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步阁 > 武侠仙侠 > 最强昆仑掌门 > 第四百五十八章 被逼急的花纤若

第四百五十八章 被逼急的花纤若

    第四百五十八章被逼急的花纤若

    花想容婀娜多姿的朝门口走来,样子很是有一些诱人。

    来到向天笑面前,花想容借着背朝众人,乘机给向天笑使了一个眼色,嘴里却是问道:

    “请问先生,早膳时,可是花纤若来叫的先生?”

    只要向天笑说一句不是,花纤若就是百口莫辩。

    探首越过花想容,向天笑就收到花纤若一双可怜兮兮的眼神。

    砸了一下嘴,向天笑开口道:“没错,确实是花纤若姑娘来叫的何某,用过早膳后,也是她推着我去的石壁前。”

    花想容眉头一皱,略带怨色的瞧着向天笑。

    向天笑借着花想容身子摭档,将双手置于膝,摊了摊。

    意思是在表明,所有人都看见她推我去的石壁前,我不好撒谎。

    轻翻了一个白眼,花想容转身回到屋中,朝着位又是言道:

    “各位长老,花纤若是此事唯一嫌疑人,还请长老们定夺!”

    ‘难怪当年无颜被她构陷,这女人脑子确实好使’向天笑一边看热闹,一边想着。

    “啪”的一声。

    花纤若给位长老们跪了下去,泣声道:

    “真的不是纤若,真的不是。”

    向天笑从后面看着花纤若的背影,双肩不时的颤动,很是让人生怜。

    其实,在场中人,各大派代表都是明眼中人。

    只是不好开口,便是妙清想要帮腔,也是被丹阳子给拦住了。

    青莲宗宗主死亡,是武林大事,武林盟自然要管,要调查。

    先前,事发突然,算是各方秉执道义相帮。

    但现在是青莲宗长老院出面,进行内部调查,各大派代表这时如果发声,就有一个干涉别派内政的嫌疑。

    此乃江湖大忌。

    同时,各派之人心中也是清楚,他们也是有嫌疑的。

    然而,向天笑明面跟无事人一般,私下却是嘴唇微动,又是用起传音入密来。

    花纤若身子猛的一定,顿时收了眼泪,脸有一些慌乱之色,不过很快就镇定下来,对着位长老言道:

    “各位长老,如果是纤若下的毒,毒又是从何而来?下的又是什么毒?”

    众人都是有些诧异,没想到小姑娘还能反击。

    便见,花纤若站起身来,一指花想容,大声道:

    “妳说两位师长都是因为吃了白果莲子汤才中的毒,我且问妳,妳又是如何得知?这毒就一定在汤里?早食可不止就这一样东西。”

    一连几问,花纤若真的把众人给惊艳到了。

    向天笑撇了一下嘴,心中得意,暗忖:‘论杠精,妳们青莲宗只能是妹妹。’

    蓦地!向天笑忽觉一股寒意。

    自从练了‘聆真’,向天笑便觉自家六识感应灵敏了许多。

    顺着感觉望去,便见花想容阴狠的目光,直奔自己而来。

    心中一陡,向天笑乍然明了。

    花想容原本就心思深重、善于因势利导。

    加之又是大派弟子,传音入密这种小活,能避过旁人,却是躲不过她这个有心人。

    “师妹问的好!”花想容跨步向前,与之对立,昂首道:

    “无论是何毒?又是下在哪里?能下毒的便是我们三人,我与千语一直在一起,师妹可有证人?”

    话毕,花想容还故意大弧度转头,朝向天笑看来。

    一时间,引得众人下意识的也是朝向天笑这边看去。

    众目睽睽之下,向天笑双唇紧闭。

    那厢,花纤若无助的眼神亦是朝他看来。

    向天笑教花纤若的是唯物之言。

    这种语言讲究实据,若无实据,便难以驳斥。

    而花想容完全不套,用唯心之言回击。

    ‘这女人好生厉害,之前到是轻视她了’向天笑在心里暗忖。

    没了向天笑的暗中帮助,花纤若再度将身子缩了起来。

    面对花想容不断追问,花纤若只得说道:

    “何先生可以帮我证明。”

    轻蔑一笑,花想容瞟了一眼向天笑这边,转身对花千语道:“千语,我让妳去打听的事,可有打听到?”

    花千语亦是冷眉瞟了一眼向天笑,拿出一叠书文,大声对着位长老言道:

    “这何秀乃是擅长毒药迷物之淫徒,曾对本宗弟子下手,后被武林盟通缉,今番再度现身,弟子便在暗中监视于他,发现他多次与花纤若……”

    “我没有!我没有!”花纤若脸色涨的非红,大声叫屈。

    向天笑也呆愣当场。

    按何秀的资料,他确实有一位妻室是青莲宗之女弟子。

    (详见376、377章)

    花千语的话,前面都是属实,后面……

    ‘老子那有秘会那小丫头!!居然跟我玩半真半假的把戏。’向天笑心中大骂。

    等花千语说完,花想容又是跟补了一刀。

    “师妹先前不是问,毒从那里来吗?”花想容说完,意有所指的朝向天笑看去。

    霎时,便有七八名青莲宗高手将向天笑围了起来。

    向天笑眉头皱起。

    花想容想要他顶缸,向天笑是心知肚明,只是没想到还有下毒这个插曲。

    眼见着‘何秀’被本门高手围住,花纤若不知为何,心中大急。

    忽地!

    花纤若神色又是一变竟然高声叫道:

    “师姐,这些全是妳们的一面之词,捉贼拿脏,捉…捉奸拿双,妳们可有实据!!?”

    “哼!”一声冷哼,花想容挥手道:“我们是武林中人,不是官府,大家心中明白,便是证据!”

    此言,极为正确,江湖不是官府,自由心证那是常有之事。

    然而,花纤若没有退却,又是在静了一下后,低声言道:

    “我乃青莲宗亲传弟子,除宗主与家师,若无实据,谁也不能定我的罪。”

    话……若是花想容来讲这话,必定是霸气十足。

    花纤若纯真,那会讲这番话语。

    还好,话说出来便是理,到是无需多强气势。

    向天笑对此早有察觉,眼光斜着瞟了一眼降魔尼,也只有这个老尼姑才会如此说话。

    传音入密,并非他向天笑专利。

    “好个丫头,定是有人教妳的这番说辞!!”花千语跳了起来。

    “妳……妳不要欺人太甚”花纤若小脸涨的通红。

    银牙咬了又咬,一指花想容、花千语二人,花纤若恨声道:

    “平日里妳们在外惹了事,便利用我帮汝,内里又多在宗主面前馋言我的不是,不过就是为了首席弟子之争。”

    顿了一下,花纤若脸色变的极为坚毅,大声朝着位长老道:

    “纤若自幼在山,平日如何,各位长老都是清楚,这种欺师灭祖之事,可是纤若能够做出来的?!!”

    向天笑一时大为惊讶,看了一眼降魔尼也是面有惊色,这可不是他们二人教的,却是花纤若真心所言。

    这小白兔被逼的急了,也是要咬人的。