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步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之此女不好惹 > 092 威胁
    见此,叶灵儿小声对着叶轻歌说道“现在就去追吗?”

    叶轻歌点了点头“现在追也可以,也可以等过一会儿追,以他刚才的姿势,看起来不像是个习武的人。”

    叶灵儿也赞同的点了点头,觉得挺有道理的。

    所以,两人又稍微等了一会儿,这才动身追了去。

    那男子一直向前走,拐了几个弯之后,走进了一家客栈,这家客栈的名字,叶轻歌很是熟悉,因为,前世的时候,这家客栈就是李天齐交给叶轻歌搭理的,所以,在这里,叶轻歌还蛮熟悉的。

    男子走进客栈后,叶灵儿询问“歌儿,那现在,我们还需要继续追下去吗?”

    叶轻歌摇了摇头道“现在就没有必要追下去了,我已经知道这个客栈的主人是谁,至于这个男子的来历,差不多也就算摸清楚了。”

    叶灵儿赞同的点了点头。此时,夜色慢慢笼罩着大唐皇城的街道,外面已经有些卖家点着灯笼,一副热闹非凡的样子。

    叶轻歌和叶灵儿两人随便逛了逛,然后就回去了叶府。

    回到竹萃后,叶轻歌和叶灵儿在门口看到,看到一脸气势汹汹的叶轻欣在屋子前站着。

    叶灵儿被吓了一跳“欣儿这样,是怎么了?看起来脸色很不好呢!”

    叶轻欣没有理睬叶灵儿,反而一直盯着叶轻歌,很不友善道“不知道歌儿妹妹刚才是做什么去了?友情提醒你一下,不该管的事,最好不要管!”

    这句话,叶轻歌立刻明白,看来这件事,叶轻欣大概是猜出了些什么,便大大方方道“否则呢?要是我非要管呢?你又能怎么办?”

    叶轻欣忽然冷笑,毫不害怕道“既然妹妹非要和姐姐我作对,那做姐姐的,自然就要替妹妹你的家人,好好管教管教了!”

    这句话,叫叶轻歌有些来了兴,一副贱贱的样子看着叶轻欣“那欣姐姐是准备怎么教训我呢?”

    边说边打量着自己的脸蛋,意犹未尽“是这样打呢?还是什么别的新法子,又或者是打算栽赃嫁祸呢?”

    气急败坏的叶轻欣,一脸恶狠狠的看着叶轻歌,但现在的她,貌似不能威胁的了叶轻歌分毫,只好丢下一句“等着瞧!”,便带着自家丫鬟回了自己屋子。

    虽然她表面很硬气,但毕竟还要住在叶府,倒也算识一点点,没有再闹什么,况且,以叶轻歌的为人,才不会任由她闹腾了。

    看到叶轻欣徒有气势的离开后,叶灵儿在旁边为叶轻歌竖起了一个大拇指,赞叹道“厉害啊,居然这么快就可以把不可一世的叶轻欣打败,真令本姑姑对你刮目相看。”

    叶灵儿这番话,引的叶轻歌投来一记白眼“虽然知道姑姑对我没有敌意,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姑姑和我有天大的仇呢!”

    “歌儿,你这样说的话,那可就不厚道了,有你这样说姑姑的吗?”

    面对叶灵儿的不满,叶轻歌只是淡淡一笑“看来叶轻欣知道我知道她的那些破事了,刚才是想威胁我,虽然她刚刚只是对我有敌意,不过姑姑你可不要因此大意,说不定,她会先想办法叫你难堪呢!”

    叶灵儿一脸懵逼道“会叫我难堪?为什么啊?我觉得我什么也没做,毕竟她的丫鬟可是你打倒的。”

    叶轻歌斜眼道“可你也参与了的,真没想到天不怕地不怕的姑姑,居然是一个胆小如鼠的人,还真是叫歌儿有些意外呢!”

    叶灵儿没有说话了,忽然想到了一个事“歌儿,我们现在还要不要继续跟踪叶轻欣了?”

    叶轻歌没好气的白了一眼叶灵儿“现在还用的着追吗?都被人发现了,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保护自己,不要被报复了才好。”

    叶灵儿乖巧的点头“好吧,听你的就是了,再说了,以本姑娘的身手,一般人可奈何不了我的。”

    叶轻歌淡淡一笑“即便是这样,但姑姑还是要小心为妙,不然,怕是会有苦头要吃的。”

    叶灵儿含糊道“好吧,好吧,那就这样啦,听你的就是了。”

    两人讨论完后,叶灵儿就回自己屋子去了。

    叶轻歌也随后离开了竹萃的大厅,向自己的屋子走去了。

    刚进屋子,叶轻歌就看到白芷一副眼睛哭的红肿,看到叶轻歌进来后,“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吓的叶轻歌赶忙向前安慰。

    “白芷,你这是怎么了?见到本小姐有必要这么激动吗?”

    白芷边哭边看着叶轻歌,一脸委屈道“小姐,奴婢今儿早进屋子,就发现小姐不见,于是就在这里一直等着小姐,虽然平日里,小姐也会偶尔这样,可都是早早就出现了,可今日……”

    说到这里,白芷痛哭流涕道“可是今日,奴婢很是担心小姐。”

    随后,一双红通通的眼睛看着叶轻歌,近乎卑微至极道“小姐,以后不管小姐要去哪里,要做什么,都告诉奴婢,好不好?”

    看到这一双含泪带红的眼睛,叶轻歌叹了一口气“唉!都怪我不好,没有早些通知你,叫你这丫头着急了唉!小姐在这里给你赔不是好不好?白芷不哭了嘛,哭了可就不漂亮了,不漂亮了的话,本小姐可就没办法把你风风光光的嫁出去了。”

    白芷一听这,也顾不着哭了,泪珠在脸蛋挂着,忽然娇羞道“小姐在说什么呢!白芷还要陪伴小姐好久好久呢,才不要想着嫁人什么的了。”

    叶轻歌看到白芷不再难过,便放心大胆的调侃道“那白芷是打算一辈子不嫁人,还是说,白芷以后是想和本小姐共侍一夫呢?”

    白芷被吓的立刻跪下,摇了摇头“小姐,奴婢可从来都没有这样的想法。”

    抬起头后,看到一脸笑容的叶轻歌,白芷这才觉得自己是被耍了,假装恼羞成怒道“哼!小姐就知道拿这样的事和白芷开玩笑,白芷不要理小姐了!”

    叶轻歌好笑的看着气鼓鼓的白芷,“好了,本小姐不和白芷你开玩笑了,好吧?给本小姐梳梳头,洗漱后本小姐可要美美的睡一觉了。”

    白芷嘴说不理叶轻歌,但面对叶轻歌的吩咐,还是乖乖的去做了,心里没有一点儿真的生气的样子。

    简单梳头发后,叶轻歌自己洗漱完毕,就叫白芷退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