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步阁 > 都市言情 > 废婿当道 > 第五百七十二章 凤凰玉佩丢了

第五百七十二章 凤凰玉佩丢了

    章山峰刚想继续问颜如玉红色凤凰玉佩的下落。

    却忽然问道弥漫在屋子里残余的药香味。

    章山峰循着那味道看去,却发现屋内的一角窗户微微有条缝。

    正常情况下,这种季节,很少有人会把屋子里少有的热气放出来。

    难不成是有人来过?

    怪道刚刚那种事过后,他会和颜如玉睡得那么香,难不成是这屋子里,也被人动了手脚?

    可是金龙下,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贸然闯进颜如玉的房间,还能在二人熟睡之际偷走章山峰的玉佩,想到这些,章山峰不由得心中一颤!

    想到今天那个纵火的神秘人、凌辱颜如玉的人、太虚城来的人、单天禄、丁卯……

    真让人头大,所有的迹象都表明,对方是冲着章山峰来的。

    个个都让人心生怀疑,但是到底是谁这么大胆子,敢登堂入室的偷,对方如果不是对颜如玉的动向了如指掌,是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做到这一点!

    颜如玉看着章山峰的表情,身有些不自在起来,她看出来章山峰是真的着急了,脸色很难看。

    “我只能告诉你,我确实看到了那个玉佩,但是当时的情况你也知道,我完全不受控制,所以就把衣服和玉佩都扔出去了,它们都在一起了!”不然你在那周围再看看!

    颜如玉也是委屈得很,现在自己的一身麻烦还没解除,竟然还要跟章山峰解释自己没偷东西,惹这一身的冤枉,真是恼人!

    毕竟红凤凰玉佩事关重大,丢不得失不得,不管落到外面什么人的手里,都是麻烦一大桩。

    “我知道不是你拿走的,但是这样的话,就更麻烦了!”章山峰说完,又在地找了一圈,除了那若有若无的香味儿,还是毫无发现。

    颜如玉见章山峰着急的样子,有些不忍心了,蹲下来跟着一起找,半天没有找到一丝影踪果然不见了!

    真的有人来过,还是在自己酣畅淋漓之后,有什么事是比这更糟糕的?

    “嗡”的一声,颜如玉脑袋都要迷糊了,到底是哪个环节出错了?

    难道是被人算计了?

    这会儿功夫,颜如玉像一个被吓醒的酒醉之人,忽然醒悟是自己在某个环节被算计了,整个人都呆住了。

    赔了夫人又折兵,这到底是为点什么?

    强大的挫败感让颜如玉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章山峰也没想到会出这种事,原本以为金龙是最安全的地方,想带着师父在这儿度过这一段时间再说,哪里想到自己竟然被人算计了!

    但是眼前颜如玉晕了过去,他还哪里顾得别的,一把抱住颜如玉。

    见她面色苍白,搭在她的手腕,只觉她气息紊乱不定,血流涌。

    是急火攻心,不然她这样好的身体,是不可能轻易晕倒的。

    章山峰来不及多想,赶紧运气为颜如玉调理。

    过了差不多三盏茶的功夫,章山峰忽然感觉到颜如玉动了动,接着就醒了过来。

    “师父,是我错了,是我害了你……”颜如玉刚一醒来,就哭了起来。

    章山峰见她虽然平日里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但是此刻却像个无助的邻家小妹妹。

    小巧的身子微微颤抖,还哪里有个豪杰女侠的样子。

    悔恨的泪水顺着她如玉一般的脸蛋滚滚流了下来,可怜兮兮的像被大哥哥欺负的小妹妹一样。

    章山峰不忍心看她那么伤心,忍不住把她揽入怀中,用手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头发。

    此刻他的心情也极为复杂,人生第一次原本应该是美好的、隐蔽的,却经历了这么狗血的事。

    他们分明是被人算计了,但是想到幸好是颜如玉,如果是别的女人,自己是不是会更加暴躁发狂。

    此刻,他只想好好安慰颜如玉,别的,就随他去吧。

    人生在世,得失本就是方寸之间,谁又能料到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别哭了,不怪你,对方是有备而来,是我疏忽大意了,才会给对方可乘之机!”章山峰把责任揽到自己身,希望能借此安慰颜如玉。“有备而来?对,对,今天要不是金龙的一个兄弟给了我错误讯息,我不会相信欺负我的人就是你的!”

    “定是他们故意从中挑拨,才会发生这种事!”颜如玉想到这儿,一刻也不想等,她跳下床,就往门外走去。

    章山峰赶紧跟了出去。

    只见颜如玉气势汹汹的往前院走去,想要抓住那个弟兄问个明白,为什么要主动找到自己搬弄是非!

    谁知道她刚走到一个小院圆形门口,就跟一个人装个满怀,抬头一看,是单天禄!

    单天禄看见颜如玉,表情中尽是复杂的神情,又看到跟在她身后的章山峰,眼中似乎流露出一丝怒火,但是极力克制住了。

    颜如玉让他这样一打量,脸也流露出很不自然的神色。

    毕竟单天禄喜欢自己,是颜如玉早就知道的事了,她只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不愿意把事情捅的太明白。

    然而今天自己只顾着气呼呼的去找章山峰算账,根本没有考虑到一直陪在自己身边的单天禄是怎么想的。

    现在气消了,祸也闯完了,冷静下来,对于自己的冲动和任性,有些难以面对。

    “单……主,你看到张小双了吗?”颜如玉说的,正是那个搬弄是非的人的名字。

    “你找他干嘛,这个时间,早就该休息了吧?”单天禄不冷不热的说道。

    颜如玉看了一眼手表,竟然是晚十点多钟了,马就要十一点了。

    山里的生活清心寡欲,没有太多夜生活,所以这个时间,大家基本都已经开始睡美容养生觉了。

    “不行,我要找他,睡没睡都得给我把事情说清楚!”颜如玉径直往那张小双的房间走去。

    “颜主,这样不妥吧,一个单身男人的房间,你说进就进,是想把我们男人当成唾手可得的玩物吗?”单天禄居然阴阳怪气的在颜如玉身后说出这样一句。

    而他的眼睛,始终都盯着章山峰说的,眼神里明显有戏弄侮辱之意。

    言下之意是说章山峰被颜如玉颜大主当成男宠给玩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