色好了些才说道“跟你没关系,是那个石锥有古怪。不然这点小伤就跟被蚊子叮了下一样。”

    陈东也跟着说道“丁丛,你那朋友什么来头啊,刚刚那个石锥明显不一般,你扎我那下可是比大力狠多了,但也没留下什么。”

    听陈东这么一说,丁丛才反应过来,扎他那下不但重,位置还很不妥当,于是有些扭捏的对他说了些抱歉的话。陈东到也不是真的追究什么,就是单纯的好奇。

    “大力,要是好些的话,还是告诉我怎么回事吧。”丁丛见大力没再追究什么,赶紧问道。

    “知道了,告诉你就是。”牛大力又看了眼陈东后,并没有马告诉丁丛,而是向陈东开了口。

    “东哥,你是什么人?”

    这一问到是把丁丛弄蒙了,虽说他是保安的身份,但是馆里人都知道他最终是要转正的,所以每个人都没拿他当保安看待。可以说馆内年龄相近的几个人,关系处的一直都像哥们一样,怎么今天牛大力突然问出这么陌生的话?

    陈东到是没意外牛大力有此一问,哈哈一笑后从怀里掏出一枚铜质的徽章。徽章图案十分简洁,背景是从中心向四周的放射线条,衬托着中间书写十分工整且苍劲有力的五个汉字——为人民服务!

    牛大力看后露出释然的神色,微微一笑没在说什么。丁丛却又是一脸懵逼,心说你们到底打什么哑谜,到是什么意思啊?

    牛大力又看了看躺在床里侧的未辰,才对丁丛说道“你朋友,你对你朋友熟悉吗?知道他身的秘密吗?”

    “不是很熟悉。他也是我这段时间新结识的。”丁丛很诚实的回答了这个问题,接着又说道“虽然不知道他有什么秘密,但是他跟我说过修行方面的话题。”

    “嗯,既然说过,那么你今天看到的东西就不难理解了吧。我们都是修行者。”

    “这个我猜到了。那目的是什么?修行者会为了这点儿微薄的收入来这里工作?”

    “确实,来这里是有目的的。我猜东哥应该与我的目的一致,你的那个朋友应该也是冲着这个来的。”

    “先别把话题扯到我头,我来这里是调查为什么一群修行者突然集体入世了,别的没什么。”陈东很认真的澄清了自己的目的。

    “为了什么目的?能说说吗?”丁丛有些好奇,而且更好奇的是陈东刚刚说的是一群,不是一个两个。

    “……,好吧,既然都聚到一起了,那么目的都应该差不多。”牛大力没有过多的隐瞒,直接说了出来“我来这里是为了找神器。”

    “神器?”丁丛吃惊的看着牛大力,这个平时自己不怎么拿主意的小胖子,居然是为了找神器。“什么是神器?什么神器?”

    陈东看着一脸好奇问问题的丁丛,觉得很好笑,但是又没法去嘲笑一个刚刚知道修行者存在的人。毕竟神器只在修行者中才有莫大的魅力。

    “你朋友没有说吗?”牛大力觉得不不可思议,转念间与陈东得出了相同的答案。

    “他就告诉我世有修行者,而修行者的圈子就是修行界,然后修行界里有很多宗派,再然后就是病房吧台爆炸,回家时出现怪物。”丁丛有些无奈的说道。不过也真不怪他,未辰真的没有告诉他太多的事情,历史事件当然不能算了,而自己能修行的事似乎也是瞒一瞒比较好。

    “其实不难理解,你没事多看几本修仙的就知道了。”牛大力很自然的就说出了与未辰及其相似的话。

    这次丁丛是真的被惊到了,难道未辰说的是真事?这么隐秘的事情居然真的变成了题材?难以置信的转头看了看陈东,发现他也点头认可了这一说法。“?不会吧?修行不应该避世吗?怎么感觉人尽皆知的样子。”。

    “呵呵,这你就不懂了,修行界确实隐藏在世俗的背后,但是与世俗又不能分隔。历朝历代的当权者背后都会有修行界的背景,而想要长治久安,就必须要让世俗安稳才行,只有这样才能保证世俗对修行界的供奉充足不断。现在的宗派已经不像古时候那样多了,而且经历了一段特殊的阶段后,很多宗派逐渐凋零,而剩下的宗派痛定思痛后,决定整合资源,成立联盟。这样不但杜绝了氏族间相互争斗带来的战争,还有力的维护了世俗的稳定。可以说现在才是真正走了可持续的良性发展之路。为了良性发展,联盟又制定了人才培养计划,不鼓励全民修行,只是在一定范围内招收优秀人才,这样既能保证联盟的新鲜血液供应,又能避免修行资源因过度开采带来的能源战争,可以说是一举两得。所以为了避免过多的普通人知道修行的途径,宣传部门招募了大量的作家,以修仙为题材编写了各类文学作品。为了让更多人相信修仙是虚构的故事,我们采取了九真一假的宣传方式,目前看效果很不错。嘿嘿,你没发现所有的中都没有告诉你怎么才能修行吗?”

    陈东的这段话,完美的解答了丁丛心中的疑团,也让他终于认识到,原来自己可以修行这件事情比中奖概率还要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