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步阁 > 都市言情 > 做局之逆袭 > 第八十一章:乐极生悲

做好事会让人愉悦,这是黄东总结出来的道理。

尤其是在帮助了漂亮女生之后,心情就会更愉悦,这也是黄东总结出来的道理。

对于他的这个道理,第一条我表示赞同,当我小学时候扶老奶奶过马路的时候,就感觉到胸前的红领巾更加鲜艳了,当我中学时候帮五保户擦玻璃,也看到团徽闪烁出耀眼的光芒。

可对于第二条,我却没有发言权,因为从小到大,我都没有帮助过漂亮的女生,换句话说,漂亮女生都不接受我的帮助,当我大学,我想帮助班花,要用自行车送她回家的时候,她拒绝了我。当毕业后,我想帮助女神,第一次把红玫瑰献给她的时候,她也拒绝了我。

所以,我觉得陈小春唱的对,“我没那种命呀,轮也不会轮到我……”。

黄东进门的时候,孙冰正在客厅里,把两个人的婚纱照相册铺了一地,正认真的翻看,一脸的幸福。见黄东进门,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脸。

虽然与孙冰同住一个屋檐下已经很久,但两个人始终保持着最后一道关卡没有突破,孙冰也很感激黄东对她的尊重,一想到还有一个多月,自己将正式宣布对于黄东这片土地的主权,心中总是有一份期待的喜悦。自己坚守了这么久,终于可以那个最神圣的夜晚,把自己完全的交给他,而且,结婚后,她会对他越来越好,以弥补这段时间来,亏欠他的温柔。

孙冰觉得亏欠黄东,黄东心里同样也觉得亏欠孙冰,孙冰坚守着自己,亏欠黄东的温柔,都由丛珊珊给加倍的补了。黄东也觉得,他需要对孙冰越来越好,才能弥补一些他犯下的错误。

黄东洗了个澡,陪着孙冰坐在地看照片,每一张都那么漂亮。

“姐,我觉得爸妈给你起错名字了。”

“嗯?什么意思,什么起错名字了?”黄东的话,让孙冰有些摸不着头脑。

“你不应该叫孙冰。”

“为什么?那我该叫什么?”

“你该叫孙太阳。”

“孙太阳,哈哈,不好听,为什么要叫这么怪怪的名字?”

“因为我每次见到你,都让你融化了呗。”黄东的情话,铺垫的有点长,不过,还是让孙冰觉得心里甜甜的。

“就你嘴甜。黄东,你最喜欢哪张照片?”孙冰翻弄照片,每一张都让黄东认真的看。

“我觉得,你应该改改口?”黄东没看照片,反倒盯着孙冰。

“改口,有改口钱么?”孙冰调皮的问。

“有呀,我把所有都给你,包括我。”黄东觉得,这种气氛下,不说点情话,有点对不住这么暧昧的灯光。

“切,谁稀罕,要不是你死乞白赖的求着我,谁愿意嫁你呀?”孙冰像个小女孩,在黄东的怀里撒娇。

“是我死乞白赖,那你能不能先叫一声,我想听。”

“嗯……,老公。”这两个字飞快的从孙冰的嘴里蹦出来,叫完,孙冰面色绯红,虽然孙冰的年龄比黄东稍大,可在黄东眼里,就是一个可爱的小女孩,尤其拥她在怀里,闻着她身散发出的处子之香,总是生出要保护她一生一世的想法。

“老公”这两个字,刚刚从孙冰的口中蹦出,马就被黄东用双唇给封了回去,两个人相偎在客厅的地,四片唇久久的贴在一起……

清晨,黄东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看身边的美女露着香肩,还在熟睡,就走到客厅中去接电话,黄东瞟了一眼客厅中的座钟,还不到七点。客厅的地散落婚纱照的相册,让黄东又想起昨天夜里,那缠绵悱恻的长吻,舔了舔嘴唇。

“刚哥,你这是年纪大了,觉少么?怎么这么早?”黄东接通了大刚子的电话,埋怨道。

“哈哈,兄弟,不好意思,以前放羊的时候养成了早起的习惯,没打扰你吧。”电话是勾四刚打来的,勾四刚以前养成早起的习惯,一直到现在都没改。

“打扰都打扰完了,刚哥,你回蒙省了么?”黄东想起,勾四刚和乔小乔已经走了好几天,估计已经从惠安回蒙省了。

“回来了,兄弟,我长话短说,之后你接着睡。”

“你说,刚哥,有什么事?”

“次咱们说的生态养殖,我回来和呼日查大哥说了,他也觉得也挺好,最近想和我去泄洪湾看看,我和小乔也联系了,说最好咱们能一起去,项目越大,投资越多,镇里给的优惠就越多。”呼日查,就是原来勾四刚的老板,后来帮他起家的那个大哥。

“行呀,刚哥,这事靠谱,你什么时候回来?”

“后天吧,这边有点事今天能处理好,后天就出发,预计晚能到。”

“行,几个人,我好定酒店。”

“就我和呼日查大哥。”这次勾四刚没和黄东客气,毕竟和自己曾经的老板一起回去,兄弟们给做做面子,还是应该的,这对于呼日查来说,也是一种尊重。

“好的,刚哥,放心吧。快到了告诉我们一声。”黄东挂断电话的时候,看见孙冰睡眼惺忪的走出卧室,懒洋洋的靠在他身,胳膊紧紧抱着黄东的胳膊,“谁呀,这么早打电话。”

“刚哥,次一起吃饭的那个,美女副镇长的表哥。”说到刚哥,孙冰还真没有太深印象,可提到美女副镇长,孙冰是记忆犹新。

“干嘛呀?”孙冰闭眼睛,靠在黄东的肩膀,马又要睡着了。

“次说的,弄生态种植、养殖基地的事,他有一个朋友感兴,后天到北华,去泄洪湾去看看。”

“你真的要卖菜呀?”孙冰半睁着眼睛,抬头看着黄东。

“不是卖菜,是种植基地,好处很多,以后慢慢和你说,再睡会吧1说完,在孙冰的唇又是轻轻一吻,孙冰笑了笑,笑得很慵懒,之后直接躺在孙冰的腿,一会又睡着了。

小区的供暖还很足,早屋里暖暖的,让人舒服的想睡,看着孙冰睡着了,黄东也靠在沙发睡着了。

午的时候,刘亚龙又给黄东打了电话,告诉他勾四刚和呼日查要来北华的消息,说话的时候,哈欠连天,看来勾四刚这一早,还真是吵了不少人的清梦。现在刘亚龙的想法和司马前一样,决定投一点在种植基地里,倒不是为了赚钱,只是亲戚朋友吃菜比较方便。

黄东想,既然大家都对这个计划有点兴,不妨叫着一起去考察考察。

勾四刚和呼日查到的时候,已经是晚九点钟,当晚黄东和刘亚龙在喜来登的中餐厅招待了两人。

能看出呼日查是个爽快的人,一米九左右的个头,健硕的体格,笑起来很爽朗,而且,酒量惊人,来者不拒,这让黄东和刘亚龙还真有点含糊,蒙古族巴特尔的酒量,真是名不虚传。

“呼日查大哥,蒙古兄弟的酒量,我俩是领教了,望尘莫及呀。”四个人喝了大约三瓶白酒,黄东有点告饶了。

“我一个汉族兄弟陪你们喝酒,你们为啥对蒙古兄弟望尘莫及呀?”呼日查哈哈大笑,黄东和刘亚龙一头雾水。

“哈哈,不止是你们,开始的时候,我也被骗了,其实呼日查大哥是真真正正的汉族人。”勾四刚解释说,呼日查本来不叫呼日查,他姓胡,叫胡兴华,是西北人,做牛羊肉生意很早,也是很早就和蒙古族的牧民们接触,学会了一口流利的蒙语。

其他人去买牛羊,都需要带一个当地懂汉语的人做翻译,可胡兴华和牧民交流是用蒙语直接和牧民们交流,再加他长得高大,还穿着蒙族服饰,所以很多牧民都以为他也是蒙族人,对他格外的热情,胡兴华就干脆给自己起了一个蒙族名字,叫呼日查。后来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叫呼日查,而只有老朋友才知道他是汉族人,叫胡兴华。

“哈哈,要不是刚哥说,我肯定不会相信这是真的。那我们以后该怎么称呼呀?”在黄东的印象中,宁可相信他是呼日查,却不相信他是胡兴华。

“咱们是自家兄弟,看得起我,叫我一声胡哥吧。”胡兴华很直率,对黄东和刘亚龙继续道,“我前些年长时间和牧民打交道,也就习惯他们的交流方式和做事方式。这些兄弟做事直接,没有那么多弯弯绕,和他们做生意,就得坦诚,有一说一,有二说二。他们逐渐认可我,牛羊都是先可着我先来,我也给他们好价格,时间长了,相互认可,虽然有些牧民知道我是汉人,仍是愿意称呼我呼日查兄弟。哈哈,习惯了,习惯了。”

听勾四刚说,现在胡兴华已经成为蒙盛乃至全国最大的牛羊肉批发商人,他的“华联肉业”还过央视。很多牧民相信他的为人,愿意把牛羊卖给他,他后来建立了自己的屠宰场,有了自己的运输链,来自各地做肉类生意的人,也乐得轻松从他这进货,价格虽然不低,但是质量肯定是有保障的。胡兴华的生意越来越大,在行业内已经是个名人,也给自己积累了巨额的财富。

科学很难完美的解释缘分这件事,男人和女人之间爱情如此,男人和男人之间的友情亦是如此,胡兴华这半辈子可以说阅人无数,但能入他法眼的人却很少,却偏偏对当初落魄的勾四刚青睐有加。也正是有了他的支持,勾四刚才能从一个不名一文的混混,发展成为今天小有成就的商人,乃至于最后成为蒙省叱咤一时的地产大亨。让人不得不感叹命运的多变。

其实,丛德园于黄东,又何尝不是有缘人,没有丛德园的帮助,黄东和勾四刚一样,也很难逆袭成功,成为北华市商界的精英。

言归正传,当晚联系好乔小乔后,泄洪湾镇的投资考察团正式成行,这一次的考察的队伍人数比较多,杜峰、司马前、胡兴华、段红尘、刘亚龙、勾四刚、黄东、蔡东明、马小英以及黄林,九辆车的车队从北华出发,浩浩荡荡的向泄洪湾镇出发。这也是黄东几个人商量的结果,用北方的话说,这叫摆队形,秀实力,去的车越多,就越能表示这次他们对这次考察的重视,以及投资者的实力。

奔驰、宝马、奥迪、大众、丰田,在那个年代,虽然这些车型并不是什么顶级豪车,但每辆车的价格也都在几十万,也能反映出这次投资团的实力,用陈近南的话说,是一个“豪华考察团”。

泄洪湾镇的党委书记因为身体不好,一直在住院治疗,这次也没有露面,镇的所有事情都是镇长陈近南一手操持,一起出镇迎接的还有副镇长乔小乔。当乔小乔把黄东和勾四刚想要投资生态农业的事情告诉陈近南之后,陈近南也很兴奋,这些年泄洪湾镇很少有人来投资,镇里也基本没有什么像样的产业,旅游业尚未成型,而传统农业无论是给农民还是给财政收入,带来的收益是有限的。陈近南认为,这些年自己一直原地踏步,和政绩平平是有关系的,如果在自己的任期内,能够让镇里的经济和财政收入一个新台阶,那自己肯定还是有希望前进一步的。

万丈高楼平地起,最初的投资者,肯定是最受欢迎的人。

泄洪湾镇镇政府的一辆老掉牙的捷达,在整个车队中显得有些寒酸,可就连司机在内,都感觉到无比的骄傲,因为泄洪湾镇除了级领导来视察的时候外,很少能有这么多辆车一起开进镇政府大院的时候。

虽然考察来了不少人,但多数人是来看热闹,壮声势的,或者说,来蹭黄东说得老勾家农家饭来的。真正抱着考察目的的,只有黄东和胡兴华、勾四刚,所以和陈近南对话的也就这三个人。

大会议室内,陈近南先对诸位老总的到来表示了热烈的欢迎,之后对泄洪湾镇的优势做了详尽的解说。

陈近南说,泄洪湾镇与北华的距离很近,在运输成本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农产品运输到北华只需要一个小时的时间,完全可以保障农产品的新鲜,而且镇里现在对于来泄洪湾镇投资生态农业的企业非常欢迎,会给予最大的政策扶持,并全权委任副镇长乔小乔同志,负责沟通具体事宜。

之后,乔小乔也表示,泄洪湾镇在镇长陈近南的领导下,正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她十分感谢投资商对于泄洪湾镇的关注,同时也表示很钦佩投资商独到的眼光,看到了泄洪湾镇的巨大发展潜力。她一定按照陈镇长的指示,做好服务工作,让各位投资商能够在这里得到最大的回报。

之后,黄东详细的了解了泄洪湾镇的土地保有量,以及农民的年收入,以及在外务工人员所占农业人口人员比例,以及留守家庭中的主要劳力各个年龄段的构成比例。

有些问题陈近南和乔小乔能够当时做出解答,有些问题,需要进一步调查之后,才能回复黄东。

在谈及胡兴华和勾四刚的养殖场的时候,勾四刚简单的讲述了他们的构想,他们计划在泄洪湾镇投资200万左右,建设一个年出栏1万头生猪的养殖基地,如果经营得当,回报好,后期会继续追加投资。

200万元,对于泄洪湾镇来说,可是不小的投资,陈近南当即表态,除了在土地使用的优惠外,镇政府还将极力帮助投资企业,拿到国家相应的补贴。

之后谈到的就是黄东领头的蔬菜种植,黄东的构想是,他们将用土地租赁的方式与当地农户合作,每年将按照以前十年内,平均的粮食产量作为依据,折成现金给农民。也就是说,农民不用动手,只需要提供土地,就可以拿到种地所能挣到的钱,另外,农民也可以到种植基地打工,每月按照正常的工费结算。

而种植的蔬菜,将分成两部分,挑选最精良的,做好搭配包装,供应北华市内的高端人群,并表示目前已经有很多人对这种供应方式表现出兴。另外的蔬菜,将与北华市几大蔬菜批发商合作,供应吉省的各个市。

虽然黄东还没有谈到投资金额,但陈近南作为多年的老镇长,已经看出来,这两家企业做的肯定不是一锤子买卖,因为无论是养殖,还是种植,先期的投资都不小,而且后期肯定会加大投资力度。镇里不仅有了相应的财政收入,而且,还能解决不少人的就业问题。

更重要的是,对于很多农民来说,和种植基地合作,还像以前一样干活,却可以拿到两份收入,一份是来自土地的费用,一部分是来自工费,泄洪湾镇勤劳朴实的农民,一定会感谢镇长为他们谋求的福利。

今天的交流,只是意向性的接触,很多细节还有待以后逐步的商榷,黄东告诉陈近南,近期会做出相应的计划书,报给镇政府。陈近南也表示,镇政府将给予他们政策最大的支持,并且负责与合作农户的沟通。

黄东偷偷告诉乔小乔,过段时间,将会有一个专门负责此事的人来和她沟通具体细节,目前这个人由于家里有点事情,所以这次没有参加考察。

黄东说得,当然是林枫儿。

投资意向达成后,在陈近南和乔小乔的带领下,一行人在泄洪湾镇的周边做了实地考察,黄东和勾四刚、胡兴华商量之后,大约选好了一个位置,就泄洪湾镇的洼子村。这里和泄洪湾镇连为一体,几乎没有分界,不仅运输方便,而且这里的水源充足,无论是养殖业和种植业,都是最佳地点,这只是三个人初步的想法,下一步还会聘请专业人士,做最后的评估。

考察结束,一干人等才回到了镇里,勾纯孝早已在镇政府恭候了,勾四刚来之前就告诉他,这次还是要去他家吃饭,让嫂子找些人帮忙,多做点好吃的。虽然陈近南说镇的饭店去已经准备好了,但勾四刚和黄东一再坚持去勾纯孝家,陈近南也只能跟着他们去。

其实,勾纯孝倒是很乐意招待这些人,除了可以小小的炫耀一下外,勾四刚也不会白白占“罐头哥”的便宜,每次给扔下的钱,都够这些人吃好几顿饭的了。

豪华考察团,顺利的完成了考察任务,酒足饭饱之后,开心的回程,这是黄东第二次来到泄洪湾镇,很快,他将会第三次来到泄洪湾镇,而厄运也会在他第三次的到来降临到他身,福祸相依用在这事,实在是再贴切不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