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步阁 > 玄幻奇幻 > 全球刷怪 > 第三百八十三章 感染危机(上)

第三百八十三章 感染危机(上)

耿江岳忿忿决定要和安安那个胆敢睁眼说瞎话的傻子断绝合作关系,气呼呼召唤出任意门,一步就跨进了26号楼内。

为了来回方便,他的空间坐标印记,一共留了三个地方。

除了安安家的地下避难所和自己曾经的老家96号,剩下就是目前理论来说,他本人住所所在的26号楼——虽然先被停职停工停待遇,后又被开除判刑蹲大牢,但市政厅始终没说过要收回他的宿舍,这特么就非常充分体现海狮城市政厅最真实的办事效率。

不过耿江岳自然也不是真的还需要这么间小屋子,之所以把坐标留在这边,依然是出于效率的考量。96号楼、26号楼还有南城西区避难所,三个坐标刚好把他在海狮城内的移动范围,最精确地等分成了几段。这样遇紧急情况,来回支援就很是方便。不然昨晚要是稍微再慢个半分钟,魏关山估计就真的把安安家地下避难所里的人全都吃干净了……

那他岂不是真要变成天煞孤星?

所以很明显,孤星不孤星的,主要还是得看星星的运行轨迹,像耿江岳这种没事儿就喜欢到处闲逛的,真的很难真正的“孤”起来——因为如果不是长期开挂,他特么早就跟一大群人一起死了,连死都死在一块儿,那还孤星个鸡毛?

走进26号楼,大楼里的暖气供应跟28号楼差不多。

不过走廊里安安静静的,半个人影都没有。

3号食堂里的大灯依然开着,同样空空荡荡,昨天那么多人,一个都不见了。

耿江岳眉头微微皱了皱,直觉感到不对。

有点习惯性地想叫安安给来一发【探查术】,看看楼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不过立马又反应过来,安安已经被他拉黑了。耿江岳不由得叹了口气,好好一个挂件,她为什么要产生自己的思想?闭双眼跟着打野爷爷一路躺赢,难道还不够她快乐的吗?真是贪得无厌!

她到底还想要什么?!

耿江岳延续几秒钟前的情绪,继续批判安安,一边又放出三只小猫,让它们在楼里头自由活动。安安不在,只能靠这个办法来维持效率——和熊猫的分身一个道理,凡是本命守护神兽,都能和本体共享视野,虽然完全没办法和安安那手几乎能覆盖整个居住区的【探查术】相比,不过怎么着也比没有要强。而且今天已经是11月1日,月亮已经不那么圆了,二喵无法变身跟他合体,让他进入昨天那种被魏关山抱着自爆六万多次都能毫发无损的“绝对无敌”状态,所以干脆还不如放出去,当个“意念小地图”的眼位来用……

三只小猫各自分散开,分别朝不同的方向快步跑去。

耿江岳也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下一刻,出现在自己的宿舍门前,不久之前被熊波一脚踹塌的房门,过了一个多月,仍然没有修好。不过走廊左右,却升起了隔离门,把这间房子给单独隔离开了。

耿江岳站在门口,隐隐听到屋内有点小动静。

身的探照灯外挂似乎已经可控,随着意念点亮。光线刚照进屋内,屋子里立马就有一个满脸发绿,滴滴答答掉着粘液的变异者冲出来,张牙舞爪往他身扑。

“我草1

耿江岳冷不丁被吓一跳,脚尖泛起灵力,一腿狠狠蹬去。

不需要下匕首,不需要攻城弩,更不需要任何技能,被耿江岳下意识用伏魔伤害踢中的变异者,瞬间汽化,灰飞烟灭,连渣都没留下。

耿江岳保持着踢人的姿势,过了两秒,才慢慢放下了腿。

这一招,其实是跟陈武学的。

他在南二岛,就被陈武这么踢过,当时还很不解为什么自己免疫元素伤害还能被攻击到,但现在看来,陈武显然已经修炼到了一定的境界。

直接将附魔伤害附着在身体表面,效果虽然无法和附魔在本命灵能武器相比,但对付邪祟级的小怪,确实很省力,基本擦到就死。

——原本耿江岳是很难悟到这点的,因为小猫在身边的话,有【神威】特效加持,子爵级魔灵以下的怪物,根本连动都不敢动,都是站着等死。不过这两天为了打扫大楼,耿江岳老是把猫放出去当狗用,这点小技巧,不知不觉的,就实现了无师自通。

一脚踢爆不长眼的变异者,耿江岳走进自己的房间看了一圈,没什么发现。

然后静下来稍微思考一下,心里就又咯噔了一声。

楼里这么安静,隔离门又降下来的,该不会是整栋楼里的人都已经……

我草!我是不是太不拿南城的人当人了?

早知道昨天好歹应该来看一眼的碍…

耿江岳头皮有点发麻,焦急地左右转了转,开始连忙循着各个房间搜索起来。

与此同时,喵哥它们仨的视线,也随之传来,坐实了耿江岳的猜测。

三只猫全都能虚化身体,隔离门根本拦不祝

喵哥在地下一楼几乎的避难所里,找到了千个被感染的避难者,也不知道这群人是跑进避难所后被集体感染,还是被感染后才被关了进去。但喵哥没管那么多,直接变身成了圣伯纳那么大的小白虎,嫉怪如仇地一爪一个,还嗷嗷吐火球猛烧。

而跑到楼去的二喵和三喵虽然一个主防御,一个是辅助,攻击力水平没办法跟大喵比,但好歹这俩跟耿江岳是共享灵力值,就算啥攻击技能都没有,可光是3600点的基础灵力值摆在那儿,还招招都是附魔攻击,别说这点变异者,就是来个阵恶军团都不够这俩货杀的,更别提三喵还能把防御、攻击和移速都提高整整一倍,那就是每次普通攻击,都能产生7200点的附魔伤害,别说阵恶军团,就来奥古斯丁来了估计都吃不消……

耿江岳接收到的画面,就是三只小奶猫在屠杀。

杀得他甚至觉得自己出现在这幢楼里,简直就是多余。

话说,一只猫,其实就能包下一幢楼的……

所以既然老子的猫这么猛,那要安安到底还有毛的用?

居然还一时脑残,给她花了三十点的灵力精华……

能不能想办法再让她吐出来?

耿江岳心里很后悔地想着,飞速地在一个个房间里移动。

每进入一个房间,看到变异怪就是一脚。

轻松写意得不行,如是飞奔了足有百来个房间,突然当他闯进三楼某房间时,却意外看到了两个熟人。小白和七宝所在墙角,手里拿着枪,指着四肢被捆绑在床,使劲扑腾的排骨。

耿江岳的突然出现,吓了她们两个一跳。

小白明显开枪瘾,啊的一声尖叫,指着耿江岳就是砰砰砰砰四连发。

耿江岳都被她射懵了,问道:“大姐,为什么我每次出现,你都这么迫切地想弄死我?”

小白愣了几秒,带着哭腔指着床喊:“长官,排骨……排骨感染了1

“嗯,看到了。”耿江岳转过身来,走到排骨跟前。

排骨的眼珠子,已经失去了人类的颜色,可明显还残存着意识,吼间嘶嘶作响,费力地对耿江岳,“耿哥,带她们走……快带她们走碍…1

耿江岳微微皱眉,手中泛起白光,慢慢贴到排骨的身。亮光进入排骨的身体,排骨满脸凸起的血管,立马肉眼可见地逐渐收缩回去,瞳孔中那可怕的颜色,也快速消散。等了大概十来秒,被五花大绑的排骨盯着耿江岳,问道:“耿哥,刚才那个是复活术吗?”

耿江岳摇摇头,回答道:“不是,是大光明术。”

“那我刚才死了吗?”

“没有。”

排骨沉默了一下,转头望向小白和七宝,说道:“我刚才精神不受控制,如果有说过什么乱七八糟的话,你们可以当没听见吗?”

小白和七宝对视一眼。

耿江岳好奇问道:“排骨刚才说什么了?”

小白面不改色回答:“没什么,就是男人临死之前,说的一些很下流的话,我就当他是在许愿了。长官,你一定懂的,就不要多了,越问越尴尬。”

“碍…好吧……”

耿江岳似懂非懂,跳过了这一步。

又听排骨喊:“能先帮我把绳子解开吗?我想个厕所。”

耿江岳没管他,小白和七宝也都没动。

三个人继续自顾自聊。

耿江岳问道:“楼里头什么时候开始出现这种状况的?”

七宝弱弱回答:“大概两个小时前吧……”

耿江岳又问:“昨天跟你们在一起的那些人呢?”

小白道:“都跑散了,我们三个人回到房间,外面的隔离门就关了,也不知道是谁在楼下操作……”

耿江岳再问:“排骨是怎么感染的?被抓伤吗,还是被咬到?”

“都没有。”排骨回答道,“我是莫名其妙,刚回到房间就开始变异。”

耿江岳闻言,不由站起身来,看了眼房间里的空调排气口。

观察了半天,转身又问七宝和小白:“你们两个,有觉得身有什么不对劲吗?”

小白和七宝摇了摇头。

耿江岳想了一想,伸手道:“给我一张你们的市民卡。”

小白和七宝急忙把市民卡递给耿江岳。

耿江岳随手拿了七宝的卡,对两个人说道:“再出什么情况,随时呼叫我。”

一边说着,收回楼下的空间坐标印记,直接安在排骨房间的地板。

身影一闪,又不知去了哪里。

房间里的小白和七宝,过了半天才互相搀扶着站起来。小白走到窗台边,感觉口干舌燥地端起排骨的水杯,看着排骨喝剩下的水,犹豫了一下,仰头喝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