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步阁 > 科幻网游 > 冒险者的迷途 > 45
    穿过一条脏乱的小巷,我抵达了斯福所说的位置,这个地方和他形容的一样破旧。

    路边随地都是垃圾,这里的房屋也尤为破烂不堪,而我的目标正是其中最好的一间屋子。

    “有人吗?”

    象征性且礼貌的敲了敲已经被打开的屋子,我越过门框进入屋内。

    屋内几乎没有多少家具,而且也没有好好被打扫过的痕迹,在正对着门的墙壁边坐着一个人,他的身边杂乱的摆放着日用品。

    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这个人能证明是冒险者身份的只有腰挂着的武器短刀了。

    “请问你是基奈吗?”

    “你是谁?找我有什么事?”

    坐着的人抬起头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我,等待我回答他的问题,但我却没有回答他的时间。

    “请你帮忙作证一下几年前的事情。”

    “你说的是几年前运送物资的那件事?!”

    我没有说是什么事,可基奈却直接激动抓地住我的肩膀,这说明了那件事对他的印象有多么深刻,但随着这一动作,恶臭也扑面而来。

    也许他这几年应该是没有好好找个工作吧,身充满了恶臭味,衣服也是破破烂烂的,无法想象他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不过人既然已经让我找到了,无论说什么也要把他说服去做那件事情的证明吧,但首先,我想在他这里知道几年前事情的经过。

    “那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注视着基奈的双眼,与邋遢的外表不同,在他眼睛里我看到了冒险者历经风霜才有的东西,那是独属于他的故事。

    “我和阿尔曼他们一起前往了特林镇,这本来应该是一个非常轻松的旅途,结果路途被人劫持了,只有我一个人回来了。”

    基奈用慵懒的语气述说着经过,短短几句话就完全把故事带过,我没能得到我想知道的答案,所以我选择直接询问答案。

    “劫持的人是颇洛夫吗?”

    “确实,我感觉是颇洛夫做的,可是……”

    刚听到颇洛夫三个字时,他的眼中隐隐有些侧动,但很快就归于沉寂,别过头把话硬生生的咽了回去,不过颇洛夫的嫌疑被放大了。

    “总之拜托先跟我去冒险者公会说吧。”

    我拉住基奈的手,准备直接前往冒险者公会和茉莉姐说明,可是她却拉住了我。

    不,与其说是拉住我,倒不如说是因为基奈没动,所以我拉不动他而已。

    “我不能去作证,因为我并没有证据。”

    看着我的双眼不蕴含任何色彩,基奈单纯的陈述着事实。

    “那就拜托先跟我去小巷酒馆吧!”

    “你应该知道,我去了也改变不了什么。”

    一双似乎已经知道现在事情的目光看向我,里面包含着对现在正在进行之事的了解。

    没错,既然无法证明那件事是颇洛夫做的,我就算把基奈拉过去也毫无意义,可即使能证明是颇洛夫做的,这件事也和酒馆现在的那件事没有任何关联,对于酒馆外的那些冒险者这就是一个毫无意义毫无关联的事情而已。

    要解决现在的问题,就只能从谣言这方面入手,这样一来进度又开始从原点出发了。

    冒险者突然找门,让原本的思绪完全被打乱了,即使现在找到了基奈,我也没有想好到底要做些什么,或者做些什么才能阻止谣言。

    强行将他拉走无异于是一种愚蠢的行为,不能解决问题拉他过去也没有用处。

    “我知道了,那我就先走了,麻烦你再仔细想想有没有什么能成为证据,拜托了!”

    基奈的话让我头脑冷静下来了,现在把基奈叫走只是提前暴露了他而已,目前能解决酒馆外面的事情只有冒险者公会的人了。

    如此一来目标就很明确了,至于几年前的那件事只能拜托基奈找找有什么证据能证明了。

    “我知道了,我会好好想想的。”

    有些迟疑的基奈这么说,可以感觉出似乎是想要说些什么,既然没有说出来那就算了,追究什么的也不利于眼下情况。

    接下来我回到了酒馆的小道处,路遇到了前往酒馆的茉莉姐,原本想直接从后门进去,可喧杂的声音迫使我们走向前门。

    不知道什么时候酒馆大门重新打开了,瑟利夫正和冒险者莫得桑对视着,似乎已经是准备好要强行动手了,酒馆的门已经破损了。

    “最后一次警告了,瑟利夫,你以为我们这么多人会怕你一个?”

    “我说了,你可以试试,看看我的技能会不会第一个砸进你的脑袋!”

    “啊…试试就试试好了!”

    两人已经焦灼到一定地步了,之前发生了什么已经不得而知了,我只知道如果不出意外他们很快就会打起来,还好路遇到了茉莉姐。

    “麻烦大家让一下……”

    挤开拥堵在周围的冒险者们,茉莉姐顺利的来到了两人的身前,因为茉莉姐的到来,莫得桑有些惊讶,不过瑟利夫倒是非常坦然。

    “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茉莉啊,这些家伙想抢人,这里还把酒馆的门给打烂了,你说该怎么办呢?”

    面对茉莉姐,瑟利夫消去了先前的怒火,转而以一种轻松的态度说道。

    这也难怪,茉莉姐是冒险者公会的职员,当她来到这里时,事情就已经解决了。

    冒险者公会正是为了管理冒险者间的产生的机构,要成为冒险者的话必须得听从公会的调配,这样一来即使是莫得桑带着这么多人,也无法在茉莉姐的面前有所作为了。

    莫得桑也没有太多放反驳,看到茉莉姐的到来,无论是看热闹的冒险者还是准备帮助莫得桑的冒险者都一律散去了。

    “走着瞧,如果不交出焰与霜,下次我们还是会来这里的,瑟利夫!”

    看到其他冒险者的散去,莫得桑放下狠话后也跟着离去了,这场闹剧也暂时平息了。

    “谁会怕你啊?下次一定把你打趴下!”

    说完这句带着怒气的话,瑟利夫仿佛把怒气完全消灭了一样,带着笑意看向茉莉姐。

    “这群家伙真是太过分了,还好茉莉你过来了,这次谢谢了啊。”

    “没事的,这是冒险者公会的责任,而且我可是因为担心瑟娜和鸦溪才过来的喔!”

    说到这,茉莉姐似乎想抱住我,不过因为有瑟利夫的存在和眼下刚结束的事情,茉莉姐只是用微笑代替了准备做出的动作。

    “不管怎么说都是帮了大忙啦,一定要留下来让我们好好请你吃点东西,茉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