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步阁 > 玄幻奇幻 > 万古第一武神 > 第一百六十九章 师兄妹
    “不应该啊,堂堂一品绝顶高手,就这点家当?”

    修炼密室中,陆川四处咂摸。

    凭他的经验和眼力,虽然搜刮出了不少好东西,可于他而言有用的却不多。

    即便都是对三品武者而言,弥足珍贵的宝物。

    毕竟,乃是一位绝顶武者的收藏。

    但仅仅是几柄九纹精金利器,还有十几瓶蕴养经络或加快凝练内气的丹药,实在是难入陆川的法眼。

    不是他胃口太大,也不是眼界太高,而是这些东西对炼体和有伤在身的他而言,实在是弃之可惜,食之无味。

    当然,也有些对不起邹坤这位一品绝顶高手的名头。

    “要不要去摩云山庄宝库走一遭?”

    陆川摩挲着下巴,目光一阵闪烁,想到当初跟周丰夸下的海口,就有几分不自在。

    当初,还跟这小老弟约定,待他抄了邹坤的老巢,就把这位一品绝顶高手的收藏,尽数卖给他。

    不曾想,就这么点收获!

    陆川觉得有些不甘心。

    毕竟,冒了这么大险不说,还被邹坤打成重伤,不搜刮个底朝天,实在对不起自己。

    浑然未觉,主人家都被他杀了,连个囫囵尸体都没留下。

    “嗯?”

    陆川正寻思着,蓦然目光微凝,闪身进了角落。

    呼呼!

    不多时,一股微不可查的风声传入禁地之中,虽然来者很小心,可禁地走廊中的灯火虚晃,还是暴露了有人前来。

    “这个时候,怎么会有人来?”

    陆川眉头微皱。

    此前,为了确定安全,他可是特意跟踪了一段时间,确定那位三品高手,带着另外三人,一同去了摩云山庄正堂。

    正因如此,他才会冒险进入此地。

    否则,若一旦被堵住的话,那可真是插翅难逃了!

    “不对,应该不是摩云山庄的人,否则的话,外面的守卫没了,早就大张旗鼓叫人,将此地封锁了!”

    陆川目光一阵闪烁,转念想到了很多。

    只有两个可能,要么是摩云山庄之人监守自盗,才如此小心翼翼,要么就是外人偷入此地。

    那两名守卫的尸身,早就被化尸水融了,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除此之外,陆川想不到还有其他人,会在此时闯入。

    “小心,这里有机关!”

    蓦地,一声低喝传来,听声音是个男子,中气十足,实力显然不低。

    当然了,若是实力不够的话,也不敢闯入摩云山庄禁地,即便进来了也是个死。

    “师兄,这处禁地里里外外,不知有多少高手守卫,今天竟然一个不见,定然有蹊跷!”

    紧接着,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

    陆川登时有点捂脸的冲动。

    即便真有蹊跷,你们这么闯进来,还毫不掩饰的交流,这不是自己暴露自己吗?

    “师妹小心!”

    那男子虽然如此说着,可行动却没有多少谨慎,依旧我行我素,该说就说,似乎一点也不介意,暴露了自身行踪。

    就这样,师兄妹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在禁地各个房间中搜索着。

    “师兄,怎么会找不到?那狗贼是不是没有把秘籍放在这里?”

    女子有些焦急道。

    “不可能,那狗贼如出小心谨慎,一定不放心将秘籍交给他人保管,只可能藏在此地!”

    男子沉默少顷,有些愤恨道,“莫不是之前破坏了机关之人,取走了秘籍?”

    “一定是了!”

    女子惊呼一声,后知后觉道,“那怎么办?《摩云功》事关重大,若是没有拿到手,如何向师父她老人家交代?”

    “邹坤老贼诡计多端,阴险狡诈,已经有半个都有未曾现身,这次是唯一的机会,无论是谁拿了秘籍,我们都要追查到底!”

    男子显然很愤怒,一边说着,一边向最后几个房间搜索而来。

    “哎!”

    陆川一声轻叹,已经被这两个初出茅庐,没有多少江湖经验的雏儿打败了。

    想他纵横北地以来,多次险死还生,即便是一品绝顶,栽在手里的都有两个,还有一品绝顶在他手里吃瘪。

    未曾想,竟是被两个雏儿,给堵在了案发现场。

    这要说出去,恐怕会被周丰那小子笑道后槽牙不可!

    噗!

    当两人来到最后一间,也就是陆川藏身的密室时,陡然从推开的门中,洒出一蓬灰白色粉末,扑面涌向两人。

    “咦?”

    但让陆川微讶的是,同样有一蓬淡蓝色粉末,挥洒向自己,不由微微一笑,“有意思!”

    “呀,真有人!”

    “师妹小心!”

    一声娇呼中,伴随着两声金铁铮鸣,利刃出鞘,石门缓缓洞开,露出两道摇摇欲坠的身影。

    “师兄,是八步软筋散,妙手门那群贼偷的手段!”

    只见其中一人娇小玲珑,虽然是在初春,却穿着清凉,明显不是大晋北地人打扮,颇为俏丽的女子,低呼连连。

    “卑鄙无耻的狗贼!”

    另一人,身形颀长,手握长剑,俊朗面庞满是惊怒,死死盯着大开的石门洞。

    “咳咳,说别人卑鄙无耻之前,下就没考虑过自己吗?”

    轻咳声中,陆川缓步走出,似笑非笑的看着两人。

    “你……你怎么可能没事?”

    那娇小女子惊呼道。

    “呵,区区蓝影粉,能奈我何?”

    陆川微微一笑,尽显高深莫测,淡淡道,“南疆人?”

    “哼!”

    娇小女子不悦的撇过脸去,冷声道,“师父说的果然没错,北人就没一个好东西!”

    “吆喝!”

    陆川剑眉一挑,意味深长道,“让我猜猜,你们师父是不是被人始乱终弃,人财两空了?”

    “你怎么知道?”

    娇小女子美眸圆睁,好似见鬼一般。

    “师妹,休听此人胡言!”

    男子低喝一声,扬剑厉声道,“你是什么人,为何在此地?邹坤狗贼的秘籍,是不是被你偷了?速速交出来,否则……”

    “否则什么?”

    陆川面色一冷,毫不掩饰杀机道,“似你这种蠢货,死在我手里的不知凡几,真以为你还活着,是凭你这点不入流的修为?”

    “你说什么?”

    男子俊脸通红,双目充血,手青筋暴露,挥剑就要冲来。

    “师兄别冲动,小金子示警,此人很厉害,或者说……他身有很恐怖的东西!”

    娇小女子赶忙拉住男子手臂,低声道。

    “哦!”

    陆川似笑非笑的看着女子,目光落在袖口。

    那里,有一抹金光,一闪而逝。

    如果没看错的话,那是一条金色的蛇,而且必然是异种。

    否则,不可能察觉到蝎皇的存在。

    而且,蝎皇还表示此蛇是美味,若非他的安抚,恐怕已经按耐不住冲去大快朵颐了。

    “下既然能够来到此地,想必也是为了邹坤狗贼的秘籍而来,我们师兄们不才,也正是奉师命取回宗门遗失在外的秘籍!”

    女子美眸一转,面色诚恳道,“如果下肯割爱,我们师兄们感激不尽,必有厚报!”

    “小丫头,别跟我来这套!”

    陆川淡漠摇头,冷冷道,“从踏入此间之时,你就知道,这里有人,还故意装作没有察觉,一路招摇过市,弄出这么多动静,想要让我放松警惕,从而下毒。

    就是现在,你也没有放弃。”

    “你……”

    娇小女子俏脸豁然变色,瞳孔连连收缩。

    “不过,你竟然知道我身有大恐怖,还弄这些小动作,不怕弄巧成拙吗?”

    陆川淡淡道。

    原来,从一开始,陆川就察觉到不对劲。

    出于好奇,才装作不知,当做游戏般,与之玩下去。

    但此女都暴露了,而且连底牌都被压制,还敢装作一脸白莲花的样子,就让陆川有些不爽了。

    要玩,他奉陪,但输不起,还要硬撑,那就别怪他翻脸了。

    “下好手段,小女子这点微末道行,倒是让大家见笑了!”

    女子面色讪讪道。

    “呵!”

    陆川看着女子面红润渐复,心下微凛。

    虽然他的八步软筋散是山寨货,但经过他多次改良,即便是三品武者也扛不住。

    但这两人年纪轻轻,都要三品修为也就罢了,竟然不惧软筋散,足可见此女同样深谙药石之道。

    再加袖子里藏的金蛇异种,多半是玩毒的高手!

    陆川自忖,百毒不侵如他,对方奈何不了自己,但真要动手的话,于己也没有半点好处。

    不仅是伤势,还有闹出动静,可能会惹来摩云山庄高手。

    除非,他愿意动用蝎皇。

    但蝎皇是他最大的底牌,除非是能确定目标必死无疑,否则绝不愿暴露。

    没有生死大仇,无缘无故,陆川也不愿随意杀戮。

    “下,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如果让摩云山庄之人察觉异常,我们都走不了!”

    女子明显是主事人,不复此前一副完全依赖自家师兄的样子。

    “可以!”

    陆川略一沉吟,点点头答应了。

    不管怎么说,还是走为策,哪怕此番所得,没有达到预期。

    但耽误了这么久,实在不宜久留了!

    “师兄!”

    女子见自家师兄还恶狠狠瞪着陆川,不由低声换得。

    “哼!”

    男子面色不善的盯了陆川一眼。

    陆川不以为杵,示意女子现在一步,他随后就跟了去。

    正如他所言,似这等货色,死在他手里的不知凡几,根本不值得多费心。

    但此女言行举止,却颇为机敏,明显是个难缠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