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步阁 > 都市言情 > 羁绊 > 第151章 你能回来,真好
    贺隽樊住院的第十二天,也就是边覃晓发出的结婚请柬的第二天,他发布了另一则通告,取消和俞菀的婚礼。

    并且,他也直接声明,和俞菀已经和平分手,两人再也没有关系。

    这通告一出,立即引来了无数的轰动!

    当初边覃晓当众求婚祝福的声音有多大,此时唏嘘就有多少。

    不过,这似乎也是有征兆的,之前两的合体活动本来就少,加边覃晓和贺家的关系,以及曾有人扒出过的关于他和俞菀之间的活动细节,边覃晓的目光倒是一直落在俞菀的身,但俞菀看向他的眼神却少之又少。

    更不用说,俞菀那些和贺隽樊的绯闻。

    由此便有不少人唱衰这一段感情,此时边覃晓的公告一出,立即有人将这些事情都重新挖了出来。

    包括俞菀和贺隽樊的过去。

    对于她是和贺隽樊旧情复燃。所以才和边覃晓分手的新闻更是满天飞。

    关于这些新闻,贺隽樊倒是没有管,但在看见有人说半句俞菀的不好,他立即让人删除,然后,直接封号。

    两天之后,话题也渐渐沉寂下来。

    记住网址

    俞菀每天都会去看他,贺隽樊则是依旧在做复健,但公司的事情很多,每天往来的人几乎就没断过,病房都几乎变成了他的办公室。

    俞菀见得最多的,是周斐然。

    在这之前俞菀并没有怎么见到他,对他也没什么印象。

    周斐然长得很普通,不抢眼却也绝对不丑,戴着方框的黑框眼镜,常年穿着黑色的西装,领带和头发也永远整齐规矩,整个人看去,有些刻板。

    此时俞菀进去的时候,发现依旧是他在病房中,和贺隽樊谈着话。

    看见俞菀,他也只是朝俞菀点了点头,然后,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继续面无表情的看向贺隽樊。

    这一点,他倒是和贺隽樊学习了个十足。

    俞菀也没有打扰他们,安静的坐在对面的沙发。开始削苹果。

    这段时间万通那边的动作不小,关于星城的项目,他似乎有意和边氏达成合作,和那边负责人都已经见了好几次面了。

    周斐然的话说完,贺隽樊却始终没有什么反应,只嗯了一声。

    贺总,您……怎么打算的?

    星城的项目筹备已经半年多了,和政府联合开发并没有多少油水,但万通现在还算是起步阶段,如果能拿下,对他们的口碑的提升才是最重要的。

    既然这样……您不阻止么?

    星城主打的是环保设计。贺隽樊的声音平静,目前国内能符合建材要求的工厂并不多,而且成本也极高,所以他们肯定会去寻找国外的工厂合作,你注意一下他们的意向,跟我说就可以。

    周斐然有些不大明白贺隽樊的意思,但也没说什么,只低声回答。是。

    先这样吧,其他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办就好。

    贺总,其实……我还有件事情想请求您。

    周斐然的样子严肃,甚至说到了请求这两个字。

    贺隽樊的眉头微微向挑了一下,哦?

    我有个妹妹,今年就要毕业了,我想要将她安排在公司,在我身边工作,您觉得呢?

    这种事情你直接决定就好,不用请示我。

    多谢贺总!

    周斐然的脸是明显的欣喜,俞菀在旁边看的倒是真切,说起来,她似乎还是第一次看见他脸能浮现这样的情绪。

    但那也只是一瞬间,片刻之后,周斐然又恢复了平静,那我先出去了,贺总您好好的休息。

    话说完,周斐然又朝俞菀点点头后,这才转身出去。

    那时,俞菀苹果切成小块后,这才递给贺隽樊,原来他还会笑的,我还是第一次看见。

    也只有在这件事情会而已。贺隽樊叉了一小块,却是抵在了她嘴边。

    嗯?

    贺隽樊依旧给她喂着苹果,在所有的人和事物中,只有一个人会调动他的情绪。

    他妹妹么?

    嗯,说起来,他妹妹你也应该认识。

    谁?

    周填。

    ……

    周斐然之前在公司表现的不争不抢,甚至很多时候人们都会忘了,永年中还有一个周副总,这一次贺隽樊受伤,将公司交给他的时候,很多人都还在担心他会撑不住场面。

    但让他们意外的是,周斐然表现的很出色,和裴梓宴的合作也十分默契自然。

    如此,周斐然的工作自然是忙碌了不少。回家的时间也越来越晚。

    周填对此一直都没说什么,周斐然还以为她是理解自己工作,直到今天他提前下班的时候才发现,不是因为她理解自己的工作,而是因为这段时间,她也一直在外面和别人鬼混!

    此时时间已经快九点,周填依旧不见人影。

    周斐然也不给她打电话,客厅甚至连灯都没有开,就定定的坐在沙发,眼睛盯着门口。

    在将近十点的时候,门锁终于传来了转动的声音。

    周填哼着歌进来,一边拖鞋一边将灯打开。

    你去哪儿了?

    突然的声音让周填吓了一跳,人也直接往后退了好几步!

    抬头时,正好对周斐然的目光,阴沉的仿佛要滴出水来!

    哥……

    我在问你话。

    我……我就是出去和朋友吃了个饭……

    周填有些心虚,眼睛胡乱的看着自己的脚尖和地板。

    周斐然几步前来,周填立即往后退,但很快的,她的身体抵在后背,无路可退!

    而那个时候,周斐然也闻到了她身的味道,脸色更加难看了,你还喝酒了?

    我没有!

    周填的话说完,面前的人却只冷笑了一声,周填,你以为我会相信?

    我……我就喝了一点点。

    眼看着瞒不过,周填只能低声说道。

    她的话刚刚说完,周斐然却将她的手一把抓住,我不是告诉你,不许喝酒,不许和那些坏学生往来!你之前都是怎么答应我的?

    疼!

    他的力气很大,周填被攥的眉头立即皱了起来,他们也不是坏学生,我们就是今天一起去喝了一杯而已,几个人连一瓶酒都没喝完!

    你现在还会顶嘴了!?

    周填越说,周斐然越是愤怒,周填看着,只能将自己的话咽了回去,我……不是那个意思。

    她的手很疼,那个时候,眼睛都不由红了起来,周斐然看着,那攥着她的手终于还是松开了,算了,这是最后一次!听见了吗?

    我知道了。

    还有。工作我都已经帮你安排好了,从下周开始,你就到永年班,在我身边。

    听见周斐然的这句话,周填的脸色顿时变了,头也猛地抬了起来,看着他,什么?我什么时候答应……

    怎么,你不想去?

    哥。我想继续画画!

    你已经毕业了,到现在有一个人认识你吗?这条路本来就难走,我可以供你生活,但我不能放任你一个人在外面,所以,留在我身边工作,这才是最好的!

    你问过我的意见吗?周填咬着牙,我不要!

    周填,你没有得选。周斐然的话说着。将她的肩膀扣住,你只能留在我身边,只有在我身边才是最安全最好的,听见了么?

    ……

    俞菀对周填这个名字并没有什么印象,但是在贺隽樊告诉她日娱广场后,俞菀立即想了起来。

    当时那个,还给了自己衣服穿的女孩。

    她没想到,那居然是周斐然的妹妹,这个城市,还真的是小。

    因为跟在周斐然身边工作的缘故,后面周填也来了两次病房,她对俞菀的印象也很深,却也知道那对俞菀来说并不算是好的经历,只朝她笑了笑。

    周填长得不是特别的好看,但笑起来的时候眉眼弯弯,很甜。

    只是在看见周斐然的时候,她的眼神里带了几分明显的闪躲,甚至好像有些……害怕。

    俞菀觉得有些奇怪,原本是想要问的,但后面又意识到自己似乎并没有什么身份,那到了嘴边的话只能咽了回去。

    又是半个月的时间过去,海城的冬天,正式到来。

    贺隽樊的伤口已经愈合的差不多,手的复健也结束了一个阶段,加公司的事情很多,斟酌过后,俞菀终于还是同意了让他出院。

    这段时间两人一直都在医院并没有什么感觉。在出院的时候俞菀才意识到一个问题,她该去哪儿?

    回自己的公寓?

    贺隽樊肯定不会同意。

    回贺隽樊的公寓?

    似乎有些不妥……

    俞菀正想着,司机已经将车停了下来。

    俞菀转头看了一眼,发现正是贺隽樊的公寓。

    那个……你自己去吧,我就不去了。

    俞菀的话说完,身边的男人一愣,随即转头,你说什么?

    我……还得去公司,还得去看看义母。所以……

    你不打算跟我回去?

    尽管俞菀避重就轻的,但贺隽樊还是一下子看出了她的想法。

    俞菀顿了一下,这才缓缓说道,我觉得我还是住在……

    所以你这段时间,一直都在骗我是么?贺隽樊的眼睛顿时沉了下来,之前答应过我的事情,也都不作数,是么?

    我就是觉得……

    俞菀想要解释什么,但话到了自己嘴边却觉得无比的苍白,只能咽了回去。

    算了,我也不勉强你。

    话说着,贺隽樊直接将车门关,嘭!的一声,气呼呼的样子就好像是一个孩子一样。

    俞菀的眉头不由皱紧了,前面的司机在顿了一下后,这才小心翼翼的发问,俞小姐,您住在哪儿?

    你送我……

    俞菀突然又不说了。

    司机有些奇怪的看向她。还想要再问时,俞菀突然转身,直接开门下车!

    贺隽樊的脚步飞快,那个时候已经进了电梯,在那一只伸进来,将电梯门一把挡开的时候,他的眉头随即皱起!

    俞菀缓缓走了进来。

    两人肩并肩的站着,谁也没有说话。

    电梯缓缓升,贺隽樊在盯着面的数字看了一会儿后。这才开口,你不是不想来么?

    刚刚不想,现在又想了。

    她说的倒是平静!

    你想走还是走吧,别弄得好像我多勉强你一样。

    真的吗?

    俞菀转过头看他,特别认真的,我真的可以走?

    贺隽樊原本只是赌气这么一说,没想到俞菀还真的这样直接说了,脸色不又一变,而那个时候,顶层也已经到达。

    俞菀就站在那里没动,显然,是准备等他出去后再下去。

    贺隽樊就站在那里没动。

    贺总,您不走吗?

    俞菀挑着眉头看他,嘴角扬起,眼中更满是笑意!

    得意的笑容!

    贺隽樊看着,直接两步前!

    您要是……

    俞菀的话还没说完,面前的人已经直接低头,将她的嘴唇封住!

    俞菀先是一愣。却也没有将他推开,手轻轻的抓着他腰间的衬衣,闭眼睛。

    和前两次温柔的吻不同,这一次他吻的凶多了,仿佛还带了几分惩罚!

    很快的,俞菀有些喘不气了,手轻轻的要将他推开,然而下一刻,他却是弯腰。将她直接抱了起来!

    俞菀吓了一跳,连忙将他推开,你的手……

    她的话还没说完,他已经再次将她的嘴唇封住,人更是抱着她直接往前走。

    将门打开后,他也没有开灯,直接将俞菀抵在了门后。

    俞菀还是顾及到了他的身体,你别……

    菀菀……他的嘴唇抵在她耳边,轻轻的一句就足以让俞菀缴械投降。

    在她愣神的时间里,他已经低头,再一次将她吻住……

    ……

    俞菀醒过来的时候,是在房间里。

    外面的天已经黑了,月光透过窗落在房间的地板,晚风将窗帘吹动,轻轻的摇晃着。

    也是在那个时候俞菀才发现了一件事情。

    房间里的陈设,几乎没变。

    她回来后,只来过这里两次。

    第一次是贺隽樊喝醉,但那时她根本就没有到这房间来,另外便是他将自己从日娱广场带回来的那次,那时的她根本就没有心情去观察房间。

    现在俞菀看着房间才发现,这里的一切和过去……几乎都没有任何的变化!

    甚至在梳妆台放着的,还是自己的化妆品……

    俞菀正看着时,一双手从后面过来,将她搂入怀中。

    想什么呢?

    他的声音低沉嘶哑,带着磁性的诱惑。

    你不是一直住在这里么?俞菀垂下眼睛,那些东西……怎么不清理了?

    还记得一次你来的时候,客厅外面的酒瓶么?

    嗯?

    每一天晚回到这里,我都要喝几瓶酒,然后才能回到这个房间来,欺骗自己,其实你一直……都没走。

    他的话说着,声音越发低了,脸庞埋在她的脖子间,只有这样,我才能撑下来,我之前真的以为……我们不会再有可能了。所以很谢谢你菀菀,谢谢你还能……回到我身边。

    说到过去,俞菀的心口也忍不住抽痛了一下,在过了一会儿后,她才说道,我也以为。

    那时她甚至觉得,他们之间,就应该是你死我活了。

    所以,你要跟我说么?他的声音传来。手轻轻的贴在她手臂的那道疤痕,这里……是因为什么受的伤?

    说起这个,俞菀的身体不由顿了一下,随即转开眼睛,没什么。

    贺隽樊自然也感觉到了她的抵触,也没有多问,只缓缓将她抱紧。

    放心吧,我不会再让人欺负你了,再也不会。

    他的话说着。头缓缓低下,俞菀立即知道了他的意图,皱起眉头,你要做什么?

    俞菀立即将手抵在他的胸口,试图推开他的身体,我明天还要班!

    我养你。

    贺隽樊。

    俞菀的声音已经沉下了,他也不敢造次,只能答应,我知道了。

    俞菀放心的闭眼睛,但下一刻,他的人却又再一次覆在她身体!

    贺隽樊!

    我预支一下明天的份。

    ……

    第二天俞菀毫无意外的迟到了。

    不过那段时间她一直在照顾贺隽樊,很少准点到公司,他们倒也都习惯了。

    一段时间没有信息,俞菀今天打开网页的时候才发现,陶韫的宣判已经出来。

    赵景乾亲自打的官司,审判当天就出来了,死刑,没有任何的缓期。

    听说陶韫当庭就说了要诉,但被直接驳回了。

    俞菀正看着面的新闻时,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那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俞菀在盯着那号码看了一会儿后,这才接了起来,喂?

    你好,是俞小姐吧?

    我是。

    我们这边是海城精神病院的,有个叫边亚宁的人要见你,你有时间过来一趟么?

    边亚宁?

    精神病院!?

    俞菀眉头顿时皱紧了,那边的人也感觉到了她的犹豫,如果你不方便就算了,我们只是转达一下……

    我去。俞菀深吸口气,什么时候能见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