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步阁 > 武侠仙侠 > 小龙女:我的师兄太稳健 > 第四十八章 芳心暗许穆念慈 跪求

第四十八章 芳心暗许穆念慈 跪求

眨眼间杨康便挨了两拳三脚,背腿作痛不已。

让他更是恼怒。

明明自己是二流后期的境界,高了对面足足两个小境界。

但是却迟迟奈何不了对方,甚至还落了下风,被对方追着打。

这让心高气傲的杨康如何能接受。

他使出一招全真教的三花聚顶掌连续三掌奋力向前打去,趁着这个功夫后撤一步。

大声喝道:“你到底是什么人!说,怎么会克制本门的武功?

我乃天下第一大教全真教三代弟子,师从长春子丘处机。

你从哪里学来的邪门歪道,不老实交待,待我师傅前来定要让你好看1

他倒也有点小心机,想着以自家门派和师傅压一压方成。

然而方成怎么会吃这套。

他随意几指破掉这三花聚顶掌。

要论这门掌法的造诣,别说杨康,哪怕是丘处机在他面前也不过是班门弄斧。

在古墓待的这些年,全真教对他来说.........

没有任何秘密。

方成随口笑道:“自然是一个过路之人,不对,是一个想来和你过两招的人。”

他的意思自然是嘲讽杨康刚才想要挑软柿子结果踢在了铁板之。

这话一出,穆念慈顿时轻捂樱唇娇笑起来。

“这位公子倒是妙语连珠,很有意思呢......”

而在场的吃瓜群众也跟着哈哈大笑起来,对着杨康指指点点,连被全真教带来的惊讶都冲淡了不少。

这一下杨康更是恼羞成怒,他何曾吃过这种亏。

下一刻他再也顾不了什么,抛弃了全真教的功夫。

手指呈爪形,使出了一门奇门爪法。

正是他从梅超风那里学来的九阴白骨爪!

这九阴白骨爪使来之间阴风恻恻,爪风凌厉,卖相看起来倒是极为不错。

再加杨康动了杀心,每爪之间都往方成的要害之处抓去,没有留丝毫余地。

让方成心中冷意更甚。

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

手中同样屈指成爪,使用出来的正是九阴真经中的九阴神爪!

九阴神爪原名摧坚神爪,乃是堂而皇之的道家神功。

因为黑风双煞两人不通道家内功心法,曲解神爪练法而将之变成了阴险毒辣的九阴白骨爪。

实际却是走了弯路。

此时九阴神爪对九阴白骨爪,哪怕方程没有使用任何超过二流初期的内力,也不是杨康所能比得的。

两人各使爪法,一者阴森鬼蜮,一者堂皇大气,不可同日而语。

两爪相碰之间,杨康的手被拉扯出一道又一道的血痕,若不是他撤的及时,可能五指都要断掉。

又是一爪,杨康的半条胳膊都被抓得脱臼。

“不可能,你怎么也会九阴白骨爪?1

他满是不可置信。

“呵,梅超风自己都没有练得熟练,练的是偷来的盗版货,你这学来的半吊子盗版货也敢出来乱耍。

若是让你家师傅丘处机知道你练了这种阴毒功夫,怕不是要废了你的武功。”

原本杨康正捂着自己的右手,神色间满是恨意,但听到方成这几句话,脸色大变。

心中更是翻江倒海。

“此人为何对我的情况这么清晰。”

“好汉不吃眼前亏,先撤,待我召集王府高手再来围剿了他,必然不能让他告诉师傅我修了九阴白骨爪,不然师傅真的会废了我的武功。”

杨康也是个狠人,脸丝毫不露声色,假意狼狈的跳下了擂台。

方成也不追击。

倒不是他心慈手软,而是他在交战之间早已将这改良的生死符打到了杨康的体内。

不出几日他就会在无尽的痛苦中暴毙而亡。

不当场斩杀他只是不为了惹麻烦身而已,毕竟完颜洪烈在中都的实力还是有的。

那么多蝼蚁,杀起来也费事。

虽然不怕,但是总归麻烦。

至于杨康的死活,他却是不管的。

杨康此人,原著中忘恩负义,卖国求荣,还辜负了穆念慈的一腔情意,方成相当不喜此人。

并且也是他自己作死在先。

因此杀了也就随手杀了。

并且.....按照方成的性格可没这么容易放过他,不过一切入夜再说。

就是又得多花点功夫了。

随即他想到,杨康一死,那杨过应该就是出不来了。

不禁摇头失笑。

反正这世界已经乱得不成样子,杨过出不来那就出不来罢,也就无所谓了。

此时看着方成三拳两脚间就收拾掉武功高强的杨康。

穆念慈的眼中早已大放异彩,更皆方成身形挺拔,气质不凡,实在是作为夫君的不二人眩

若不是女儿家的矜持,她早已跳台去。

而周围的围观群众也是连声附和:

“少侠好武功1

“少侠好武功1

一旁在那看的津津有味的郭靖也高声大呼:

“大哥你真的太强了,刚才那少年那么强大竟然被你两三下就打败了,好生厉害1

看着那傻乎乎的郭靖在为自己喝彩,方成不由得一笑。

他对郭靖倒是颇有好感,毕竟是日后那个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的襄阳大侠。

只是不知道缺少了黄蓉的帮助,他是否还成长得起来。

终归也是有自己的原因在里面。

想到这里,方成出于了结因果或者补偿的心理对着郭靖善意的笑了笑:

“你是郭靖吧,你应该也住在悦来客栈,回头来天字甲号房找我,我教你点东西。”

这话乃是用传音入密说的,只是郭靖人傻,到没听出什么差别。

他一时摸不着头脑,不知道眼前这位大哥是怎么知道自己名字的,但是觉得这位大哥面善心热,便直接应了下来。

况且他向来神经大条,也没有多想,也就在原地傻呵呵的笑了起来。

“倒是有一颗赤子之心。”

方成正准备离去。

却被呆立在一旁的杨铁心给打断了。

“这位少侠,在下穆易,携小女初到贵地举办这比武招亲......”

一旁俏立在杨铁心身后的穆念慈脸带着红晕,偷瞄着方成,芳心暗许。

她向来敢爱敢恨,只可惜原著中所托非人。

然而还没等杨铁心说完,方成便直接打断了他。

“穆大叔,想必你也看见了,若非刚才那人出言辱我,我是万万不会来打着擂台的。

况且我也不是姑娘的良配,干扰了这比武招亲我甚感歉意,尽管继续举行这比武招亲便是。”

他一言一行间全是礼数,让杨铁心都生不起任何责怪之心,只能无奈苦笑。

刚才的情况他也是看得清楚,知道确实如此。

倒是穆念慈一张微带红晕的俏脸瞬间变得煞白,她原本心中中意方方。

然而却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心中不由的烦闷,扯了扯自家爹爹的袖子,闷声说道:

“爹爹,我不想比武招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