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步阁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大俗人 > 第294章 近水楼台先得月

最终,还是高牧妥协,只要能把文艺委员交出去,台就台,随便来首歌就行。

soeasy!

高牧答应了第一个条件,刘梦在接手文艺委员之外,也要拿出一个自己能台表演的节目。

很公平的一个条件。

“我在部队的时候,练过军体拳。所以,我准备在台打一套军体十六式,不知道可不可以?”

刘梦询问的对象是王菲菲,她想要知道这样的一个节目,能否拿得出手,放的台。

这算是她身,比较有特色的一个技能,又区别于一般的唱歌跳舞。

“军体拳?是什么样的?”

王菲菲没见过,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武功,不光她了,教室里绝大部分人都不知道什么叫军体拳。

高牧嘴角一扬,朝着周艺轩使了一个眼色,手指比划了一下。

秒懂百科!

周寝室长为人圆滑,脑子转的快,一下子就明白了高牧的意思。

“来一个,刘梦来一个,来一个1

起哄嘛,谁还不会。

来一个,来一个什么?

一开始是懵,不知道周艺轩瞎喊什么东西,但很快,像钱蒲通、王锦这些人很快就明白来一个啥了!

也加入了挥拳呐喊的队伍,明白的人越多,挥拳越来越有气势。

“刘梦,大家的呼声这么高,你要不就打一个吧,刚好给我们普及一下什么叫军体十六式?”

王菲菲往边退了退,示意刘梦到讲台附近展示一番。

“好吧1

军人的最大特点就是干脆,不犹豫,这都是已经训练的融入骨子里的东西。

弓步冲拳,穿喉弹踢……

一共十六招,虽然局限于场地,刘梦没能彻底的发挥出来,但依然打的虎虎生威,气势不凡。

“厉害厉害,我的乖乖,我现在大概能知道被刘梦揍一顿,会是什么感觉了?”

王锦看的舌头连吐,他知道刘梦打的绝不是花拳绣腿,听她的拳风就知道不简单了。

“怎么,现在就后怕了,你的意思是准备放弃了?”高牧调侃笑道:“那其他人的机会等于又多了一分。”

“虽说我放弃的,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1

王锦态度坚决。

“什么乱七八糟的,这是牡丹吗?人家是铿锵玫瑰好吗?一套部队的广播体操就把你们给看懵了,能不能有点出息。”

很不屑的看着王锦。

“广播体操?”

周艺轩加入群聊。

“对啊,军体拳在部队里,其实就和我们的广播体操差不多,强身健体,锻炼体格,修炼意志。”高牧淡淡的说道。

“高牧,你能不能别羞辱广播体操,额,是别羞辱军体拳,这能是一回事吗?”

钱蒲通也申请加入了群聊。

“有差别吗?”

高牧反问,表情怪异。

“有1

王锦三人说的很坚决。

“那想跟着刘梦学不?”

高牧再问,不光是嘴角,眼角都带着一丝怪异邪魅。

“想啊1

坚决肯定,异口同声。

要是能跟着刘梦学什么军体拳,那真的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了。

怎么可能不想,不想的是傻子。

“既然你们诚心诚意的想,那我就大发慈悲的帮你们一把。”高牧邪魅的笑容达到了顶点,再也不掩饰,单手两根手指高举过头:“刘委员,等一下。”

“哎呦,来,看看我们高班长有什么高见。”

王菲菲眼睛一亮,戏虐的说道。

刘梦一直在等大家的看法,特别是王菲菲的,她想知道她的这个表演,不得了台面。

结果,王菲菲的意见没来,高牧有话要说。

“高见谈不,有点小建议,看看你们是否愿意听龋”

文绉绉的对话。

“高班长,说吧。”

王菲菲太了解高牧了,抬抬屁股就知道他要放什么屁,这么刻意的提出,肯定有戏看。

“是这样的,刘梦你刚才打的这一套军体拳,我觉得很适合在晚会表演。我们不是刚刚军训完吗,不但好看还很契合主题。不过,你平时在部队,应该很少一个人单独打拳的吧?”

先来一大通夸奖,然后再丢出一个问题。

“没错,很少一个人练习,最少都是一个班,多的时候整个连队一起训练。”

隐隐约约的,刘梦有些意识到高牧是什么意思了,嘴角慢慢的扬。

王菲菲则是已经眼睛发亮,饶有味的环视了教室一圈。

“难怪我总觉得你一个人打拳的时候,少了一点感觉,原来是因为人太少,气势不够啊1

听去什么都没说,其实说了个明明白白。

“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我有一个建议,在接下来的一周时间,我抽空带领大家一起练习军体拳,然后以我们班级的名义台群体表演如何?我敢保证,我们三十个人站在台一起打军体拳,一定是英姿飒爽,铿锵有力,气势磅礴的。”

一说到这些,刘梦身的军人气息又冒了出来,掩盖了不少身为女人的女气。

“说的好,这个好,我看可行。那就这么定了,全班一起,明天开始,由刘梦带领大家一起训练。为了节目效果大家尽量不要对外说,我会帮你们协调场地的。”

王菲菲开心的拍着手,做出了最后决定。

于是。

就在王菲菲、刘梦和高牧三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对话下,给全班所有人定下了一个大节目。

军体拳大保健,嗯哼,大团建。

二十九张目瞪口呆的懵圈脸,你看看我,我望望你,怎么回事,就这样被安排了。

一点反对的机会都没有,一点反抗的权利也不给吗?

“高牧,什么情况,怎么我们就都要台表演军体拳了呢?我们这还是第一次看,军体拳到底是什么意思都还不明?”

周艺轩呆滞的看着高牧,不解的问道,貌似这把火是由高牧烧起来的。

“不是早就和你们说了吗,军体拳约等于我们的广播体操,对,就是广播体操。你们不是说想跟着刘梦练军体拳的吗?现在机会给你们争取来了,你们可要好好把握。不难的,一周的时间,你们总不可能一套广播体操都损不下来吧?”

一约三千里,说的轻松,事实军体拳怎么可能和广播体操差不多。

这里面差距大了去了,现在一周内学会十六个动作,还要练习到我,还要整齐,还要打出刘梦那种气势。

想想都难。

“死高牧,你真是挖的一手好坑,把我们这么多人都给埋了。”掉入高牧的坑里,让王锦对自己恨的咬牙切齿的:“不过,哼,你别忘了,把我们坑了,你也逃不掉,你也要练的。”

说什么军体拳就是广播体操,糊弄鬼呢?

看刘梦打了一套下来,那绝对是硬功夫,他们就算是学个花架子,都未必能行。

“嘿嘿,不好意思,我有自选节目要准备。所以,sorry,我不能和你们同甘共苦,共同团建了哦。”

算盘子早就拨好了,坑也是挖的大小合适,没留自己的位置。

恍然大悟。

原来是早有谋划,真是气死他家老黄牛了。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开心的小曲,唱起来。

“高牧,我恨你。”

周艺轩苦不堪言。

“你们这是典型的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这是给你们安排近水楼台的机会,别不知好人心。想要得月,总是要付出一点代价的,总想着天掉免费馅饼的事情,会不会太天真了。”

不说还好,这么一说,气的王锦三人头发都差点竖了起来。

全班都在近水楼台周围,这不是等于没有先发优势吗?

这月,天知道最后是被哪只狗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