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步阁 > 科幻网游 > 大唐腾飞之路 > 第2491章 假扮

“呜呜呜……”

低沉的牛角号相继在几艘紧邻的船上响起,想来他们也是发现了异样,所以才开始鸣号示警!

而经过这一耽搁,老水手和年轻人也已经看清楚,在狼狈逃窜的“自己一方人”后面,果然还跟着一连串的“追兵”!

“唐人!唐人!”

惊骇的看着那些追在背后的黑点,老水手先是愕然的瞪大眼睛,随即猛的大叫一声!疯了也似的冲向船尾!

“起锚!起锚!唐人来了!败了!咱们败了!”

“什么!”

“发生什么了!”

这个时候,随着响起的号角声以及老水手的大喊,之前一些躲在船舱里休息的高句丽水手也惊恐的涌上甲板!

等他们同样看到岸上一追一逃的两伙人,当即也是乱了分寸!有人傻傻而立,目光呆滞,有的则如无头苍蝇般,开始在船上乱跑乱撞!

“起锚!快!快起锚!”

老水手到底还是经验多些,此刻他也顾不上其他的人,只急忙冲到船尾的锚链那里,一边拼命的推动绞轮,一边嘶声大喊!

“啊!对对对!快跑!”

“快!快起锚!”

附近,有些人听到了老水手的喊声,终于反应过来,大叫一声,纷纷冲过来帮忙起锚!

“不行!不能起锚!”

而就在巨大的绞盘被一众水手推得缓缓转动之际,突然从船的一侧,却有个军官模样的人冲了过来!

这人是留守船只的高句丽武官,职责就是护卫船只安全,防止被人抄了自己后路!毕竟如果没了船,麻杆和冬瓜可没本事游回国内!

所以,等到他一冲过来,立即就对着正拼命推着绞盘的老水手等人厉声大吼:“谁叫你们起锚的!咱们的人还没上来!现在若是起锚,大船一走,岂不是断了他们的生路?!”

“断了他们的生路?”

在对敌人的恐惧面前,老水手也是顾不得那些了,甚至连彼此身份上的差距,他也给忘了!听到有人竟然让他停下,只闷头大声吼道:“放屁!咱们要是再不起锚,等唐人追上来,不光他们的生路断了,连咱都跑不了!”

“放肆!!!”

见到这些水手非但不住手,反而还敢跟自己顶嘴,那留守武官当即大怒,反手一把将腰间长刀抽出!

“呛啷……”

“啊!”

伴随着清脆的刀鸣,以及明晃晃的刀光,刚刚还在死命推着绞盘的一众水手顿时醒过神来!在倒吸一口凉气后,几乎同时就放了手!

那拉着沉重锚链的绞盘没了后力,又没有卡销卡住,顿时被沉重的船锚扯着飞快的倒转起来!

说来也是巧,一个就站在绞盘旁边的水手因为身子靠近了些,竟是不小心被飞转的绞盘勾住了衣服!

一瞬间,就见他整个身体都弯曲起来,随即被绞盘所带来的巨力扯飞出去!还不等其他人反应过来,人就已经撞在了甲板护栏上!那骨头折断的声音清晰可闻,人也是猛的吐出一口黑血,眼神涣散,眼看就活不成了。

“都去接应咱的人登船!若还有人要自己先逃的,老子的刀,可不认人!”

看着那以一种古怪姿势,贴在栏杆边上不断抽搐的水手,留守的军官眼中闪过一丝惊恐,手中长刀也微微颤抖起来!

不过等他再想到自己若是不管那些“少爷兵”,就这样扭头回国,八成也是活不下去,只能强撑起精神,用狠厉的语气对着剩余之人低喝:“还愣着干嘛!快去!”

“啊?”

“哦…”

有了刀子和鲜血的威慑,其他水手虽然都面露恨意,但却没有一个敢反抗,只乖乖的跑去船首位置,将缆绳,绳梯之类的东西丢下去,好方便自己的“同胞”渡海过来,借以爬上大船。

“杀!”

“贼子,休走,等爷爷取尔狗命!”

海滩远处,小东和愣子俩人此刻正兴奋的挥舞着大刀,一边放声高呼,一边追逐着前方的“溃军”!

不过,若是此时有人细看一下,就会赫然发现:他们这些人虽然喊的声音震天响,但脚步却是不快!

“小兔崽子,敢骂老子,等老子回去扒了你们的皮!”

而在小东愣子他们面前,刘弘基手握刀柄,紧紧的跟在冬瓜和麻杆身后,等听到那些纷乱的吼声,当即黑着脸,往后恶狠狠的瞪了一眼。

可惜,他与后面的那些追兵之间,相距足足有一里地,所以就算他把眼珠子瞪出来,后面的愣子也是压根看不见分毫!

见自己的眼神威胁毫无作用,后面那些小兔崽子甚至还越骂越起劲,刘弘基只能愤怒的转回头,一脚踹在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冬瓜屁股上,喝道:“快跑!跟个娘们一样,跑的这么慢!”

“将…将军…”

冬瓜这时候早已经跑的筋疲力尽,要不是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他早瘫坐在了地上,说什么也不跑了!

此刻屁股上挨了一脚,再听刘弘基不满的喝骂自己,冬瓜心中一凉,生怕这货再在自己屁股来上一刀,赶忙喘着粗气道:“前面…前面有小船,咱…咱坐船吧!”

“哦?有船?”刘弘基闻言,抬头往前一看!

果然,在沙滩边上,竟停泊着一艘小船!这也是当初麻杆和冬瓜登岸时所乘坐的。

“去看看!都别耍什么花招,敢耍花招……哼哼!”

既然可以坐船,刘弘基也不愿意淌水过去,他衣服里面还有软甲呢,这要是泡了海水,沉重不说,以后八成还要生锈。

“我们哪敢啊!”

冬瓜跑的都快翻白眼了,听到刘弘基还在威胁自己,当即苦笑一声,连道不敢!

“那就赶紧的!等上了船,念你们弃恶从善,老子会放你们一条生路!”

得了刘弘基饶命的承诺,俩高丽奸当时眼睛就亮了,也顾不得累了,脚下立刻偏了方向,向着小船就冲了过去!

而跟在后面的那些“高句丽溃兵”见状,却只能在心底里暗骂两句,然后依旧直直的向着大海就冲了过去!

一瞬间,就见他整个身体都弯曲起来,随即被绞盘所带来的巨力扯飞出去!还不等其他人反应过来,人就已经撞在了甲板护栏上!那骨头折断的声音清晰可闻,人也是猛的吐出一口黑血,眼神涣散,眼看就活不成了。

“都去接应咱的人登船!若还有人要自己先逃的,老子的刀,可不认人!”

看着那以一种古怪姿势,贴在栏杆边上不断抽搐的水手,留守的军官眼中闪过一丝惊恐,手中长刀也微微颤抖起来!

不过等他再想到自己若是不管那些“少爷兵”,就这样扭头回国,八成也是活不下去,只能强撑起精神,用狠厉的语气对着剩余之人低喝:“还愣着干嘛!快去!”

“啊?”

“哦…”

有了刀子和鲜血的威慑,其他水手虽然都面露恨意,但却没有一个敢反抗,只乖乖的跑去船首位置,将缆绳,绳梯之类的东西丢下去,好方便自己的“同胞”渡海过来,借以爬上大船。

“杀!”

“贼子,休走,等爷爷取尔狗命!”

海滩远处,小东和愣子俩人此刻正兴奋的挥舞着大刀,一边放声高呼,一边追逐着前方的“溃军”!

不过,若是此时有人细看一下,就会赫然发现:他们这些人虽然喊的声音震天响,但脚步却是不快!

“小兔崽子,敢骂老子,等老子回去扒了你们的皮!”

而在小东愣子他们面前,刘弘基手握刀柄,紧紧的跟在冬瓜和麻杆身后,等听到那些纷乱的吼声,当即黑着脸,往后恶狠狠的瞪了一眼。

可惜,他与后面的那些追兵之间,相距足足有一里地,所以就算他把眼珠子瞪出来,后面的愣子也是压根看不见分毫!

见自己的眼神威胁毫无作用,后面那些小兔崽子甚至还越骂越起劲,刘弘基只能愤怒的转回头,一脚踹在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冬瓜屁股上,喝道:“快跑!跟个娘们一样,跑的这么慢!”

“将…将军…”

冬瓜这时候早已经跑的筋疲力尽,要不是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他早瘫坐在了地上,说什么也不跑了!

此刻屁股上挨了一脚,再听刘弘基不满的喝骂自己,冬瓜心中一凉,生怕这货再在自己屁股来上一刀,赶忙喘着粗气道:“前面…前面有小船,咱…咱坐船吧!”

“哦?有船?”刘弘基闻言,抬头往前一看!

果然,在沙滩边上,竟停泊着一艘小船!这也是当初麻杆和冬瓜登岸时所乘坐的。

“去看看!都别耍什么花招,敢耍花招……哼哼!”

既然可以坐船,刘弘基也不愿意淌水过去,他衣服里面还有软甲呢,这要是泡了海水,沉重不说,以后八成还要生锈。

“我们哪敢啊!”

冬瓜跑的都快翻白眼了,听到刘弘基还在威胁自己,当即苦笑一声,连道不敢!

“那就赶紧的!等上了船,念你们弃恶从善,老子会放你们一条生路!”

得了刘弘基饶命的承诺,俩高丽奸当时眼睛就亮了,也顾不得累了,脚下立刻偏了方向,向着小船就冲了过去!

而跟在后面的那些“高句丽溃兵”见状,却只能在心底里暗骂两句,然后依旧直直的向着大海就冲了过去!

一瞬间,就见他整个身体都弯曲起来,随即被绞盘所带来的巨力扯飞出去!还不等其他人反应过来,人就已经撞在了甲板护栏上!那骨头折断的声音清晰可闻,人也是猛的吐出一口黑血,眼神涣散,眼看就活不成了。

“都去接应咱的人登船!若还有人要自己先逃的,老子的刀,可不认人!”

看着那以一种古怪姿势,贴在栏杆边上不断抽搐的水手,留守的军官眼中闪过一丝惊恐,手中长刀也微微颤抖起来!

不过等他再想到自己若是不管那些“少爷兵”,就这样扭头回国,八成也是活不下去,只能强撑起精神,用狠厉的语气对着剩余之人低喝:“还愣着干嘛!快去!”

“啊?”

“哦…”

有了刀子和鲜血的威慑,其他水手虽然都面露恨意,但却没有一个敢反抗,只乖乖的跑去船首位置,将缆绳,绳梯之类的东西丢下去,好方便自己的“同胞”渡海过来,借以爬上大船。

“杀!”

“贼子,休走,等爷爷取尔狗命!”

海滩远处,小东和愣子俩人此刻正兴奋的挥舞着大刀,一边放声高呼,一边追逐着前方的“溃军”!

不过,若是此时有人细看一下,就会赫然发现:他们这些人虽然喊的声音震天响,但脚步却是不快!

“小兔崽子,敢骂老子,等老子回去扒了你们的皮!”

而在小东愣子他们面前,刘弘基手握刀柄,紧紧的跟在冬瓜和麻杆身后,等听到那些纷乱的吼声,当即黑着脸,往后恶狠狠的瞪了一眼。

可惜,他与后面的那些追兵之间,相距足足有一里地,所以就算他把眼珠子瞪出来,后面的愣子也是压根看不见分毫!

见自己的眼神威胁毫无作用,后面那些小兔崽子甚至还越骂越起劲,刘弘基只能愤怒的转回头,一脚踹在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冬瓜屁股上,喝道:“快跑!跟个娘们一样,跑的这么慢!”

“将…将军…”

冬瓜这时候早已经跑的筋疲力尽,要不是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他早瘫坐在了地上,说什么也不跑了!

此刻屁股上挨了一脚,再听刘弘基不满的喝骂自己,冬瓜心中一凉,生怕这货再在自己屁股来上一刀,赶忙喘着粗气道:“前面…前面有小船,咱…咱坐船吧!”

“哦?有船?”刘弘基闻言,抬头往前一看!

果然,在沙滩边上,竟停泊着一艘小船!这也是当初麻杆和冬瓜登岸时所乘坐的。

“去看看!都别耍什么花招,敢耍花招……哼哼!”

既然可以坐船,刘弘基也不愿意淌水过去,他衣服里面还有软甲呢,这要是泡了海水,沉重不说,以后八成还要生锈。

“我们哪敢啊!”

冬瓜跑的都快翻白眼了,听到刘弘基还在威胁自己,当即苦笑一声,连道不敢!

“那就赶紧的!等上了船,念你们弃恶从善,老子会放你们一条生路!”

得了刘弘基饶命的承诺,俩高丽奸当时眼睛就亮了,也顾不得累了,脚下立刻偏了方向,向着小船就冲了过去!

而跟在后面的那些“高句丽溃兵”见状,却只能在心底里暗骂两句,然后依旧直直的向着大海就冲了过去!

一瞬间,就见他整个身体都弯曲起来,随即被绞盘所带来的巨力扯飞出去!还不等其他人反应过来,人就已经撞在了甲板护栏上!那骨头折断的声音清晰可闻,人也是猛的吐出一口黑血,眼神涣散,眼看就活不成了。

“都去接应咱的人登船!若还有人要自己先逃的,老子的刀,可不认人!”

看着那以一种古怪姿势,贴在栏杆边上不断抽搐的水手,留守的军官眼中闪过一丝惊恐,手中长刀也微微颤抖起来!

不过等他再想到自己若是不管那些“少爷兵”,就这样扭头回国,八成也是活不下去,只能强撑起精神,用狠厉的语气对着剩余之人低喝:“还愣着干嘛!快去!”

“啊?”

“哦…”

有了刀子和鲜血的威慑,其他水手虽然都面露恨意,但却没有一个敢反抗,只乖乖的跑去船首位置,将缆绳,绳梯之类的东西丢下去,好方便自己的“同胞”渡海过来,借以爬上大船。

“杀!”

“贼子,休走,等爷爷取尔狗命!”

海滩远处,小东和愣子俩人此刻正兴奋的挥舞着大刀,一边放声高呼,一边追逐着前方的“溃军”!

不过,若是此时有人细看一下,就会赫然发现:他们这些人虽然喊的声音震天响,但脚步却是不快!

“小兔崽子,敢骂老子,等老子回去扒了你们的皮!”

而在小东愣子他们面前,刘弘基手握刀柄,紧紧的跟在冬瓜和麻杆身后,等听到那些纷乱的吼声,当即黑着脸,往后恶狠狠的瞪了一眼。

可惜,他与后面的那些追兵之间,相距足足有一里地,所以就算他把眼珠子瞪出来,后面的愣子也是压根看不见分毫!

见自己的眼神威胁毫无作用,后面那些小兔崽子甚至还越骂越起劲,刘弘基只能愤怒的转回头,一脚踹在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冬瓜屁股上,喝道:“快跑!跟个娘们一样,跑的这么慢!”

“将…将军…”

冬瓜这时候早已经跑的筋疲力尽,要不是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他早瘫坐在了地上,说什么也不跑了!

此刻屁股上挨了一脚,再听刘弘基不满的喝骂自己,冬瓜心中一凉,生怕这货再在自己屁股来上一刀,赶忙喘着粗气道:“前面…前面有小船,咱…咱坐船吧!”

“哦?有船?”刘弘基闻言,抬头往前一看!

果然,在沙滩边上,竟停泊着一艘小船!这也是当初麻杆和冬瓜登岸时所乘坐的。

“去看看!都别耍什么花招,敢耍花招……哼哼!”

既然可以坐船,刘弘基也不愿意淌水过去,他衣服里面还有软甲呢,这要是泡了海水,沉重不说,以后八成还要生锈。

“我们哪敢啊!”

冬瓜跑的都快翻白眼了,听到刘弘基还在威胁自己,当即苦笑一声,连道不敢!

“那就赶紧的!等上了船,念你们弃恶从善,老子会放你们一条生路!”

得了刘弘基饶命的承诺,俩高丽奸当时眼睛就亮了,也顾不得累了,脚下立刻偏了方向,向着小船就冲了过去!

而跟在后面的那些“高句丽溃兵”见状,却只能在心底里暗骂两句,然后依旧直直的向着大海就冲了过去!

一瞬间,就见他整个身体都弯曲起来,随即被绞盘所带来的巨力扯飞出去!还不等其他人反应过来,人就已经撞在了甲板护栏上!那骨头折断的声音清晰可闻,人也是猛的吐出一口黑血,眼神涣散,眼看就活不成了。

“都去接应咱的人登船!若还有人要自己先逃的,老子的刀,可不认人!”

看着那以一种古怪姿势,贴在栏杆边上不断抽搐的水手,留守的军官眼中闪过一丝惊恐,手中长刀也微微颤抖起来!

不过等他再想到自己若是不管那些“少爷兵”,就这样扭头回国,八成也是活不下去,只能强撑起精神,用狠厉的语气对着剩余之人低喝:“还愣着干嘛!快去!”

“啊?”

“哦…”

有了刀子和鲜血的威慑,其他水手虽然都面露恨意,但却没有一个敢反抗,只乖乖的跑去船首位置,将缆绳,绳梯之类的东西丢下去,好方便自己的“同胞”渡海过来,借以爬上大船。

“杀!”

“贼子,休走,等爷爷取尔狗命!”

海滩远处,小东和愣子俩人此刻正兴奋的挥舞着大刀,一边放声高呼,一边追逐着前方的“溃军”!

不过,若是此时有人细看一下,就会赫然发现:他们这些人虽然喊的声音震天响,但脚步却是不快!

“小兔崽子,敢骂老子,等老子回去扒了你们的皮!”

而在小东愣子他们面前,刘弘基手握刀柄,紧紧的跟在冬瓜和麻杆身后,等听到那些纷乱的吼声,当即黑着脸,往后恶狠狠的瞪了一眼。

可惜,他与后面的那些追兵之间,相距足足有一里地,所以就算他把眼珠子瞪出来,后面的愣子也是压根看不见分毫!

见自己的眼神威胁毫无作用,后面那些小兔崽子甚至还越骂越起劲,刘弘基只能愤怒的转回头,一脚踹在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冬瓜屁股上,喝道:“快跑!跟个娘们一样,跑的这么慢!”

“将…将军…”

冬瓜这时候早已经跑的筋疲力尽,要不是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他早瘫坐在了地上,说什么也不跑了!

此刻屁股上挨了一脚,再听刘弘基不满的喝骂自己,冬瓜心中一凉,生怕这货再在自己屁股来上一刀,赶忙喘着粗气道:“前面…前面有小船,咱…咱坐船吧!”

“哦?有船?”刘弘基闻言,抬头往前一看!

果然,在沙滩边上,竟停泊着一艘小船!这也是当初麻杆和冬瓜登岸时所乘坐的。

“去看看!都别耍什么花招,敢耍花招……哼哼!”

既然可以坐船,刘弘基也不愿意淌水过去,他衣服里面还有软甲呢,这要是泡了海水,沉重不说,以后八成还要生锈。

“我们哪敢啊!”

冬瓜跑的都快翻白眼了,听到刘弘基还在威胁自己,当即苦笑一声,连道不敢!

“那就赶紧的!等上了船,念你们弃恶从善,老子会放你们一条生路!”

得了刘弘基饶命的承诺,俩高丽奸当时眼睛就亮了,也顾不得累了,脚下立刻偏了方向,向着小船就冲了过去!

而跟在后面的那些“高句丽溃兵”见状,却只能在心底里暗骂两句,然后依旧直直的向着大海就冲了过去!

一瞬间,就见他整个身体都弯曲起来,随即被绞盘所带来的巨力扯飞出去!还不等其他人反应过来,人就已经撞在了甲板护栏上!那骨头折断的声音清晰可闻,人也是猛的吐出一口黑血,眼神涣散,眼看就活不成了。

“都去接应咱的人登船!若还有人要自己先逃的,老子的刀,可不认人!”

看着那以一种古怪姿势,贴在栏杆边上不断抽搐的水手,留守的军官眼中闪过一丝惊恐,手中长刀也微微颤抖起来!

不过等他再想到自己若是不管那些“少爷兵”,就这样扭头回国,八成也是活不下去,只能强撑起精神,用狠厉的语气对着剩余之人低喝:“还愣着干嘛!快去!”

“啊?”

“哦…”

有了刀子和鲜血的威慑,其他水手虽然都面露恨意,但却没有一个敢反抗,只乖乖的跑去船首位置,将缆绳,绳梯之类的东西丢下去,好方便自己的“同胞”渡海过来,借以爬上大船。

“杀!”

“贼子,休走,等爷爷取尔狗命!”

海滩远处,小东和愣子俩人此刻正兴奋的挥舞着大刀,一边放声高呼,一边追逐着前方的“溃军”!

不过,若是此时有人细看一下,就会赫然发现:他们这些人虽然喊的声音震天响,但脚步却是不快!

“小兔崽子,敢骂老子,等老子回去扒了你们的皮!”

而在小东愣子他们面前,刘弘基手握刀柄,紧紧的跟在冬瓜和麻杆身后,等听到那些纷乱的吼声,当即黑着脸,往后恶狠狠的瞪了一眼。

可惜,他与后面的那些追兵之间,相距足足有一里地,所以就算他把眼珠子瞪出来,后面的愣子也是压根看不见分毫!

见自己的眼神威胁毫无作用,后面那些小兔崽子甚至还越骂越起劲,刘弘基只能愤怒的转回头,一脚踹在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冬瓜屁股上,喝道:“快跑!跟个娘们一样,跑的这么慢!”

“将…将军…”

冬瓜这时候早已经跑的筋疲力尽,要不是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他早瘫坐在了地上,说什么也不跑了!

此刻屁股上挨了一脚,再听刘弘基不满的喝骂自己,冬瓜心中一凉,生怕这货再在自己屁股来上一刀,赶忙喘着粗气道:“前面…前面有小船,咱…咱坐船吧!”

“哦?有船?”刘弘基闻言,抬头往前一看!

果然,在沙滩边上,竟停泊着一艘小船!这也是当初麻杆和冬瓜登岸时所乘坐的。

“去看看!都别耍什么花招,敢耍花招……哼哼!”

既然可以坐船,刘弘基也不愿意淌水过去,他衣服里面还有软甲呢,这要是泡了海水,沉重不说,以后八成还要生锈。

“我们哪敢啊!”

冬瓜跑的都快翻白眼了,听到刘弘基还在威胁自己,当即苦笑一声,连道不敢!

“那就赶紧的!等上了船,念你们弃恶从善,老子会放你们一条生路!”

得了刘弘基饶命的承诺,俩高丽奸当时眼睛就亮了,也顾不得累了,脚下立刻偏了方向,向着小船就冲了过去!

而跟在后面的那些“高句丽溃兵”见状,却只能在心底里暗骂两句,然后依旧直直的向着大海就冲了过去!

一瞬间,就见他整个身体都弯曲起来,随即被绞盘所带来的巨力扯飞出去!还不等其他人反应过来,人就已经撞在了甲板护栏上!那骨头折断的声音清晰可闻,人也是猛的吐出一口黑血,眼神涣散,眼看就活不成了。

“都去接应咱的人登船!若还有人要自己先逃的,老子的刀,可不认人!”

看着那以一种古怪姿势,贴在栏杆边上不断抽搐的水手,留守的军官眼中闪过一丝惊恐,手中长刀也微微颤抖起来!

不过等他再想到自己若是不管那些“少爷兵”,就这样扭头回国,八成也是活不下去,只能强撑起精神,用狠厉的语气对着剩余之人低喝:“还愣着干嘛!快去!”

“啊?”

“哦…”

有了刀子和鲜血的威慑,其他水手虽然都面露恨意,但却没有一个敢反抗,只乖乖的跑去船首位置,将缆绳,绳梯之类的东西丢下去,好方便自己的“同胞”渡海过来,借以爬上大船。

“杀!”

“贼子,休走,等爷爷取尔狗命!”

海滩远处,小东和愣子俩人此刻正兴奋的挥舞着大刀,一边放声高呼,一边追逐着前方的“溃军”!

不过,若是此时有人细看一下,就会赫然发现:他们这些人虽然喊的声音震天响,但脚步却是不快!

“小兔崽子,敢骂老子,等老子回去扒了你们的皮!”

而在小东愣子他们面前,刘弘基手握刀柄,紧紧的跟在冬瓜和麻杆身后,等听到那些纷乱的吼声,当即黑着脸,往后恶狠狠的瞪了一眼。

可惜,他与后面的那些追兵之间,相距足足有一里地,所以就算他把眼珠子瞪出来,后面的愣子也是压根看不见分毫!

见自己的眼神威胁毫无作用,后面那些小兔崽子甚至还越骂越起劲,刘弘基只能愤怒的转回头,一脚踹在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冬瓜屁股上,喝道:“快跑!跟个娘们一样,跑的这么慢!”

“将…将军…”

冬瓜这时候早已经跑的筋疲力尽,要不是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他早瘫坐在了地上,说什么也不跑了!

此刻屁股上挨了一脚,再听刘弘基不满的喝骂自己,冬瓜心中一凉,生怕这货再在自己屁股来上一刀,赶忙喘着粗气道:“前面…前面有小船,咱…咱坐船吧!”

“哦?有船?”刘弘基闻言,抬头往前一看!

果然,在沙滩边上,竟停泊着一艘小船!这也是当初麻杆和冬瓜登岸时所乘坐的。

“去看看!都别耍什么花招,敢耍花招……哼哼!”

既然可以坐船,刘弘基也不愿意淌水过去,他衣服里面还有软甲呢,这要是泡了海水,沉重不说,以后八成还要生锈。

“我们哪敢啊!”

冬瓜跑的都快翻白眼了,听到刘弘基还在威胁自己,当即苦笑一声,连道不敢!

“那就赶紧的!等上了船,念你们弃恶从善,老子会放你们一条生路!”

得了刘弘基饶命的承诺,俩高丽奸当时眼睛就亮了,也顾不得累了,脚下立刻偏了方向,向着小船就冲了过去!

而跟在后面的那些“高句丽溃兵”见状,却只能在心底里暗骂两句,然后依旧直直的向着大海就冲了过去!

一瞬间,就见他整个身体都弯曲起来,随即被绞盘所带来的巨力扯飞出去!还不等其他人反应过来,人就已经撞在了甲板护栏上!那骨头折断的声音清晰可闻,人也是猛的吐出一口黑血,眼神涣散,眼看就活不成了。

“都去接应咱的人登船!若还有人要自己先逃的,老子的刀,可不认人!”

看着那以一种古怪姿势,贴在栏杆边上不断抽搐的水手,留守的军官眼中闪过一丝惊恐,手中长刀也微微颤抖起来!

不过等他再想到自己若是不管那些“少爷兵”,就这样扭头回国,八成也是活不下去,只能强撑起精神,用狠厉的语气对着剩余之人低喝:“还愣着干嘛!快去!”

“啊?”

“哦…”

有了刀子和鲜血的威慑,其他水手虽然都面露恨意,但却没有一个敢反抗,只乖乖的跑去船首位置,将缆绳,绳梯之类的东西丢下去,好方便自己的“同胞”渡海过来,借以爬上大船。

“杀!”

“贼子,休走,等爷爷取尔狗命!”

海滩远处,小东和愣子俩人此刻正兴奋的挥舞着大刀,一边放声高呼,一边追逐着前方的“溃军”!

不过,若是此时有人细看一下,就会赫然发现:他们这些人虽然喊的声音震天响,但脚步却是不快!

“小兔崽子,敢骂老子,等老子回去扒了你们的皮!”

而在小东愣子他们面前,刘弘基手握刀柄,紧紧的跟在冬瓜和麻杆身后,等听到那些纷乱的吼声,当即黑着脸,往后恶狠狠的瞪了一眼。

可惜,他与后面的那些追兵之间,相距足足有一里地,所以就算他把眼珠子瞪出来,后面的愣子也是压根看不见分毫!

见自己的眼神威胁毫无作用,后面那些小兔崽子甚至还越骂越起劲,刘弘基只能愤怒的转回头,一脚踹在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冬瓜屁股上,喝道:“快跑!跟个娘们一样,跑的这么慢!”

“将…将军…”

冬瓜这时候早已经跑的筋疲力尽,要不是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他早瘫坐在了地上,说什么也不跑了!

此刻屁股上挨了一脚,再听刘弘基不满的喝骂自己,冬瓜心中一凉,生怕这货再在自己屁股来上一刀,赶忙喘着粗气道:“前面…前面有小船,咱…咱坐船吧!”

“哦?有船?”刘弘基闻言,抬头往前一看!

果然,在沙滩边上,竟停泊着一艘小船!这也是当初麻杆和冬瓜登岸时所乘坐的。

“去看看!都别耍什么花招,敢耍花招……哼哼!”

既然可以坐船,刘弘基也不愿意淌水过去,他衣服里面还有软甲呢,这要是泡了海水,沉重不说,以后八成还要生锈。

“我们哪敢啊!”

冬瓜跑的都快翻白眼了,听到刘弘基还在威胁自己,当即苦笑一声,连道不敢!

“那就赶紧的!等上了船,念你们弃恶从善,老子会放你们一条生路!”

得了刘弘基饶命的承诺,俩高丽奸当时眼睛就亮了,也顾不得累了,脚下立刻偏了方向,向着小船就冲了过去!

而跟在后面的那些“高句丽溃兵”见状,却只能在心底里暗骂两句,然后依旧直直的向着大海就冲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